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劇升溫還要看冷門作品

2022-06-23 19:18:59 字數 2913 閱讀 7092

在一些大製作港劇接連撲街時,

《金宵大廈》《降魔的》

《瑪嘉烈與大衛 綠豆》《嘆息橋》

這些非傳統意義上的港劇卻頻頻被叫好。

港劇最近的發展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你覺得港劇不行了,但時不時的有出來一部佳作。最近,《法證先鋒4》風評一路**,《嘆息橋》卻叫好又叫座,甚至有觀眾願意花12元錢超前點播趕快看完全集。

羅生門式的愛情

《嘆息橋》講述的雖然是常見的都市男女愛情故事,但卻沒有采用常規的敘事方式。

同一時空裡的同一件事,不同的人竟有著完全不同的記憶,事實成了羅生門,但人性的複雜和多面也隨之暴露。劇中,每一個人都在修飾自己的記憶,以此來印證“我有理”或者“我委屈”。

在何樂兒的記憶中,他與李子勇的那場情人節電影並不愉快,先是看電影途中覺得李子勇朝小聲嘀咕的人扔紙團很讓人尷尬,後來在電影結束後李子勇自顧自往前走的舉動也讓她十分生氣,同時也認為自己沒有在看電影的過程中睡著。

在胡啟源的記憶中,他與林樂兒吵架時是自己十分生氣把鑰匙扔在了地上,十分硬氣地說自己要搬走;但在林樂兒的記憶中是自己要求他離開的。

同樣的場景前一個胡啟源低頭聽林樂兒訓斥,後一個胡啟源抬頭爭吵並且把鑰匙給扔了。兩人關於相識的記憶也不同,都認為是對方主動跟自己搭訕。

一些靜態的場景甚至都存在記憶偏差。在胡啟源的視角中何樂兒家中的抱枕與自己家中母親的抱枕一模一樣,但在何樂兒視角以及真實的場景中肯定不是這樣,胡啟源出現這種偏差要歸因於他覺得何樂兒與自己的母親一樣也在管束自己了。

胡啟源看到自己只能租下鴿子窩時認為還是林樂兒**好,於是選擇了回去,之後的場景就是:林樂兒挽留並主動擁抱他。是為了選擇而保有相應的記憶,還是留下的記憶促成了最終的選擇?這也許很難說清。

鏡頭也在訴說

影視劇都有自己的鏡頭語言,而真正能讓鏡頭也說話的作品並不多,尤其是在電視劇中,但《嘆息橋》的鏡頭卻實現了這一功能。

胡啟源的母親控制慾極強,所以,兩人相處時經常出現的就是厚厚的牆壁。明明在一張餐桌上吃飯,但拍攝視角卻在屋外,母子二人之間相距甚遠,**感受上也讓人頓感壓抑。另外一個場景中,胡啟源和母親面對面在客廳交流,但兩人之間卻有一堵厚厚的牆。

劇中還有大量看起來角度刁鑽的畫面,讓主人公被觀眾窺視。

比如:胡啟源和朋友在一家玩具店的對話場景中,人只佔了畫面的三分之一,再加上天花板的顏色很深,空間和逼仄,觀眾彷彿貼在屋頂偷聽他們對話。

這段對話是胡啟源和朋友討論婚姻,內容很消極,再加上這樣狹小的場景,窒息感撲面而來。李子勇喜歡審視和窺探別人的隱私,所以,當他獨處時也是這種被監控的畫面。

胡啟源剛剛住進林樂兒家中時,兩人雖分坐在餐桌的兩端,但都願意向彼此靠攏,而到了後期,兩人吃飯時就各玩各的手機,胡啟源的身體甚至開始向後傾斜,兩人情感的變化不用多說一看就知。

這種對稱感劇中處處可見,而且讓一些非常普通的場景顯得十分高階。大眾印象中亂糟糟的茶餐廳變得乾淨整潔甚至有了文藝氣息。

林樂兒和李子勇吃飯時的對稱俯拍深得不少文藝青年的喜愛。

一部劇不侷限於一種拍攝方式,而是隨著主人公特點以及場景的變化而變化,《嘆息橋》的確是用心在拍劇。劇集一開播評分就達到了9.0,1.4萬人打分後落在了8.8。

港味兒之變

提起港劇,觀眾總有一種影響力大不如從前的感覺。因為

一部又一部tvb出產的“年度大戲”,無一不是“陣容鼎盛”“製作精良”,從2016年的《無間道》、2017年的《溏心風暴3》、再到2018年的《深宮計》再到今年的《法證先鋒4》……一部又一部號稱“大手筆”“全陣容”“原汁原味”的港劇在內陸上線後無一成為爆款,其中好幾部都播得無聲無息,沒能惹起一絲漣漪……

但另一方面一些小眾港劇卻反響頗好。2019年播出的《今宵大廈》以香港名震一時的香檳大廈為原型,講述坊間關於這座大廈的靈異傳說,尺度大驚悚級別高,觀眾看得津津有味兒。馬國明、黃智雯主演的《降魔的》也是一部小製作的懸疑驚悚片但水準完全超乎成本。

《嘆息橋》的兩位導演此前合作的《瑪嘉烈與大衛 綠豆》講述的是戀人之間柴米油鹽的綠豆小事。整部劇走性冷淡式文藝風,2016年播出時只有幾百人標記”看過“,但現在已經有超1.8萬人打分。

也許是基於此前愉快的合作和良好的市場反響,這部劇的原班人馬又一次合作拍攝了《嘆息橋》,林保怡還擔任了這部劇的監製,讓港劇再一次迎來高光時刻。

以上這些口碑較好的港劇無論是從題材還是製作上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港劇,小眾、冷門但卻讓人耳目一新。所以,港劇的歷史雖然輝煌,但頻繁吃老本顯然是不行的,肘子好吃,多了也膩,此時,若有一道精美的小菜自然能解之前的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