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最纏綿之作,竟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他寫出的

2022-06-23 16:54:44 字數 2096 閱讀 7128

宋代是一個文人主政的朝代,歐陽修也好,蘇軾也好,都是政治、文學才華兼備的風流人物,自古文人相輕,唯獨有一個人歷來備受讚譽,被稱為“北宋第一高士”,此人便是林逋,他們對林逋的詩文也是讚不絕口的。

林逋喜歡養鶴。鶴在中國不同凡鳥,有著崇高的地位。在道教中,鶴是長壽的象徵,道教的仙人大都是以仙鶴為座騎;鶴性情高雅,形態美麗,素以喙、頸、腿“三長”著稱,直立時可達一米多高,看起來仙風道骨,地位僅次於鳳凰;鶴雌雄相隨,步行規矩,情篤而不淫,古人多將翩翩然有君子之風的白鶴,喻之為具有高尚品德的賢能之士。林逋經常坐小舟泛遊西湖,當客人來到山莊拜訪,家中童子出來迎接,就開啟鶴籠,放出一隻仙鶴,飛翔到雲霄之上,盤旋很久,才回到籠內。林逋在湖中看見,就回家見客了。鶴在江南極為少見,而林逋竟然家蓄兩鶴,又訓練有素,讓世人大為驚歎。

林逋喜歡梅花。有詩歌《山園小梅》傳世,其中“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是千古流傳的名句。當俗世花朵紛紛凋零之際,唯有園中的梅花獨自開放。淡淡月光之下,梅花若隱若現,樹枝在風中搖曳,梅香隨風而來,又飄然而逝,寫盡梅花之色,梅花之香。而以梅自喻,標榜自身高潔,千古無出其右。林逋一生未娶,無子,自稱“梅妻鶴子”,這份獨特,加深了林逋的神祕感。

就是這樣清淡如水的男人,卻給世人留下一首充滿柔情蜜意的詞作,更是增添了他的神祕感。

相思令·吳山青

宋代:林逋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邊潮已平。

這首小詞這首詞用復沓語,離情于山水物態之中,流暢可歌而又含思婉轉,具有很濃的民歌風味。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對迎。吳山一片是青,越山一片也是青,兩岸的青山相對迎合。其實,開頭這兩句就寫出了,這青山實質上指的是兩情相悅。因為只有相互愛著的人才會相互迎合,相互取悅。並且也只有相互愛著的人才會相互迎合,相互取悅;如若不是相愛,那麼迎合和取悅一定和諂媚脫不開干係。

爭忍有離情。既然已是如此,怎麼忍心將這離別之情訴諸出來呢?

君淚盈,妾淚盈。於是兩人相對,只是淚眼滿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邊潮已平。縱如此的深情,但還是未結成同心。我即將要離去,我離去之後,而你也就要嫁作他人婦了吧?看江邊洶湧的潮水已經平息,我會離去,你會離去,愛情也會離去。

林逋終身未娶,不通仕途,年近四十的時候,在杭州西湖孤山隱居,將近二十年不到城市裡去,平時只是養仙鶴,種梅花,將梅花當做自己的妻子,將仙鶴當作自己的兒子,“梅妻鶴子”也就是由此而來。

煙花散盡在何處同心結未成我不知道一個人如何能夠做到二十年不涉塵世,並且能夠靠兩個愛好聊以打發孤寂的人生。一個不會愛的人,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是不存在的。

這個世界上美好的東西很多,總會有一樣東西會討你喜歡。那麼同樣,這個世界上美好的人也很多,即使一個人在某個時刻不美好,那麼他在另一個時刻會美好,即使一個人在某個方面不美好,那麼他在另一個方面一定會美好。人總是這樣,那麼形形色色混跡於這萬丈紅塵的人,怎會尋找不到自己合適的人,尋找不到打動自己的人?

林逋並非是一生下來就會隱居,不與外界接觸。恰恰相反,人人都是靠著與外界接觸長大的。後來他卻清心寡慾,以“梅妻鶴子”聞名於當時。就是這樣清淡如水的男人,從他的這首詞來看,我在想他的前半生又有多少的濃情蜜意,又有多少的濃情蜜意被辜負?

請允許我想象一下林逋。想必一定是這樣的男子:面相乾淨,眼睛清亮,頭髮整齊,散發出清淡、素潔、高雅的味道。因為即便是他的離別都顯得這麼波瀾不驚。若是真能清心寡慾,去除人的七情六慾就好了。可他若是真清心寡慾,如何能寫出這《相思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