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徐霞客的足跡遊茶陵

2022-06-23 15:05:16 字數 3574 閱讀 7794

株洲風物

三遊齋老夫

崇禎十年(公元1637年)正月十一日,徐霞客從江西武功山進入茶陵地界,開始了為期113天的“楚遊”之旅。這位大地理學家布衣草履,從湘東到湘南,足跡遍佈株洲、衡陽、永州等地,書寫了5萬餘字的《楚遊日記》。

我讀《楚遊日記》,每為徐霞客文中雄奇風光及世俗人情所沉醉,尤其是初入湖南境的茶陵段日記,其迤邐旖旎尤令人神往,只是山水阻隔,年輕時又受制於生計瑣事,一直未能前往**。直至去歲仲秋,才得閒暇,攜手老妻,自駕赴數百公里之遙的茶陵縣城,沿著徐公當年的足跡,開啟遲到數十年的楚遊之旅。

千古猶存宋城牆

湖南民諺:“茶陵的城牆,安仁的城隍。”如今,安仁的城隍已不復存在,而茶陵的南宋古城卻是湖南至今唯一儲存完好的宋代石頭城。

徐霞客《楚遊日記》記載,他從洣水下船,從南門進城,次日自靈巖返,渡江至南門外,繞著外城牆到大西門,前往雲陽山。那日下午,我們尋找到徐公繞城而行的路線,300多年過去了,城牆與路竟然無恙,猶如發現奇蹟,頓生感恩之情,忍不住用手撫摸一下城牆上的暗紅大石,道一聲:古城安好!

那曾經見證徐公茶陵之行的古城牆,於2013年被評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現存城牆4段共1536米,有城門(含月城)2座,馬道1條,沿江護城堤700多米。古城牆用暗紅色的紅沙岩壘砌,一塊塊碩大粗獷,迎湘門用青磚拱頂,皆古韻十足。

茶陵古城為南宋紹定四年(1231)知縣劉子邁所建。這位令人讚譽的劉知縣為茶陵人不僅留下古城這個“國寶”,還留下另一“國寶”:一隻7000斤重的鐵犀牛。

茶陵古城三面環水,建城的第二年,城南堤防就被洣水沖垮,於是,劉知縣籌資鑄鐵犀牛,安放於南門外河畔,以鎮水患。這隻鐵犀牛,四腳跪伏,卻高昂頭顱,金目圓睜,獨角如戟,張嘴怒吼,形象奇特。

我們來訪之時,適逢一位姓付的老人,充當義務講解員,為幾位外地遊客講述鐵犀牛與古城牆的軼聞,說是劉知縣鑄鐵犀牛之時,正為資金髮愁,適逢朝廷下旨提拔他,許多同僚送來賀禮與賀儀,劉知縣全部捐獻出來,用於鑄鐵犀牛。

次日,我與一位的士司機聊天。司機告訴我,他30歲了,本地人,今年第一次見識洣江發洪水,真是恐怖,但洪水漫到鐵犀牛腳下,就被鎮住了。那鐵犀牛雙眼是合金鑄造,比金子還貴重,非常神奇,你只要靠近鐵犀牛眼珠子點香菸,不管江風吹得多麼猛烈,火苗從未被風吹熄過。

到了茶陵古城,還應該去看一看“工農兵**舊址”。1927年11月28日,茶陵建立了全國第一個紅色政權,***擔任**主席。這裡原系南宋至清代的縣州署衙,佔地很大,歷史上就很氣派。徐公日記未提及,不知是否光顧過。

憾未登頂雲陽山

茶陵城裡有一幅廣告,上書:雲陽山是距離縣城最近的國家級森林公園、4a級風景名勝區。

300多年前,徐霞客慕名登雲陽山實屬不易,花了3天,登了兩次,才上極頂。第一次,他帶著僕人登到半山腰,天寒地凍,樹上竟然掛滿冰砣,大的如拳頭,小的如雞蛋,有如瓊枝玉果,山風颳來,樹枝搖曳,冰砣紛紛墜落,滿地皆是,路滑難行,危險異常,以至於“掛石投崖,懸藤倒柯,墜空者數層”,只好返回寺廟過夜。第二天大霧天,無法上山,便在寺廟烤火等待。第三天早晨,船伕招呼上船,徐公看到山上霧氣已散,便臨時改變開船計劃,決定再登雲陽山。

奇怪的是,徐公登頂紫微峰後描述一般,沒有看到震撼心靈產生靈感的文字。那徐公為何非登雲陽山不可呢?我以為應該是與雲陽山名氣之大分不開。史載雲陽山是“神農故封”,由此派生出炎帝和赤松子在紫微峰祀天祈豐的“遺蹟”。雲陽山素有“小南嶽”“亞衡山”之說,紫微峰下有南嶽宮,主祀南嶽聖帝。據傳,南嶽聖帝每年農曆六七月在此避暑,所以民間形成“六月七月朝雲陽,八月朝衡山”的風俗。

如今登雲陽山太容易了,一條盤山公路貫穿森林公園的東門與西門,7公里長,中間點即在紫微峰下,在此下車登頂,1000多個臺階,半個小時足矣。但往往事不湊巧,我們登山之日,盤山公路遭暴雨肆虐,塌陷封路,只能全程徒步。我們上山走登山古道,下山沿著公路返回,原以為走公路省力,其實錯了,從來沒走過這麼陡的下坡公路——3公里長,海拔落差500米——一路生怕滑倒,腳板頂得膝蓋痠疼,還不如走石階古道下山。

