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的貧民窟

2022-07-19 19:45:24 字數 1528 閱讀 3490

貧民窟也是旅遊景點。

我去過三次巴西里約熱內盧的貧民窟。第一次是跟團,我們幾個同事一起,導遊講英語,車上有各個國家的人。我們坐車到目的地,  站在一個住家俯瞰。這家應該是主營修車兼職接團吧,可以想象每個週末,他家都會接待不少像我們這樣各國人組成的旅行團。他家有個天台,從那裡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屋子,屋頂上密密麻麻的電視鍋,還有那遠處的海。

我們步行穿越街道、集市,那裡有像中國一樣的路邊攤,賣著看起來比超市新鮮得多的肉、魚、海鮮、蔬菜、水果,還看得到超市裡沒有的內臟。這裡還有一所學校,應該說是培訓學校吧,是一對歐洲的夫妻辦的,恰逢週末,我們沒有看到一名學生,只看到了極其簡陋的教室。

到了居民區,導遊告訴我們,可以拍照,但不要透過窗戶拍屋子裡面,不要喧譁,不要影響居民的生活。穿過只能容納一人通過的房與房之間的空隙,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電線和電錶箱。透過一戶窗戶,我看到一個男孩,一邊看電視,一邊穿足球鞋,電視上播著足球賽。那一刻,和我腦中的電影畫面一模一樣,男孩,以及男孩的家人,想通過足球,改變命運。

第二次屬誤入貧民窟。

某週末玩耍結束,我和g姑娘準備返回。由於里約大都沒公交站牌,路線基本靠看公交車前面的螢幕,想讓車停下基本靠手攔。我會想盡一切辦法節省路費,瞅著一輛寫著去往sao  conrado的公交就上了(其實我們是到比sao  conrado更遠的barra)。

晚上七八點,天徹底黑了,只見這車開呀開呀,一路往上爬。我心想著,一會兒會爬下來的吧,直到周圍人都陸陸續續下車了,一個好心婦女問俺們去哪兒(話說我不得不承認,我倆實在長得不像那邊的居民),這時g姑娘純熟的葡語,發揮作用了。

我們跟著下了公交車,才知道,原來我們已經到了貧民窟比較深處的地方了。巴西婦女告訴我們,要坐摩托下去,下到山腳,三下五除二就幫忙攔了兩輛摩托,並和摩托機車男交代了一下。我們向婦女表示感謝,一人帶一個大頭盔,各搭一輛摩托,往下飛。

我搭的摩托被g姑娘搭的摩托甩下一段距離,到了地方,g姑娘竟然說一點都沒覺得害怕,覺得很爽,和電影裡看到的一樣!哥哥我也沒怕被那裡的兄弟留下做客,但安全係數著實太低了好麼,我一路上死死地摟著、抓著機車猛男的腰,腳幾乎麻了,我實在覺得我時時刻刻有從車上甩下墜落而死,抑或墜落重傷的危險,這司機竟一邊開一邊回過頭來告訴我一句我能聽懂的英語“take  it  easy”,而我還是嘴上一直嘟嘟著“slowly,  slowly”。

前兩次的經歷吸引著我,想自己真正去一次,於是我強拉著弟弟和妹妹,一個週末,再次來到第一次去過的里約最大貧民窟的菜市場。我像一名有經驗的導遊一樣,帶著弟弟和妹妹,走過第一次走過的佈滿電線的街道,人頭攢動的市場,時刻提醒他們小心,我們像逛普通街道和市場一樣。超市裡的雞蛋降價,打動了我這個家庭煮夫的心,買之。

里約街頭食品文化是我見過最發達的城市,  每個街口,你都可以駐足停下點杯果汁,點杯啤酒,點份小吃。我見過有不少華人開的冷飲快餐店,他們大都開在最繁華或最熱鬧的地區。

我們這次停留的這家冷飲快餐店,它開在最大貧民窟的山腳下。這裡雖是貧民窟,但步行五分鐘就可以到達美麗的sao  conrado海灘。天氣好的時候,有很多人從附近的山上,付費約200雷亞爾(約600元人民幣),乘滑翔傘,飛行10-15  分鐘,降落在這個海灘。

貧民窟,並沒有像它的名字那樣瘮人。這裡有生活,有風景,有樂趣,當然也孕育希望。(文/樑凱)

中國 上海的貧民窟

150年前,上海是一個由骯髒的街道 棚戶區 鴉片妓院和稻田所包圍老港口城市。 在19世紀中葉,西方大公司來這裡城市開始發生變化 建設金融中心...

吳哥窟 廢墟上的神話

攝影欣賞 吳哥窟 廢墟上的神話 吳哥窟又稱吳哥寺,位在柬埔寨。它是吳哥古蹟中儲存得最完好的廟宇,以建築巨集偉與浮雕細緻聞名於世,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廟宇。12世紀時,吳哥王朝國王蘇耶跋摩二世希望在平地興建一座規模巨集偉的石窟寺廟,作為吳哥王朝的國都和國寺。因此舉全國之力,並花了大約35年建造。 1992年,...

麥積山 真正的一座窟

思緒都還沒有沉寂下來時,天水南站就已經到了。出車廂 階,連乘兩個下行電梯,感覺時間有些長,下到地下太深。出檢票口來到站前廣場,我有些暈,回眸看著天水南站四個大字,我好像悟到了什麼,高鐵?不會是建在高處的鐵路就叫高鐵吧! 傍晚時分,太陽還高高掛在天邊,夕陽下整個天水市輪廓分明,高樓鱗次櫛比,有幾分現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