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南紅在清代真的絕礦了嗎?

2022-06-23 15:19:12 字數 3042 閱讀 2284

對南紅感興趣的人,一定繞不過保山南紅。不僅是保山南紅自身的魅力,還有它厚重的歷史文化。

雲南保山南紅的開採和使用,歷史時間算是最長久的。從史料看來,明清時期是雲南保山南紅開採和利用的高峰期,而清乾隆年間,中國的玉器開採和使用都達到一個頂峰。

乾隆在位六十年,對玉器的愛好不是一般,各類玉石雕刻的玉器也充斥宮廷,南紅也成為清朝使用的玉料之一。

清,南紅龜紐“抑齋”璽,故宮博物院藏

清,南紅花插,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藏

保山南紅沒有絕礦

在2017年6月舉行的保利春拍中,一枚乾隆使用的“叢雲”纏絲南紅寶璽,拍出380萬元的**,而在北京、臺灣的故宮博物院,以及美國的大都會博物館,都藏有清朝時期南紅雕刻的南紅擺件等玉器製品。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中國玉器行業進入短暫的沉睡期,直到國家興起出口創匯的風潮,全國各地的玉器廠,都以玉雕加工設計用於出口創匯。期間,雲南的南紅也進入玉雕廠、首飾廠進行加工。

但隨著開採難度的加大,雲南保山的南紅沒有得到持續有效的開採,南紅的歷史發展再度進入沉睡期,直到2009年前後,古玩市場對南紅的追尋和四川美姑南紅的發現,王者再度歸來。

涼山南紅

而距今三百多年前,徐霞客抵達雲南保山時,就有廢棄的礦洞,再往後清晚期直至二十一世紀初,保山南紅都因為開採難而沉睡在高黎貢山,而不併像流傳所言,保山南紅早已絕礦。

目前出產保山南紅的礦口

已知的雲南保山南紅主要分兩個區域,一個是徐霞客記錄的瑪瑙山,也就是西山區域的楊柳鄉一帶。另一個區域是東山區域的水寨、大水溝等鄉鎮的礦點。蒲縹料是新近出來的料,其市場認知度和接受度,還處於摸索中,感興趣的朋友可到保山一**竟。

《南紅之謎》紀錄片截圖

西山楊柳鄉一帶,以滴水洞、大黑洞、河灣等礦點為主,從保山市區開車去約一個小時的車程,去的路上會看到擺攤銷售南紅原石的村民。滴水洞和大黑洞都在大海壩水庫壩基下的位置,這一帶出來的南紅原石品質高,色彩飽和度,膠質感和油潤度,塊度大小,都是保山南紅中最具吸引力的。

保山南紅

行內說南紅是水性寶石,相對於四川、雲南巧家等區域的南紅,保山南紅的水性更足,原石裡面的赤鐵礦紅點分佈均勻,猶如翡翠裡說的,像水一樣化開。這應該和保山南紅滴水洞所處位置有關,上面有水庫提供充足的水分涵養。

據相關資料顯示,在2006年的時候,已經有附近村民大量開採滴水洞區域的南紅,目前市場上銷售的滴水洞的料,基本都是那幾年開採出來。因為危及附近的水庫,**加大打擊力度後,封了滴水洞礦口和附近的礦洞。在我們去拍攝《南紅之謎》紀錄片期間,滴水洞礦區有挖掘機在填埋之前開採的礦洞。

保山南紅滴水洞

在冷水村附近的河灣,有拍賣後合法開採的南紅礦點,出產小手指頭大小的南紅料,當地叫蛋蛋料。開採時需要先將大塊的玄武岩化大為小,再經人工用鐵錘慢慢敲擊出來,開採非常不易,產量也並不是很高。

《南紅之謎》紀錄片截圖

作為保山南紅東山區域,礦點也比較多,但東山區域的南紅,相對楊柳鄉滴水洞開採起來比較容易一些,在我們去往大水溝礦點的路上,一個遺棄的礦口,曾經用挖掘機開採過。大水溝的南紅礦點,土質比較酥鬆,一層厚厚的黃土下面,就是風化後的玄武岩層,裡面就包裹著南紅。

保山東山區域的南紅礦床和西山楊柳鄉的大為不同,出產的南紅也酥鬆,開採出來的礦料像碎渣子,完整度極低,多是收購去用來做珠子。完整度高,塊頭大的南紅原石也有產出,**也非常貴。原石的透明度上略低於西山楊柳鄉滴水洞區域產出的,色彩也更為豔麗一些。

保山南紅珠串

為何傳言保山南紅絕礦?

在保山採訪期間我聽聞當地朋友介紹,歷史上保山南紅出現過門板大小的南紅,包括在北京,也有看到水果紙箱大小的保山南紅。

但裂紋的發育,一方面導致保山南紅雕刻作品中,難以出現大而完整無裂的作品,其次是品相完好的珠子,出來後**非常的昂貴,同時市面上保山南紅成為注膠的重災區。除去歷史文化的因素,保山南紅在市場上受到追捧,**一直處於高位的原因,便是因為稀缺性。

保山南紅作品

保山南紅原石

結語

藉此,我們也可以對保山南紅絕礦的說辭做一個總結,保山南紅不存在絕礦,所謂歷史上乾隆時期就絕礦,只是囿於當時開採條件所致,無法為清皇室提供源源不斷的高品質南紅原石。

一直到新世紀初,保山南紅因為南紅市場的崛起,人們重新介入保山南紅的開採。目前南紅市場談論南紅絕礦,更多是應為對保山南紅形成環境、開採條件不熟悉,以及市場從業者出於營銷的需要。

* 朱仁嚴,

國內首部南紅紀錄片《南紅之謎》撰稿人,南紅專著《南紅之謎》作者。2007年與珠寶玉石產業結緣,參與翡翠王朝草創,並主導建立了中國最具影響力的玉文化傳播平臺玉雕界。長期身處珠寶玉石行業一線,發表有大量珠寶玉石行業觀察和思考的專業文章,受到業內珠寶玉石專家、知名玉雕師等好評,現專注於珠寶玉石產業研究與文化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