徒步好處在於貼近自然,雲陽山七十二峰聳立,林深樹茂,丹崖異石,飛瀑鳴泉,雄幽奇險,引人入勝。沿著徐公當年足跡,走神龜谷,看壽泉瀑,登老君巖,拜南嶽聖帝,2個小時的爬山越嶺,酣暢淋漓卻也氣喘吁吁,到了紫微山腳,感覺已是強弩之末了,想到還需儲存體力下山,只能仰望山頂祈豐臺,向徐公表白:學生心有餘而力不足,允之靠退。

途中偶遇石樑橋

徐公當年備加讚賞的景物,如今卻被人遺忘,或者不屑一提了,靈巖(月到巖)和石樑橋便是。

靈巖是丹霞地貌形成的一個半月形大石窟,高10米有餘,寬約50米,進深約70米,窟內建有寺廟,有10多幀儲存尚好的自宋至清的摩崖石刻,2011年被湖南省確定為文物保護單位。“月到巖”三個一米見的大字,為明嘉靖年間茶陵知州曾才漢所題。相傳每到月夜,如水月光照進石窟,滿洞生輝,聖潔神祕,所以“靈巖夜月”成為古茶陵八景之一。

我用了幾種導航,皆搜尋不到這兩個景點,只好找的士司機租車,可那位津津樂道鐵犀牛的本地司機,竟不知道何謂靈巖與石樑橋,只好打**求助老司機,通了好一陣子**,才告訴我:弄明白了,我的車開到沙溪小學,20多公里,而後你們還需徒步20分鐘到月岩。

快到沙溪小學時遇到驚喜,公路竟從石樑橋下穿過,“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們下車仔細踏勘,那石樑也是典型的丹霞地貌,丹紅泛黑,橋長五六十米,寬20餘米,五六米厚,猶如天然拱橋,但應該是修公路墊高了橋下故地,現在大卡車駛過橋洞,似乎都快頂到拱門了。

這樣天然的石樑橋,三四百年前擺在人們眼前,足以引起震撼,但近幾十年,中國人見識的人工建築奇蹟,實在太多太多,所以,曾列入“靈巖八景”的石樑橋,也只能成為一段鄉間水泥路上的小風景了。

到靈巖的山間小路坑坑窪窪,茅草叢生,讓人產生走錯路的疑慮,幸好途中遇見一位修路的漢子,問詢,恰是靈巖古寺住持。他得知我們專程來訪靈巖,十分高興地當起導遊。住持姓易,四川南充人,呆在靈巖古寺9年了。

靈岩石窟蔚為壯觀,窟內擺放著佛祖、觀音與各等菩薩,濟濟一堂,幽靜的氛圍少了些許。易住持對摩崖石刻與茶陵第一位進士的故事自然熟悉,一一介紹。他說,石窟朝東,每當明月出山,月光首先到靈巖,所以又叫月到巖。古時,月到巖不僅是“靈巖八景”之首,還是“茶陵八景”之一。他現在最大的願望,是能把公路修到靈巖古寺。

蹤跡難尋麻葉洞

徐公當年冒死探尋的麻葉洞,如今卻不知蹤跡。

據徐公記載,麻葉洞在茶陵西面的麻葉灣,當地人盛傳洞內有神龍和精怪,稱“非有法術者,不能懾服”。徐公花**僱到一個嚮導,正當嚮導脫去衣服準備進洞時,徐公告訴他自己不是有法術的道士,只是個書生。嚮導一聽,急忙打退堂鼓,連連聲稱:“原來你不懂法術,我可不願陪您去送死啊。”徐公只得和顧僕舉著火把去探洞。嚮導將一介書生探洞的事傳到村裡,引起整村轟動,包括老人婦女兒童,都圍到洞口等候這奇人奇事。

徐公和顧僕貓著腰,鑽入狹小洞中,交替火把,匍匐前行,轉折多次,洞穴漸大,可以直身抬頭了,來到一個縱向裂開,上面是望不見頂的穹窿。這裡岩石形狀多樣,紋理奇特,有如蓮花下垂,有如石帳籠罩,有如玉筍簇立,可謂“片竅俱靈”。最後來到洞的盡頭,這裡亂石崩裂成堆,像樓臺層疊,抬頭見到一道光隱隱地透下來,徐公笑對顧僕說:“看來沒有什麼神怪啊。”

徐公與顧僕鑽回地面,帶去的8支火把恰好燃盡,恍然間有種投胎轉世的感覺。這時洞外圍觀的人,一個個握拳頂額,向他們行禮,那位臨陣逃脫的嚮導認為徐公一定是懂法術的異人。徐公回答:“我不過是堅持探險志向的凡人,探訪所愛山水而已。”並告訴大家,麻葉洞只不過開頭一段狹窄,其實洞內潔淨乾燥,景色奇美,哪有什麼精怪。說得眾人頻頻點頭,那位嚮導也羞愧難當。

然而奇怪的是,徐公這麼細緻描述的麻葉洞,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人探訪過、記載過。2010年**電視臺《走近科學》欄目攝製組來到茶陵,與當地人員多次探尋麻葉洞,最終也是無果而終。

期待著麻葉洞之謎早日破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