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增加咖啡因對選手完成耐力賽大有好處

2022-06-23 18:54:18 字數 2392 閱讀 1055

咖啡因以咖啡、茶和巧克力的形式存在於我們周圍,但大多數跑步者對這種物質的瞭解還不足以使其功效最大化。如果使用得當,這種天然的興奮劑會非常有益,這就是為什麼國際奧委會(ioc)規定在比賽中禁止使用興奮劑。這種超級食物在超級耐力賽中也可以被充分利用,然而很多人卻忽略了這點。

你可能聽說過,在參加耐力賽跑感到很累時,喝可樂可以補充體力。大多數跑者也表示,它確實能讓人振作起來。我自己就是個很好的例子:第一次參加50英里跑,到第40英里時,我覺得自己快要體溫過低了。我的腳步隨之慢了下來,並感到非常寒冷和絕望。到達休息站,我朝嘴裡塞了一把m豆,又喝下多半罐可樂,然後強迫自己加速產生熱量。情況逐漸好轉,於是我在下一個休息站又吃了m豆,喝了可樂。很快,我就超過了一些跑者。距離終點還有2.5英里時,我追上了好友比爾,他看到我第一次參賽就超過了他,很是震驚。我比他早到了10分鐘。

咖啡因的幾大好處:

△ 保持清醒

△ 幫助身體燃燒脂肪,節省糖原儲備

△ 刺激神經系統,提升力量、耐力和專注度

“咖啡因”這個詞很單純,從科學的角度來說,它是一種叫做黃嘌呤的化學物質。我們熟悉的咖啡中的咖啡因;茶中的茶鹼以及巧克力或可可中的可可鹼,都是黃嘌呤的衍生物。它的分子式結果就像搭起來的樂高塊,只不過上面附著的要麼是氫,要麼是甲基。

黃嘌呤 | 咖啡因

茶鹼 | 可可鹼

雖然都是“興奮劑”,但它們的反應速度和被身體代謝的速度卻大不相同。咖啡因可以被迅速吸收,產生的快速效應在70分鐘左右達到頂峰,然後在幾小時後逐漸消失;茶中的茶鹼作用稍慢,但持續時間較長;巧克力中的可可鹼反應更慢,但可以持續好幾個小時。幸運的是,沒有規則規定不能同時攝入這幾種物質。比如,咖啡搭配巧克力,見效更快,更持久。

咖啡因是如何起作用的?答案很有趣。它揭示了一些可能在超級耐力賽中發生的神祕事件。答案從分子開始。這些分子為肌肉收縮提供能量,即三磷酸腺苷,簡稱為atp。它是一種含有高能磷酸鍵的有機化合物,是生命活動能量的直接能源物質。atp水解形成二磷酸腺苷(adp)並釋放一個磷酸根,同時釋放能量,直接作用於肌肉收縮。adp可再釋放一個磷酸根,直到只剩下腺苷。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這一過程可以在人體內相互轉化,其反應如下:

水+能量+磷酸鹽+腺苷-> amp, adp, atp

由此可見,如果水、能量、磷酸或腺苷**不足,反應就會受阻,導致肌肉反應減弱。這種狀況在耐力賽後期尤其常見。雖然看起來腺苷似乎只是磷酸鹽的載體,但其本身對身體仍有諸多深遠影響,因為腺苷作為一種“神經遞質”,會影響神經和大腦。

能量被大量消耗,atp“重建”跟不上,腺苷就會在體內聚集。這種情況下,人很容易變得疲勞,噁心,即使面對最喜歡的食物也提不起興趣。極度疲勞下,運動員很容易感到末日逼近,放棄的念頭會越來越明顯。等到恢復力氣,跑者會“納悶”自己當初為什麼會如此想要放棄。

我們的大腦會接收不同器官傳來的健康通知。腺苷就像一把在人體內可以開啟對應大門的鑰匙,這些門就是腺苷受體。而大腦通過四種不同型別的腺苷受體瞭解腺苷的狀態。腺苷與腺苷受體結合後能產生一系列生理效應。

緩解疲勞,阻斷腺苷受體,黃嘌呤類(咖啡因、茶鹼、可可鹼)的作用不言而喻:

△阻斷腺苷受體接收腺苷,大腦接收不到疲勞訊號

△腺苷更容易與磷酸鹽反應

咖啡因和腺苷的結構如圖所示(注意咖啡因和腺苷的結構很相似)

水+能量+磷酸+腺苷產生amp -> adp -> atp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50英里參賽經歷,我攝入了m豆和可樂中的黃嘌呤以及額外的糖分。我的身體迅速對這些化學物質做出反應,這不僅避免了即將產生的體溫過低問題,還助我“飛”到終點。通過賽前喝一兩杯咖啡,吃一頓高脂肪早餐來促進脂肪燃燒,從而節省肌肉糖原儲備,我在半馬、馬拉松、50英里比賽中都創造了個人最好成績。

當然,有一點需要注意。當能量耗光時,你就要為自己的行為“埋單”了。舉個例子,在vermont100 百英里越野跑比賽中,我用了點上述的“化學手段”,完賽後,我開車回汽車旅館。黃嘌呤已經被肝臟代謝乾淨,睡意像夜晚的小偷悄悄襲來。手握方向盤,我不停地打瞌睡,一驚一乍間差點開上對面車道,哎,要是有個司機來接我就好了。

作者|karl king

耐力賽跑者、科學家、succeed sportsdrink llc創始人、電解液新增劑 s!caps發明人、喜歡烘焙手工天然發酵麵包。

-e n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