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終生未婚,卻寫下一首絕美長相思,字字情深

2022-06-23 16:54:44 字數 3534 閱讀 4454

吳山青,越山青,

兩岸青山相送迎,

誰知離別情?

君淚盈,妾淚盈,

羅帶同心結未成,

江邊潮已平。

——宋·林逋《長相思·吳山青》

吳山、越山隔江相望,

見慣了世間的離合悲歡。

一對戀人,執手相看淚眼,於此訣別。

他們兩心相悅,期待著羅帶同心,

卻還是沒能成眷屬,

一朝別離,再無相見之期。

青山靜立,水流滔滔,

其苦不堪說,其痛無人懂。

如果它出自柳永、秦觀之手,

可能會是一筆風流佳話,

縱然帶著些遺憾。

可它的作者,偏偏是

以“梅妻鶴子”留名千古的和靖先生。

(林逋bū,宋仁宗賜諡“和靖先生”)

這是他存世300餘首詩詞中,

唯一的,與愛情相關。

蘇東坡稱林逋,

“先生可是絕倫人,神清骨冷無塵俗”,

但蘇東坡卻不知,

不食人間煙火的和靖先生,

亦曾貪戀紅塵。

和靖先生林逋,給人最深的印象,

就是梅和鶴。

他曾在西湖孤山隱居20年,

未曾入杭州城一步。

種了梅樹360多棵,

一棵樹果實換來的費用,

剛好夠他一天的生活。

“疏影橫斜水清淺,

暗香浮動月黃昏”兩句

更是傳頌千古。

他養了一隻鶴,

每次外出遊湖時,若有客來,

童子會將他的鶴放出,

他便知要回家了。

後來,他故去,仙鶴有靈,

在他的墓前悲鳴而死。

他看透了真宗(宋朝第三個皇帝)時

朝廷上下的虛偽與軟弱。

澶州一役取得勝利,

卻簽了《澶淵之盟》,

以大宋給對方交歲幣,

主戰派寇準被罷相告終。

為重振“天威”,

又皇帝帶頭,文武百官到泰山封禪,

一批文人藉此吹捧,醜態百出,

47天鬧劇,勞民傷財。

“吾志之所適,

非室家也,非功名富貴也,

只覺青山綠水與我情相宜”。

一直都是仙風道骨、棄塵絕世的形象。

也是因為對身前身後名的不在意,

和靖先生寫詩填詞之類,

更是隨寫隨扔。

存世作品,全靠有心人暗中記錄,

繪畫一稿無存。

作品裡為什麼會有一首情詞,

自然也無人能解答,

一直到元代才顯出端倪。

這時,距林逋去世已有兩百多年,

有個臭名昭著的惡僧楊連真伽,

被派往江南掌佛教事務。

到了江南後,此人利慾薰心,

盜墓毀殿無惡不作,

眾多陵墓都遭到洗劫。

作為一代大名士,

林逋也未能倖免。

然而,當楊連真伽以為

又能收穫眾多珍寶陪葬時,

開啟墓只發現

一方端硯,一支玉簪。

“至元,楊連真伽發其墓,

唯端硯

一、玉簪一。”

(——《西湖夢尋·孤山》)

硯,文人貼身之用,無可厚非。

玉簪?古代男子極少在日常中使用,

而且男款更注重實用,

紋樣簡單,長度也更長。

於是,很多人斷定

這是一支女子用的玉簪。

生前珍藏,死後陪葬,

或許,玉簪的主人就是那個

羅帶同心結未成的人。

想起周相寫給妻子的,

“我這一生都是堅定不移的唯物主義者,

唯你,我希望有來生。”

沈復為芸娘刻下的

“願生生世世為夫婦”圖章。

或許,和靖先生也在期以來生。

“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邊潮已平”

有多少的情深,

就有多少的心事與惆悵,

所以他把一切連同玉簪

隨著自己深埋地下。

不是愛紅塵,

只因紅塵有你。

不是期待來生,

只因不知道除了來生,

還能如何再見。

米蘭·昆德拉說:

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

但是我們卻不擅長告別。

是的,年齡越大越明白:

在我們還沒有意識到的時候,

就已經在匆匆裡,和生命中的很多人

見了此生最後一面。

吳山青,越山青,

兩岸青山相送迎,

誰知離別情?

珍惜每一次告別吧,不知道哪一眼就是最後一眼。

君淚盈,妾淚盈,

羅帶同心結未成,

江邊潮已平。

藏在心裡的話能說就說吧,除了生死,都是小事。還有

一定要抓緊觸手可及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