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十年113 一不小心,就是個“中年女人”了

2022-07-20 16:23:58 字數 4503 閱讀 3806

談戀愛啊,

荷爾蒙一飆升,

煩惱就都沒了!

文/婉兮   圖/攝圖網

1、別人還沒結婚,我就離婚了

2、那個女孩,是父母替我追來的

3、22歲,我就離婚了

4、22歲離婚,被介紹給43歲喪偶男

5、離婚第10天,我嚎啕大哭

6、窮女人離婚,就不該要小孩

7、窮女人,很好追

8、睡個離婚女人,有什麼大不了?

9、出軌需要智商

10、一個留守婦女的婚姻保衛戰

11、離婚哪兒有挑選的資格?

12、對不起,我不跟小三做朋友

13、第三者的女兒:出生即原罪

14、保姆的愛情長啥樣?

15、錢和人,我都要

16、第三者的煩惱,保姆不會懂

17、一個貧窮的離婚女人,會遭遇什麼?

18、這是我見過的,最蠢的第三者

19、去前夫家中討要撫養費,怒了

20、寧做潑婦,不做怨婦

21、那天,女兒管別的男人叫爸爸

22、23歲離婚女:在同齡人面前,我很自卑

23、單親媽媽vs單親爸爸

24、我離婚,不是為了再婚

25、都是寂寞惹的禍

26、離婚女與小鮮肉

27、沒媽的孩子像根草?

28、單親爸爸說,給我兒子當媽吧

29、他不再是我丈夫,但依然是你爸爸

30、單親爸爸的小心思

31、離婚女人的雄心壯志

32、兩個男人

33、委屈受多了,心胸就寬廣了

34、有後媽就有後爹

35、離婚女人,怎能在孃家過年?

36、離婚後的第一個除夕夜

37、渴望愛情的離婚女

38、我是孤男,你是寡女

39、娃都生了,還怕那點事兒?

40、離婚女人的自知之明

41、你之渣男,她之暖男

42、我們不招單親媽媽

43、他的前任比我美

44、我才不是拖油瓶

45、後媽難當

46、嫁人就嫁富一代?

47、正式上班,她懵了

48、二婚的幸福時光

49、半路夫妻防備多?

50、冷戰的悲慘結果

51、慫人馮軍

52、富二代的心機

53、買房子嗎?打折那種

54、憋屈的房    事

55、借錢這種事兒

56、孩子懂事了,我卻哭了

57、喝酒?職場潛規則?

58、前夫找上門

59、不想摘的綠帽子

60、前婆婆的悔意

61、孫子沒了,我就搶孫女!

62、前婆婆獻殷勤

63、丁小月,你懷孕了

64、兩個女人的對決

65、怕了你了,小姑子

66、男友送了個假包包

67、疑似拐  賣?

68、惡婆婆挨耳光

69、丁小月,你流產了

70、生日有啥可過的?

71、前妻歸來

72、前妻變小三

73、男人和綠茶

74、離一次婚,得一套房

75、驚魂一夜

76、窮女人沒顏值

77、對面住了個單身漢

78、男閨蜜的存在意義

79、沒有男人怎麼行?

80、除夕之夜,童話幻滅

81、白富美的世界,你不懂

82、男女之間的純友誼

83、擺地攤的第一天

84、她跟男人幹架了

85、哪有天生的潑婦?

86、丁小月,你很適合做老婆

87、丁小月,你好可怕

88、男人的便宜不好佔

89、女的、活的就行

90、醒醒吧,哪有什麼貴人?

91、當媽的,不能窮

92、第一次約會

93、我有爸爸,是媽媽沒老公......

94、緋聞男友來家了

95、一個撈女的沉淪

96、獨立女性不需要男人?

97、丁小月,給我個機會吧

98、與前夫的短暫交集

99、我是老闆,不是老闆娘

100、離婚三次,初吻還在

101、不好欺負的單身女

102、工作和孩子難兩全

103、消失的母親

104、大姑姐和弟媳婦是天生死敵?

105、弟媳婦的控訴

106、久別重逢

107、對不起,店不賣

108、有錢人與潑婦

109、你好,丁總

110、9歲的女兒,幫我擋了一劫

111、相親嗎?結婚那種

嬸嬸滿以為,狠話一出,侄女兒就能跟自己同仇敵愾。畢竟敵我陣營已經清楚分明,沒理由要跟外人沆瀣一氣。

但丁小月恍若未聞。

她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在沙發上沉默了將近10分鐘。嬸嬸沒有耐心等,一直在侄女兒耳邊碎碎念,把自己的各種猜測都說了一遍。

“他們肯定是想把你踢出去,我這只是個下馬威,你等著瞧吧,以後有你好受的!要我說,你現在就應該給他們點顏色瞧瞧!等人家騎到你脖子上拉屎時,只怕你哭都來不及……”

“好了,你少說兩句。”奶奶打斷兒媳婦,又憂心忡忡地看了看孫女兒。她不懂商場上的事情,可屋子裡的氣壓驟然降低,任誰都曉得,這是風雨欲來的徵兆。

許久,丁小月的手肘終於離開了沙發把手。

她看看奶奶,又看看嬸嬸,嘴裡輕輕吐出幾個字:“嬸嬸,你回老家去吧。這一頭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說罷便起身進了臥室。

