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居雅室,雅士閒居

2022-06-23 19:08:34 字數 1487 閱讀 3355

明窗淨几,花噴柳舒,飲於春也;

涼亭水閣,松風蘿月,飲於夏也;

金風玉露,蕉畔桐陰,飲於秋也;

暖閣紅爐,梅開雪積,飲於冬也。

......

我們幾千年的文化不只昭赫於先人超脫出世的心靈追求上,更體現在生活日用的審美趣味中。清居小齋,與雅友朋,談玄論道,摹拓碑帖,彈琴唱和……至若一幾一案,一草一木,在棲息遊賞之外,更投射著主人的審美情趣。文人為築就詩意生活追求奢雅之物,「遠實用,而近審美」,若以今人的藝術洞見來印證古人的閒情性靈,則清介孤高外更具生活的情味。

人之所樂,於歡場中享娛情,在清境中得睿智,而後者之樂尤深。古人常言:「閒居可以養志,詩書足以自娛」,覓一清居,內省自觀,恐怕才是人生最高的樂境!白居易作《廬山草堂記》、劉禹錫著《陋室銘》、歸有光書《項脊軒志》,清室中盡得性靈之安養。清居,是中國人最特別的行樂法。

古人常言:『自得所宜還獨樂,各行其志莫相咳』。昔日之名士高賢,往往追求獨立之精神與志趣,不投眾樂。董仲舒窮經守幽、王獻之友竹而居、陶淵明東籬藝菊、白樂天吟醉花前、林逋梅妻鶴子……其人皆醉心獨樂,而不墮俗流,故為後世所道也。

如今人在繁華之世,若要尋一刻清靜,自當以素物為伴。一把渾樸的陶壺,裝滿遼遠的山野之心;一尊簡淡的泥爐,燃起幽幽的煮泉之趣;一件素淨的茶杯,邀來久違的會心之友……在素物的空境裡,我們尋回了對生活的熱忱之心。

風雅的種子,只有成長在生活的土壤裡,才會讓人收穫心性的踏實。迴歸生活,萬物詩情才會為你而生。尋閒是福,適情為真。正所謂:小院一座,幾度春風幾度雨!陋室三間,半藏柴米半藏書。洶湧於名利之域而不知退者,豈易得此。

雅室何須大,花香不在多。清居淨舍,不在寬庭廣宅,只以暢懷為真。蘇軾曾嘆:「清風一榻抵千金」,如此境界我輩雖不能至,但心可感之。坐臥之間,盡是詩情畫意;憑倚之際,皆乃幽雅餘閒,這便是中國人詩性的精神。一幾一榻間,滿是忘塵的自由、無為的浪漫、舒懷的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