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低吸納亞洲金融類股正當其時

2022-07-25 23:36:07 字數 3444 閱讀 2074

逢低吸納亞洲金融類股正當其時

那些想要從全球市場的動盪中獲益的投資者可能會將目光轉向亞洲,因為市場對美國及歐洲信貸危機蔓延的擔憂嚴重打擊了當地部分金融機構的股價,但實際上它們與信貸危機的瓜葛可謂微不足道。

分析師及投資者表示,臺灣的保險業及新加坡的銀行業可能蘊含著最佳的買進時機。雖然臺灣的新光金融控股股份****(shin kong financial holding co., 簡稱:新光金控)、國泰金融控股公司 (cathay financial holding co., 簡稱:國泰金控)以及新加坡的星展集團(dbs group holdings)、華僑銀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等金融機構表示它們對美國的次級抵押貸款及相關信貸產品有所涉足,但上述分析師和投資者指出,這些金融機構在該領域中投資規模有限,不足以成為這些機構的股價最近**超過10%的理由,特別是在它們自身的核心業務表現強勁的背景下。

惠譽國際評級(fitch ratings)駐香港的金融機構業務高階主管彼得•特巴特(peter tebbutt)表示,投資者多少正處在驚恐當中,可能過度推低了某些金融機構的股價,市場最終會意識到相關損失並非那麼嚴重,這些**的**有望展開大幅**。

不斷加劇的美國次級抵押貸款違約狀況是當前風波的根源所在。近幾年來,面向信用紀錄相對較差的借款人發放的次級抵押貸款大幅增長,此類貸款通常在經過打包後成為資產抵押**,然後拆分、**給對衝**、保險公司和其他投資者。

由於市場擔心部分此類投資難逃價值縮水的厄運,澳大利亞和歐洲的一些金融機構已經受到了牽連。上週美國**也在這種擔憂情緒的衝擊下表現黯淡,上週五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0.23%。當前的拋售風潮將止於何時、殃及範圍會有多廣依然無從知曉,這令每一個機會性買盤都不可避免地充滿了風險。

在過去幾週中,分析師一直在努力從亞洲金融機構收集相關資訊,以此瞭解它們在此類“問題投資”中究竟牽涉多深。目前來看,分析師就此次風波對亞洲金融機構的衝擊所作出的評估是否準確取決於後者在披露資料方面的透明度。

不過總的來說,亞洲在此次危機中所受牽連甚小。馬來西亞和泰國幾乎置身於美國次級**市場之外。印度的法律不允許該國的銀行及保險公司將資金投注於海外市場,所以它們也基本上與此次風波絕緣。據信中國大陸和日本的大型銀行對次級抵押貸款市場的投資規模也非常有限。

花旗集團(citigroup)駐香港的分析師餘麗明(tracy yu)在8月6日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臺灣新光金控曾將約10億美元投資於債權抵押**(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 簡稱cdo)產品,佔其總投資規模的3%;cdo是由債券、貸款及其他資產擔保的**,有時候次級抵押貸款也在擔保品之列。

另一家規模較大的金融機構國泰金控在cdo產品中投資了約6億美元,佔其總投資的1%。根據監管部門的規定,臺灣的保險企業只能在高評級、違約風險最低的領域中進行投資,所以分析師認為這些公司並不會在當前危機中受到嚴重影響。

不過,這些公司的**卻遭遇了沉重打擊。新光金控今年的累計漲幅一度超過了20%,並於7月16日漲至新臺幣43.80元的盤中高點,創下52周新高,但該股隨後**了近20%,上週五新光金控收於新臺幣35.25元(合1.07美元),較7月16日的**價重挫14%。

里昂**亞太區市場(clsa asia-pacific markets)的分析師布魯斯•沃登(bruce warden)將新光金控評級為“買進”,並將其目標價定為新臺幣36.80元,理由是該公司的財富管理及新興業務均產生了可觀盈利。

無獨有偶,國泰金控的**從7月16日起也急挫了12%。高盛亞洲(goldman sachs asia)的分析師vincent chang在8月2日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國泰金控在美國次級抵押貸款相關領域中的投資不過佔其總投資規模的0.1%。