好在,臥室門的隔音效果極佳,能夠把嬸嬸的愕然和憤怒都一併隔離開。

她往床上一倒,湧上心頭來的,卻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念頭:有錢真好,起碼有個空間能讓自己清靜清靜,同時也能用驕傲的姿態,把找茬的人通通推開。

至於錢能賺到什麼時候,丁小月勒令自己先別焦慮,先好好睡一覺再說吧。

斯嘉麗說得好,明天又是新一天,風雨總是能過去的。

於是,嬸嬸哭喪著臉,罵罵咧咧地回了老家。臨走前,還把丁小月給女兒買的零食洗劫一空,嘴裡嘟嘟囔囔說著:“馨兒什麼沒吃過?我那孫子才是丁家的根兒呢!”

丁小月哭笑不得,只好由著她去。

用兩三百塊錢送走瘟神,這錢也算花得值。

嬸嬸犯錯,倒沒怎麼影響丁小月。

又或者說,是一切都還蟄伏在暗處。在看不見的地方,或許已是暗流湧動,醞釀著另一番暴風雨。

丁小月反而沒那麼怕了。

說實話,乍一意識到蘇澈不懷好意時,她確實心驚膽戰,唯恐他們挖好了陷阱等著自己跳。可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行得正、坐得直,不見得能輕易被人算計。

大不了一拍兩散,生意不做了!

蘇澈再有能耐,也不見得能把她趕出公司。畢竟一大半客戶認準的,還是“丁小月”三個字。

唯一令她焦灼不安的,是馨兒的學習成績。

前些年為生計奔波,她便有意無意地忽略了這個問題,把孩子往輔導班一送,權當花錢買個安心。有時甚至還有點自欺欺人:輔導班的老師也是老師,總比自己這個半吊子強。

可甩手掌櫃當著當著,報應就不知不覺地來了。

等丁小月的上下班時間規律,等她能夠陪著女兒寫作業,她才發現,孩子的學習習慣堪憂,一開啟書本就開始神遊太空,半天都不能靜下心來好好寫一行生字。

數學和英語就更不用說了,考卷上的紅色叉叉佔了大壁江山,丁小月看得心驚肉跳,有時也難免會發火:“你怎麼學的?課堂上老師講,下了課還有輔導班教,你都怎麼學的?!”

“我也不知道我怎麼學的……”

馨兒低著頭,那表情老老實實的,看上去很沮喪,也很內疚,末了還加上一句:“媽媽,我太笨了,對不起。”

聽到這句話,丁小月的心又軟了一大半,怒火也就撤退了一大半,反而要把孩子摟進懷中,好言安慰一番。

說來也真好笑。

孩子小的時候,丁小月的期待值並不高。她看著這小小的一團肉,心中柔情萬千,只希望她平安健康。至於學業有成光宗耀祖,那都是錦上添花的“隨緣”心願。

可等馨兒上了小學,當媽的卻又免不了做對比,心裡的焦慮一層壓一層,嘴上也開始自稱是“焦慮的老母親”。

崔瑤取笑她:“你這是中年婦女病,得治!”

“怎麼治?只有娃的滿分成績單能治!”丁小月蹙眉,臉上籠著一層陰雲。

“談戀愛啊,荷爾蒙一飆升,煩惱就都沒了!”崔瑤壞笑著,忽然又神祕地眨眨眼,把嘴巴湊近了丁小月的耳朵,“我要釣金龜婿去啦!”

“怎麼釣?”疑惑是脫口而出的,畢竟,崔瑤已經沒了年齡優勢,美貌和魅力都開始走下坡路。

但崔瑤不覺得:“你不懂,30歲正是一個女人的好時光,成熟但不衰老、美麗而不輕浮。再說,我要求降低了,離異、喪偶的都可以!錢也不需要太多,夠花就行。”

“那祝你早日成功!”丁小月隨口發出祝福,習慣性地看了一眼手機。

誰料這一看,就剛好看到了一個顧客吐槽——在“清歡”顧客群裡。

“這也配叫青椒炒肉,這是肉炒青椒。”

後頭還跟了一張配圖,果然是萬綠叢中一點白,肉絲少得可憐。跟過去相比,似有天壤之別。

但這句吐槽只是個開頭。

它恍若一個訊號,把群裡沉睡著的大多數喚醒。於是,顧客們紛紛發現,自己面前的午餐,似乎真在不知不覺中變了。

有人說分量不夠、有人說太鹹、也有人說味道變了些,不如以前了。

七嘴八舌講到最後,一個重磅炸彈被扔了過來——

“我覺得小月的午餐變了,自從改命叫清歡,就一直在走下坡路!”

丁小月一眼掃過去,腦子嗡了一聲,氣血忽然往上湧。她想說點什麼,卻找不到合適的措辭,嘴脣和喉嚨都很乾。

崔瑤沒意識到丁小月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