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書院(一)衡陽船山書院

2022-06-23 16:09:05 字數 1744 閱讀 2003

(2009-10-15 22:50:46)

一瓢草堂遙,原諸君景仰先賢,對門外嶽峻湘清,想見高深氣象;

三離桃浪暖,就此地巨集開講舍,看眼前鳥飛魚躍,無非活潑天機。

彭玉麟的這首詩便道出了船山書院開設的目的,敬仰並傳播先賢王船山的思想和學說,將中國傳統

文化精髓傳承下去。

船山書院是清末十大名書院之一。

清光緒八年,湖南提學使朱逌然倡議建立“船山書院”,衡州鄉坤彭玉麟、王之春、楊概、程商霖、蔣霞初等集捐,將王船山出生地衡陽城內王衙坪的“船山祠”,創辦為“船山書院”;書院內仍祭祀船山神位,旨在學習、研究“船山學說”、傳播“船山思想”,這是中國最早以“船山”命名的學堂。船山書院建立之初,“海內傳經問學者踵相接”,“嶽麓、城南,淥江書院學子紛紛南下”,一時有“學在船山”之稱。船山書院因祭祀王船山而建立,所以書院以王船山為先師,以船山思想陶冶學生,以“講明夫之之學”為辦學宗旨,不課八股,以實學造士;在教學中,始終至力於弘揚王船山思想。

王船山,即王夫之。

王夫之是中國明末清初思想家,哲學家。字而農,號姜齋,別號一壺道人,是明清之際傑出的哲學家、思想家,與顧炎武,黃宗羲同稱明清三大學者。晚年居衡陽之石船山,學者稱“船山先生”。湖南衡陽人。

明崇禎年間,王夫之求學嶽麓書院,師從吳道行,崇禎十一年(1638)肄業。在校期間,吳道行教以湖湘家學,傳授朱張之道,較早地影響了王夫之的思想,形成了王夫之湖湘學統中的濟世救民的基本脈絡。

王夫之學問淵博,對天文、曆法、數學、地理學等均有研究,尤精於經學、史學、文學。哲學上總結並發展中國傳統的唯物主義。認為“盡天地之間,無不是氣,即無不是理也”(《讀四書大全說》卷十),以為“氣”是物質實體,而“理”則為客觀規律。又以“絪蘊生化”來說明“氣”變化日新的辯證性質,認為“陰陽各成其象,則相為對,剛柔、寒溫、生殺,必相反而相為仇”。強調“天下惟器而已矣”,“無其器則無其道”(《周易外傳》卷五)。由“道器”關係建立其歷史進化論,反對保守退化思想。又認為“習成而性與成”,人性隨環境習俗而變化,所以“未成可成,已成可革”,而教育要“養其習於蒙童”。在知行關係上,強調行是知的基礎,反對陸王“以知為行”及禪學家“知有是事便休”觀點。政治上反對豪強大地主,認為“大賈富民”是“國之司命”,農工商業都能生產財富。文學方面,善詩文,工詞曲。所作《詩繹》、《夕堂永日緒論》,論詩多獨到見解。所著經後人編為《船山遺書》。其一生堅持愛國主義和唯物主義的戰鬥精神,至死不渝。其中在哲學上最重要的有《周易外傳》、《尚書引義》、《讀四大全說》、《張子正蒙注》、《思錄內外篇》、《黃書》、《噩夢》等。墨跡傳世稀少。《大雲山歌》書風神清氣舒,可謂難得珍品。

清代的思想,是對歷代思想的一次大綜合。清代學者們對以往思想界,指摘弊病,有的很中肯。但他們為時代和知識所限,除掉經籍的考證與訓詁一途外,絕少能把歷代思想發揚光大。在發揚光大方面,王夫之最為博大精深。

船山書院每年2月初旬,定期招收生徒;“該書院集衡、永、郴、桂府州所屬舉、貢、生、監。肄業其中”,“延聘師儒,甄別生徒,整飭院規,給發膏獎,皆應歸衡州分巡道主持其事”(《彭剛直公奏稿》卷6,《改建船山書院片》);即衡、永、郴、桂四府所屬縣經考試,擇優選送,再由衡州道應試錄取,方可入院就讀;書院規定王船山先生後裔,每屆可保舉1人入院讀書,免收費用;對遵守學規,成績優異的生徒,給發膏獎(即獎學金);書院山長及掌教人選,須推舉學識、名望皆優秀的人才,由四府士紳“商請”(協商聘請物件,不準濫薦),報送巡道,再由巡道轉報學政聘請;掌教不到院授課者不發薪金;

船山書院還藉助其經濟實力翻刻增補《船山遺書》及其他著作10餘種;如《湘綺樓全集》、《周易說》、《尚書箋》、《周官經》、《爾雅集解》、王之春的《國朝柔運記》、《何東洲集》、《曠庵文集》卷6等,為研究和傳播船山學說起了很重要的積極作用。

——摘自一元一國學網

經世致用,一代思想宗師王船山

劉獻廷評價 王夫之學無所不窺,洞庭之南,天地元氣,聖賢學脈,僅此一線。 曾國藩評價 窮探極論,千變而不離其宗 曠百世不見知,而無所於悔。 後學巨儒之說,先生皆已發之於前,與後賢若合符契。 郭嵩燾評價 箋疏訓詁,六經於易尤尊,闡羲文周孔之道,漢宋諸儒齊退聽 節義詞章,終身以道為準,繼濂洛關閩而起,元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