餘麗明指出,在新加坡三大銀行中,星展集團在次級抵押貸款市場中牽連最深,該行在cdo產品中共投資了8.5億美元,其中有22%是資產擔保債券(asset-backed securities, 又名:資產支援**, 簡稱abs),這當中包括了一部分美國次級抵押資產。華僑銀行在抵押擔保**、cdo及次級抵押貸款領域中的投資約有6億美元。據分析師稱,在新加坡銀行業排位第三的大華銀行(united overseas bank)並未直接在次級抵押市場中進行投資。

雖然上述三家銀行所公佈的第二財政季度業績均好於預期,但從7月中旬以來,星展集團**的累計跌幅已經超過了11%,華僑銀行的**下挫了10%,大華銀行**的跌幅也超過了8%。

新加坡資產管理及對衝**公司opes prime asset management的首席執行長傑伊•莫格(jay moghe)指出,這些銀行的基本面因素相當強勁,市場應該將其**當前的疲弱表現視為買進的良機。該公司旗下的對衝**持有數家新加坡銀行的**,而且莫格表示他正在考慮追加投資。

但也有一些分析師建議人們對次級抵押貸款市場危機可能給亞洲造成的影響不要過於樂觀。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的亞洲銀行業分析師桑賈伊•賈殷(sanjay jain)表示,世界範圍內大多數銀行都聲稱它們在次級抵押貸款市場中的投資有限。他指出,除非投資者明確預見到次級抵押貸款市場危機將止步於何處、而且認為相關問題都得到了解決,否則**仍將保持動盪。

韓國銀行在亞洲率先公佈了它們在次級抵押貸款市場中的投資情況。據分析師稱,woori finance holdings旗下的友利銀行(woori bank)投資規模最大,在該行4.9億美元的cdo投資中有1.2億美元與次級抵押貸款相關。雖然這與友利銀行2,000億美元的總資產相比只佔很小的一部分,但該股從7月中旬以來已經累計**了9%。韓國**上週五公佈的資料顯示,韓國金融機構在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市場中投資了約2.4億美元,在與美國抵押市場相關的cdo產品中投資約8億美元。

高盛的分析師羅伊•拉莫斯(roy ramos)在8月6日的一份報告中指出,對亞洲而言,次級抵押貸款市場的風波值得擔心,但無需恐慌,因為這畢竟只是美國信貸市場的問題,而不是這些亞洲金融機構自身的核心業務出現了嚴重滑坡。

ubs securities駐東京的信貸分析師納娜•乙樹(nana otsuki)表示,在日本這個亞洲數家最大的金融機構所在地,排名前九位的銀行總共僅僅將略多於1萬億日圓、約合84億美元的資金投資於以次級抵押貸款作擔保的金融產品之中,其規模占上述機構總資產的比重極小。由於日本銀行業的投資重點是次級市場中質量較高的資產,因此乙樹預計此次風波可能帶來的潛在損失乃至對總體業績的影響都將非常有限。

mitsubishi ufj financial group、mizuho financial group及三井住友金融集團(sumitomo mitsui financial group)這三家日本最大的銀行均表示在4月至6月的財政季度中,次級抵押貸款市場危機並未對其盈利構成衝擊。

餘麗明指出,香港及中國大陸的銀行及保險公司在cdo產品、及以資產及抵押為擔保的**市場中僅有少量投資;而且其中多數均享有最高的信用評級,所以它們的損失應該非常有限。

當然,如果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市場的危機徘徊不去,並促使金融機構對貸款全面重新定價,那麼即便較高評級的投資也在劫難逃。若果真如此,投資者將開始擔心,就算最高評級的**可能也不會像他們所以為的那樣安全,此時他們的拋盤勢必推動保險及銀行類股大幅走低。

分析師表示,就目前看來這一天應該不會真的到來。特巴特表示,眼下並沒有哪家銀行因為在次級抵押貸款市場中泥足深陷而即將被下調評級;他認為次級抵押貸款危機對亞洲的影響相當溫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