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碑帖 王獻之《復面帖》

2022-06-23 17:38:59 字數 587 閱讀 5076

王獻之《復面帖》,選摘自《二王帖卷》(明代石刻本)。

王獻之《復面帖》

王獻之自幼天智聰慧,“書性過人”,所以最得羲之賞識,併為之親書《筆勢論》一篇及小楷《樂毅論》一本,作為他學習書法的啟蒙教材。又據虞和《論書表》中記載,獻之從小便顯示出了在書法方面的非凡天賦。獻之七八歲時,羲之從後掣其筆不脫,便嘆曰“ 此兒書,後當有大名” 。雖然執筆方法各有主張,這句話出自王羲之之口,想必其對獻之的推測和評價有足夠證據的。

虞和又記事一則,說獻之玩時,見北館新泥堊壁白淨,便取帚沾泥汁書方丈一字,書成,觀者如市。羲之見了也情不自禁大聲讚歎,問是誰所作,人答雲“七郎”,羲之高興之極便親自寫信向親朋好友說“子敬的飛白書大有意”。王羲之在他的書論中就提到過“意”,如“君學書有意,今相與送草書一卷”,“頃得書意轉深,點畫之間皆有意,自有言所不盡,得其妙者,事事皆然”。這意指的是什麼,我認為他論書之意即是玄學中的“言不盡意”之“意” ,並不是單純的點畫和技法。

王獻之的書法實際上是他心靈的外現,人格的顯示,審美理想的結晶。古人曾說“言,心聲也,書,心畫也峋。把筆抵鋒,肇乎本性。“寫字者寫志也,筆情墨性,皆以人之性情為本,書也者,心學也”。所以,我們對王獻之的書法作出評價,必須全面瞭解王獻之的人格、風度與審美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