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酉若秋鄧尉山寫梅

2022-06-23 15:19:05 字數 1657 閱讀 2020

雪海吟香文/若秋

雖是初春,地處江南形勝的蘇州城卻餘冬之氣未盡,依舊是寒風習習。鄧尉山就位於蘇州城西南30公里處,吳中區光福鎮西南部,因東漢太尉鄧禹曾隱居於此而得名。這一帶是江南著名的探梅勝地,因植有大量的白梅又被名為“香雪海”。

喜歡梅花。

初識它,是在小學課本的文字裡,不知其意地吟誦著江南疏影的名句,然而就這樣,梅著風和雨,淺吟低唱著從唐宋一路婉約走來。它的花色或濃,或淡,或聚,或散,它的枝姿或仰,或俯,或依,或側,在朦朧的月色裡浮動了千古的情懷。

走進鄧尉山的梅林,一株株梅樹顧盼生姿,若不是細細地看,那一根根的枝幹蒼勁似鐵,像被久埋在光陰裡漸漸老去的朽木,不到東風吹著的那一刻,你是不會知道它們竟然還活著。

唐代詩人張又新有“一朵牡丹值千金”的句子,如不及時賞會辜負詩人的一生。牡丹美的無可挑剔,但看它粉嫩的枝條就可知道已經是埋好的伏筆,所以能開出值千金的花來也是理所應當。而面對梅花槁木似的枝幹,即使懷春不發,亦已是清氣四溢,更別說一場春雨的滋潤,賞心就不再是一兩枝了。“尋芳不惜碎瓊瑤”,梅的堅貞不媚著實讓我敬畏。

穿過山腰梅林的小徑,便來到了鄧尉山賞梅的一處樓閣,登上高閣往下看,眼前一片花海,漫山紅粉,幽香怡人,梅花在古木疏枝間開盡了早春的繁華。此時的鄧尉山也如同柳永閨詞裡的女子,含羞地吐露著芬芳,縷縷馨香隨著清風溫柔地與你對話,倘若你輕輕一吸,都是滿心的歡喜……

不覺已是薄暮,回頭仰望鄧尉山,梅樹在晚霞的映照下更顯古意,梅花也在暮色的輕煙裡似王冕畫卷中撒下的點點淡墨,恍惚間不知是畫裡畫外了,心裡也有了花香般的感動。

“揮毫落紙墨痕新,幾點梅花最可人。”揚州八怪裡的李方膺寫梅用“可人”二字端的清麗奪心,在他的筆下梅花素淡無言的清奇與孤香,伴著旁逸斜出的枝幹幽幽而生古意,如宋朝畫本里橫影窗前的那一枝,卻消不了昨夜的殘雪。怎奈我的筆墨淺薄,實在無法表現出它的風骨,只有讓自己融進這漫天的雪海里,融入到梅花的暗香疏影裡,直至無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