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新釋讀71 文字地理6

2022-06-23 16:09:00 字數 3784 閱讀 8135

前幾文多次解釋並論證“步”是沿用至夏商乃至西周初期的路程單位,西周中後期之後逐漸被“裡”取代,甲骨卜辭中“王步於

……”的步字並非特指步行,騎馬、乘車出行、遠行都會用“步”。同樣,甲骨文涉字,可以理解為用腳趟水過河,但在商代“涉”字應已經演變為乘船出行,步、涉均指出行方式。今文字與古文字往往就是這樣,在相互碰撞中覓得本義,那麼,由這些古文字組成的片語呢。

三、地標矛盾帶來的思考

在分析《南山經》時,我認為《山海經》山名、水名重名的問題應以各山經為獨立單元看待,只要不在同一部山經就不是一回事兒,這對於打破既有認識,發現新方向大有裨益。這就好比把既有認識看做“迴心石”,但我們遇到它時,是回頭下山,還是走過去上山,不同的態度,其結果就不一樣了,當然景色也不一樣了。

(一)《西山經》裡的“河”

古文一見到“河”字,我們馬上就想到黃河,這種觀念起於何時?在《山海經》中“河”字並不少見,但與今天黃河流向的情況比較看也充滿混亂、矛盾。

在“西山首次經”裡,沒有一次提到“河”,這符合“西山首次經”的地理走向。在“西次二經”裡,以“高山”所在的涇水源頭作為地標,向東西兩個方向延展就是一條東起陝西長武縣東,西至青海省唐古拉山北麓二道溝,橫跨陝、甘、青三省幾乎平直的直線。在今天的地圖上,這條線在青海省境內三次穿越黃河,卻對“河”隻字未提,反而在第二座山提及一條流注黃河的河流。在“西次三經”裡,可能與黃河有關的記錄在“崑崙之丘”,記為“河水出焉,而南流注於

無達”,流向向南,而由此地向西也會遇到黃河,並跨過黃河,卻還是隻字未提“河”。不過,在“西次四經”裡,六次提到“河”,5次向東、1次向北。故“西次四經”對於研究黃河及其河道很重要。

1、“西次四經”山系。

首座山“陰山”應在陝西省洛南縣保安鎮菠子山。第二座山“勞山”應在洛南縣金堆鎮石可溝。從“勞山”一直向北至“

盂山盂山

”向西至“白於之山”,“白於之山”向西北至“申首之山”,一直向西至“鳥鼠同穴之山”,從西向東穿過黃河。;從“鳥鼠同穴之山”向西南至“

崦嵫之山”,地處青海省海東市,“西次四經”結束。

矛盾一:

按照“西次四經”這條線路,“鳥鼠同穴之山”的位置與《禹貢》衝突。《禹貢》所載“西傾、朱圉、鳥鼠至於太華”的“鳥鼠”位置即現在渭河源頭,兩個“鳥鼠同穴之山”直線距離相差250公里,分別處於黃河南北兩岸,且其間又是崇山峻嶺相隔,這是為什麼?“西次四經”記錯了嗎?

(1)地貌變了,流向變了。

“西傾、朱圉、鳥鼠至於太華”的順序是由西向東的走向,因此,傳統認識把朱圉山定在甘肅省天水市甘谷縣是有問題的。這條線路明確指示洮河、渭河在大禹治水時被連通。現在洮河向北流、渭河向西南流,已經不再連通。是否連通過,為何不再連通,諸如此類問題的答案可以想象卻沒有實據,但唯一肯定的是地貌變了,並導致了河流流向的改變。

(2)地貌變化很大。

《西山經》“鳥鼠同穴之山”的位置在今渭河源頭西北250公里。在上文曾分析《西山經》的渭河河道與今天河道相比發生了較大位移,其原因很可能與強烈**有關。雖然,目前對於史前大**的研究並不多,但是,對黃河上游地質構造,特別是對蘭州盆地的研究已經十分深入和廣泛。1993年5月李森、王躍、陳惠忠、閻滿存先生髮表的《黃河蘭州谷地新構造運動的初步研究》(簡稱黃河蘭州谷地新構造運動)一文已經明確指出黃河蘭州谷地屬於劇烈、複雜的地質運動,“而且在地貌及水系等方面都有明顯顯示。”由於,類似這樣的地質學術文章中使用的術語和符號過於專業,就不引述和解釋了,總之一句話:黃河在蘭州谷地是在青藏高原劇烈抬升的強烈影響逐步形成的。

(3)1萬多年前的交點。

1993年5月李森先生在《黃河蘭州谷地新構造運動》一文指出,在7000年前,黃河進入了一個“構造劇烈波動的時期。”該時期的分析值是所有比值中最大的。這時黃河在蘭州谷地的流向是南東東,河面僅寬2-4km。2007年8月潘保田、劉小豐、高紅山、王勇、李吉均發表的《渭河上游隴西段河流階地的形成時代及其成因》(簡稱渭河隴西階地成因)認為目前的渭河階地形成了1萬年左右(8000年前)。2010年高紅山、吉亞鵬、管東昇、李宗盟、劉小豐、潘保田發表的《渭河上游隴西段河流階地年齡及其地貌學意義》(簡稱渭河隴西階地年齡)進一步認為目前的渭河階地形成了1.4萬年左右(1.2萬年前)。根據上述研究,今天的黃河、渭河河道的形成就存在交點。

