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一任風雨

2022-06-23 17:38:50 字數 1167 閱讀 9903

春天,繁花錦簇,競相爭豔。遠遠近近的花朵,絢麗多彩,窈窕婀娜,絲絲脈脈的香氣,隱隱約約,似有若無。花開,一任風雨。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花開美麗,一任所處位置尊貴與卑微;一任腳下土地肥沃與貧瘠;一任過往人群或留與或去。花叢中,並不是所有的花朵都能得享人們的青睞;人世間,並不是所有的生命都能自信綻放,得到世人的關注。當鳳毛麟角、獨佔鰲頭與我們無緣時,當封妻廕子、澤被後世對我們不屑時,我們應該依然活著,並且自信地驕傲地綻放,活出生命的最大精彩。當所有的喧譁與熱鬧退去溫度,當所有的光環黯淡無色,我們也應該像田野裡、山坡上、道路旁、花園中的花朵,一任風吹雨打,自信地綻放,開出生命中的美麗,活出屬於自己的生命的精彩。

蘇東坡,寵辱不驚,璀璨著庭前的花開花落。當烏臺詩案的猙獰將他擊倒在地並殘踏上雙腳的時候;當讒諂的嘴臉矇蔽聖聰,他被遠謫他鄉的時候;當群小佞人無恥嚎笑,笑得他遍體鱗傷的時候,蘇東坡,在冷寂的黃州盼不來至交的隻言片語,聽不到半字友情的關照,看不見一絲溫暖的色彩,他落魄著朋友的背離,獨享著世人的白眼,飽蘸著世間的悲涼,將最美的生命,最大的熱情奉上了文學的祭壇,而前後《赤壁賦》和《赤壁懷古》便是蘇東坡自信地驕傲地悄然綻放的生命的美麗,不管外界如何風也瀟瀟,雨也瀟瀟,花兒綻放,淋漓盡致。

司馬遷,幽思固永在,用傳奇而神祕的堅持著成煌煌信史,用不會審時度勢的品行成就史家絕唱,無韻離騷,光照浩瀚宇宙,增色痛苦人間。當仗義疏財、毀家紓難成為昨天;當新朋舊知、龍顏大悅一去不返;當躊躇滿志、春風得意遠遁他處,司馬遷,終於走出灰心喪氣、瀕臨絕望的泥淖,伴著古來聖賢發憤為作的節拍,以百折不撓、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決絕與自信,豪邁地書寫出了屬於自己的人生華彩篇章。不關乎幸運與不幸,不包含朋友認識我們,還是我們認識朋友,在恨為弄臣,感身世之戮沒中,用血與淚執著著他的多情、放誕與任性。一任風吹雨打,一朵無懼不畏的花朵自信而又驕傲地綻放。一任風吹雨打,花兒綻放逾美麗。

昔時人已去,風流永溢香。自然的風雨,吹不走、擊不垮花兒綻放的企求;時間的穿梭,沉澱著人生的厚重,構築著生命的美麗。不奢盼際遇如何順遂,面對人生的風雨,我們應該依然笑出內心的自信,用堅持的腳步走進綻放的生命。尷尬、冷遇、挫折、失敗,最終只是指尖匆匆流過的風,不屈的生命終究會以沉默的姿勢竭力綻放。

在那些風雨叫囂的日子裡,讓我們輕掩門扉,和著空氣中躍動的幸福綻放出屬於自己的生命的美麗,一如繁花,那麼自信地驕傲地悄然綻放。花開美麗,一任風雨。

一任千尋醉年華

我一生都在尋找心靈的原鄉,只是匆忙之間,忘了來路,不知歸途。 倦舟歸楫,其實,一場梨花似雪,也只能在林海飄然,於然烏沉著。每每閒坐閒窗,接冬續春於茶盞之間,都只是把經年曆事泡在裡面 喝下這盞茶,也還是雲水漂泊,閒看黛瓦青磚。 白雲白雪,一路風塵,總是要赴一場時光之約 一場故事,一句諾言,一經攜手,一...

德能圓滿,一任自然

淨心正性,當然指的是自性也就是後天變化或者偏離的心性。迴歸自性,這裡的自性也是本性,可理解為我們生命中的純淨善良的種子,是生命純真氣場 先天 和理性思維 後天 的資訊源和能量源,有約束肉身的力量,是我們與生俱來的,也是能培養的能挖掘的潛能。屬於靈魂層面。所以,德然養生篤信篤行 修德養性,淨心正性 ,...

上古神仙第一任天帝是誰?玉皇大帝是第幾任?

說到天帝其實現在的人研究的不多,但是在神話體系裡面天帝還真的是非常非常有分量的一個人,所以關於他的爭議也非常的大,最大的爭議就是這個第一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