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交通不應走“密路網”之窄路

2022-06-23 18:09:49 字數 3032 閱讀 8353

餘永佳雄安

是京津冀

世界級城市群的新樞紐。

在城市交通

發展方面,雄安將承擔起為破解“大城市病”探路的重任

,建立交通無擁堵樣本,

給世界城市

帶來驚喜、啟示

和“路通、車暢、人安”

新面貌。

新區整體規劃尚未出臺,交通規劃的頂層設計理念已開始浮現。

大廣場、超寬馬路的傳統思維被摒棄,

密路網、小街區、綠色智慧交通將出現在雄安。

雄安的交通規劃雖充滿新意,某些理念卻仍需優化和完善。

其中,“

密路網”的城市道路佈局理念,能否有助於

實現雄安

交通的不堵目標?實令人生疑和擔憂。

“密路網”與“

窄馬路”

源自於同一理念,是中國城市對交通擁堵現狀進行反思的產物,更與城市大開發高潮中

一哄而起的超

寬馬路息息相關。

超寬馬路

增加了車流量,提高了車輛通行能力,同時

也給城市交通增添了很多新難題。

一是人為製造了市民出行、尤其是過馬路的困難。

一些城市馬路寬達

百米,老弱病殘孕往往需要分段次,才能

走完這漫長而又艱難的路程

二是削弱和降低公交服務的滲透力與覆蓋率。

公交車聚集在超寬馬路上,導致路線重複,效益下滑;公交車站遠離居民點和眾多公共服務網點,既影響著市民的出行便利,又損害著城市的整體執行效率。

三是無法扭轉交通擁堵困境超寬馬路的出現並未能有效改變城市行車難、停車難、交通事故率高,尤其是道路擁堵的現狀,反而卻

造成土地資源低效益粗放開發和城市住行質量下降

等惡果。

超寬馬路開發模式弊大於利,現已成為業內人士的共識。然而在眾多質疑聲中,“

窄路密網”

理念卻又以舊變新,矯枉過正,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

醫治城市交通擁堵頑症,道路是診療重點。道路結構不合理,導致治堵源氾濫,並使自身應有的暢行功能喪失大半。因此,城市交通治堵必須要從改變道路結構、優化道路功能入手。至於城市交通路網,既不宜過稀,也不宜過密;城市道路也不能寬窄無序,除了十字交叉口段道路呈喇叭狀以及高架、隧道進出口匝道段為魚肚狀外,道路寬度應規範劃一。

窄路密網來自發達國家城市。緊湊型和高建築密度的城市格局,纖細的道路、密集的路網以及百分之二三十的道路面積率,勾畫出城市細密的交通肌理。

道路過窄和路網過密,對身患交通擁堵重症的大都市而言,無疑是病上加疾、雪上加霜。

其一是十字交叉口數量惡性膨脹

十字交叉口是城市交通的最大擁堵源。紅燈禁行訊號以往曾為城市交通暢行發揮過重要的保障和護衛作用,然而在汽車流大量湧入城市的今天,紅燈訊號迅速由盛變衰。一個現代化城市要想真正實現交通暢行大目標,就必須打造十字路無障礙立體通道等暢行設施,淘汰紅燈禁行訊號,這將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

窄路密網的復出,使城市交通禁紅設想變得遙不可及。因為十字交叉口的大量超生,不僅會使交通治堵成本直線飆升,同時會給禁紅改革舉措佈滿障礙。

其二是難以實現交通微迴圈。

在業內,“窄馬路、密路網”已被譽為是

促進城市交通暢行

的“毛細血管”。

實際上,道路“毛細血管”與動物的毛細血管有著本質的區別,尤其是車輛與血液的形態

特徵及流動效能,更是相差萬里。

血液具有流動性、形狀不固定性等特徵,

表面張力能使其表面積收縮到最小,因而能在動脈血管、靜脈血管以及毛細血管進行

迴圈流動

。而車輛

等固體物外形固定,其行進嚴格受道路寬度、容量等多種因素的制約。城市道路不是柔性、有彈性以及有著良好收縮性的血管,如果道路變窄,車輛外形卻無法隨之變化或收縮,其執行就會發生困難或根本就不能動彈。

因此窄路密網與毛細血管不能混為一談,更不應簡單地劃上等號。

窄馬路一般只有來回兩個車道,有的只能滿足單行道執行。中國各大堵城在高峰時段,道路上行走的已不是單個的車輛,而是長長的車流,加之普遍存在著致堵源多、停車亂、機動車非機動車路人混行等通病,因此只要有一個致堵源擋道,車輛就無法前行。

較之多車道馬路,被譽為是城市

“毛細血管”的

窄馬路,

更容易引發“以點帶線”乃至“以線帶面”的交通擁堵事故。

其三是發達國家交通治堵的重招並非是窄路密網。

窄路密網在發達國家城市已傳承千年,由於受土地私有化等因素的制約,使

私房拆遷

和道路改造難於

上青天,

這就是發達國家城市窄路密網格局剛性不變和長命百歲的主要原因。其實,我們的土地公有制以及超強的城市發展動能,才是最先進和最受發達國家志士仁人仰慕的。

客觀地說,發達國家城市同樣也留存著交通擁堵的煩惱。不過一些人口稠密、經濟繁華的城市,

道路相對暢通,

小汽車一般都能自由穿行在窄路密網上,交通擁堵似乎也沒有像中國城市那樣來勢凶猛和病勢垂危,因而就給我們帶來一種交通“微迴圈”的美好幻覺。

發達國家城市交通治堵重招主要是“用車門檻高、成本高以及執法嚴”,這才是值得我們借鑑和學習的先進經驗。

如果我們在洋為中用時不能取其精華和去其糟粕,執意要把毫無創新亮點的“窄路密網”移植到中國城市裡生根發芽,

甚至還搬運到千年大計的新雄安。那麼,未來的城市交通暢行之路就必然會愈走

愈窄。中國上海、北京、南京等鬧市中心,也有不少殘存的窄路密網。這些鬧市中心的窄路和小巷,為何擁堵率不高?答案不難找尋,並非是“毛細血管”在發揮奇效,而是眾多駕駛員根本不敢把車子駛入這些進得去、出不來的窄道里。因此,對窄路密網一定要

科學論證,慎重決策

。建議主推窄路密網

的城市決策者和業內

專家學者,

應該親臨國內大都市的窄路密網

進行實地考察,只要下得去、認真看,您的觀念和推論就一定會發生新的變化。

總之,一張白紙的雄安還是

應該紮紮實實走低成本、少折騰的“暢行路網”開發之路。若是腦子一發熱,讓大量具有時代象徵以及歷史保護價值的創新建築爭相矗立在窄路密網邊。屆時,出門難、行車難的子孫後代又該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