矽谷新生代 編碼成癮不懼失敗

2022-08-05 12:45:31 字數 2151 閱讀 4254

該**是在一個星期4晚上的9點32分上線的,當feross第2天早上8點起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有好幾個未接**。其中一份語音郵件就說到:“華盛頓郵報採訪”。他當時的第一反應是“天啦,不可能是真的吧。”可是到了當天晚上,youtubeinstant已經獲得了幾萬次瀏覽,他的名字和**也已經出現在了許多**和電視節目上。甚至youtube共同創始人chad hurley都發推說願意給他一份工作。

可是feross委婉的拒絕了。因為他想繼續自己在斯坦福的學業。不過他的名氣已經在矽谷的it圈子裡傳開了。就在大3開學前的那個暑假他才剛剛完成在facebook的實習,並且有幸和扎克伯格相識(後來扎克伯格到斯坦福大學的一堂課上作演講的時候還直接叫出了feross的名字)。另外google也表示大門會永遠為他敞開。

當然youtubeinstant並未改變世界,或許甚至連錢都沒賺到。但是它幫助feross開啟了一扇大門。你或許會說這樣有些泡沫的嫌疑,但是現在矽谷就是這樣,而且至少它也還沒有破滅。因此如果你現在有一個創意,立馬去做,去實現它。把它搬到網上,讓別人去用。結果無非是兩種:最好的情況是你建立下一個facebook,最差的結果是你從頭再來。甚至即便是出現了最差的結果,或許你也能獲得google,facebook等巨頭的注意得到一份工作邀請。

在這裡人人都有自己的專案,比如兩位學生在開發一個名叫habut可以幫助人們培養好的上網習慣的服務,另外一位學生則正在開發一個醫療主題的問答**。

其中一位叫thompson的學生很有趣的解釋了程式設計的過程,他說:程式設計就像吸毒一樣,痛苦,痛苦,最後突然極度興奮。你編上好幾個小時,執行程式,然後發現有bug,然後找方法解決,然後累倒趴下休息一會兒,然後醒來再繼續。

feross就說到,當他擁有自己的第1臺電腦的時候,他就給它裝載了一些病毒,然後自己再解決這些病毒。上中學的時候,他就開始學程式設計,那時候他建立過一個ap學習筆記**直到現在每天都還有1萬的訪問量。他調侃的說到:父親叫我電腦小子,叫我哥哥運動小子,不過我討厭這一稱呼,因為我也想成為運動小子。因此他現在既打籃球又玩電腦。

去年夏天,feross在facebook實習的時候,還看到過扎克伯格的一段“趣事”:他們的團隊從事的是重新開發facebookgroups應用的專案,當釋出的日子快要到來的時候,扎克伯格出現在了他們團隊的辦公室說想為該應用寫幾行**試試手。聽到這一訊息,團隊頓時炸開了鍋:“啊?扎克要寫**啦!”於是其中的一位成員就在應用裡設定了一個小小的bug讓扎克伯格來修復。5分鐘過去了,沒動靜,20分鐘最後甚至1小時都過去了還是沒搞定。最後feross說:“修復那個小bug大概花了扎克2個小時的時間,而我們其中任何一名工程師大概都能在5分鐘搞定。”就像一位退休已久的老人重回工作崗位回憶一下舊日的歲月一樣,扎克伯格程式設計的能力顯然在他的管理崗位上已經退化得差不多了。不過在facebook,扎克伯格非常看重程式設計,比如該公司一年就要舉行好幾次24小時的馬拉松程式設計大賽。

此外,feross說創意根本不值錢,值錢的是執行力。紐約大學教授panagiotisipeirotis也說:“我幾乎不怎麼相信創意之類的東西,我更相信執行力”。事實上《社交網路》電影裡由jesseeisenberg扮演的扎克伯格就有一句很經典的類似主題的話,他對winklevoss兄弟說:如果你們說自己是facebook的發明者,那麼你們為什麼沒有發明facebook呢?

之前有句俗語說世上沒有新創意,隨著技術門檻越來越低,這句話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到要真實了。如果10個人都有一樣的創意,那麼能夠取得成功的必將是那個能夠快速執行該創意並快速根據使用者反饋作出修正的人。正如feross所說:“第一步不求完美,但求做出來”。

今年夏季,feross沒有繼續在facebook,youtube或者google實習,而是去了創業公司quora——一個問答**。他想今後既然自己也想創業,那麼到創業公司先看看他們的運作總是好的。

也正是自從開發了youtube instant之後,feross感覺到自己的胃口越來越大了,他說就像“一個驚雷”一樣,他被劈醒了。他繼續說到:“成功的人與你我沒什麼不同,最大的不同也就是他們願意加入到這場浪潮之中來而不是隻做一個旁觀者。”

最後他說:“失敗只是一個選擇,或許連一個糟糕的選擇都算不上。我也不是非常的害怕不確定因素,而且我認為扎克伯格一開始建立facebook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現在大學裡的小夥子們再次來襲,老一輩的比爾蓋茨,larry page,扎克伯格等人你們還能hold住嗎?

via nyma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