在那個階段,存在諸多重大事件交點,我們只擇取其中與黃河、渭河有關的交點事件。在1.2萬年前,全球氣候寒冷,海平面下降了約100米,當時的渤海成為陸地;1萬年前最後一次冰期結束,冰河退卻,地球溫度逐漸上升,這一階段稱為“氣候最適期”,全球氣溫由冷轉暖,海平面逐漸上升,渤海又重新出現,而且範圍廣闊,1984年6月第1版的《中國自然地理圖集》“華北平原的成長圖”,可知渤海的海平面在7400年前達到最高點,海岸線已西侵至今日太行山腳下。這是全球性的氣候變化帶來的“水”的變化,而今天黃河、渭河河道形成就存在於這個交點之內。

(4)地名裡的隱祕。

《西山經》“鳥鼠同穴之山”就在甘肅古浪縣、永登縣之間的烏鞘嶺,莊浪河源於此山。按照《西山經》之說,莊浪河最初理應是渭河的源頭,但現今已是黃河支流。我為什麼堅持《西山經》的記載是正確的,除了前面幾篇博文的分析之外,也因為“鳥鼠同穴之山”這個看似最大矛盾點的問題上,歷史也留給了我們思考的素材。莊浪河流注黃河的位置有一個有意思的地名——河口!在地質學上,河口是河流終點,即河流注入海洋或湖泊的地方。為什麼莊浪河這樣一條不起眼的支流河居然有一個這麼響亮的終點,據此我就懷疑此地原來是一片海拔較高、地勢平坦、河床堅硬、河流縱橫、水勢平緩的漫灘,其中就包括黃河、莊浪河。而在漫灘下游可能會形成湖泊或溼地。

首先,莊浪河、黃河在交匯、注入湖泊或溼地前,可能遇到了類似都江堰分水魚嘴的地形,莊浪河水順勢向南東流去,成為渭河的源頭,其它水系一部分隨莊浪河流入渭河,使渭河水長期充沛,而絕大部分則流入下游湖泊或溼地。這一時期的這種現象就談不上黃河奪襲渭河河道了,一部分黃河水極有可能順勢就流入了渭河。

其次,現在

高高隆起的,阻斷黃河、渭河在上游交匯的山叫做馬啣山。馬啣,《文選

·木華·海賦》

“海童邀路,馬

啣當蹊。

”李善注:“馬啣,其狀馬首,一角而龍形。”呂向注:“馬啣、海童,並海中神怪。”那麼,是什麼原因給這座山取了一個與海(古代內陸湖泊也稱為海)有關的名字,一定與湖泊有關。

其三,一定是在某個時期一次地質運動之後,分水魚嘴的地形被破壞,莊浪河水最終被徹底阻隔,並南北遠隔,原本是渭河支流的渭源成為了渭河之源。李森先生在《黃河蘭州谷地新構造運動》一文指出,今天的蘭州谷地的黃河河道在全新世(11500年前至今,是最年輕的

地質時期

)“中、後期皋蘭山背斜等斷塊上升強度逐漸超過白塔山斷塊,迫使黃河不斷北移至今日河道。”如此劇烈地地質變化渭河不可能倖免。

(5)《西山經》、《禹貢》。

綜合以上分析,《西山經》明顯早於《禹貢》,我們一直認為中原文化從中原向四周輻射,卻忽視了中原文化是四方匯聚的文化。我在分析“西次三經”時就覺得《西山經》記述的路線應該是西部族群東遷後,對東遷歷史的記憶性複述。通過“鳥鼠同穴之山”位置差異的分析,這一認識就更加肯定了。大禹治水也是循圖(即《山海圖》)而去的,作《禹貢》則是對《山海經》的一次全面的區域性劃分和校正,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簡單記述的基礎上,進一步細化了區域範圍,所以,《禹貢》就比《山海圖》要精細一些了。那麼,通過《西山經》、《禹貢》對“鳥鼠同穴之山”位置的記述差異,可以判斷在《西山經》問世與《禹貢》問世之間,甘青陝地區發生了一次強烈的地質活動。

(6)辨析中國古代傳說。

中國古代歷史追溯至堯帝時期明顯記錄了大洪水,在我早期博文“三皇五帝”中釋“堯”字為背景字,並在甲骨文找到了堯字。甲骨文堯字的字形是由箕和山組成的,會意積土為山。今文

堯的土和兀就是會意積土造成高起的平臺,比甲骨文堯字更細緻了一些,堯字的構成很好地反映了大洪水的歷史背景。而排在堯舜禹最後一位的大禹完成了治水工程,在大洪水事件及時間順序、堯舜禹順位排序上看,大禹治水記述的較堯舜詳細也是正確的,這個特點與上面《西山經》早於《禹貢》的判斷是一樣的,我們應該相信本民族的歷史記憶力。同時,也看出《山海經·海內經》因有關於大禹的記載,雖不能就說《山海經·海內經》全篇都是假託之作,至少可以說《西山經》比《海內經》更古老。

古埃及人的文字為何同甲骨文“同源”

2000年前,一批羅馬人來到埃及。他們在遊覽古老的廟宇和宮殿時,忽然發現,在許多牆壁上和無數蘆葦制的紙版上,有著不少奇怪的圖畫。這些圖畫似乎都與埃及的歷史有關,但羅馬人對這些東西並不發生興趣,當然也不去追究它的起源了。埃及自從在公元前525年被波斯人征服以後,完全失去了自主權,變成了波斯帝國的一個省...

中國最長壽的神奇文字 甲骨文之謎

1900年,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庚子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城,清廷內憂外患,自顧不暇,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慈禧太后早已帶上光緒帝,打著 巡幸山西...

寧夏發現世界上最早的文字,比甲骨文早萬年?

文字是怎樣產生的? 文字較語言出現的晚,語言產生在幾十萬年以前,而世界上最早的文字據記載是5200年以前蘇美爾的楔形文字 ,其次是距今約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