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砥柱青旗山

2022-06-23 14:30:23 字數 1970 閱讀 9880

在西江中流南岸雲浮市都楊鎮境內,有一座直插雲天、終年雲霧繚繞的山峰,這座山自明朝起便被載入史冊,其間流傳著不少引人入勝的佳話,此山就是降水村的青旗山。

青旗山位於都楊鎮降水村境內,山下西江、降水河、悅城河三水匯流,形成了江天一色的自然風光。青旗山人文底蘊深厚,在先秦時,山下便有陸梁越人聚居,當時這塊土地並不叫降水,而是有一個經典名字——程溪。大約是楚頃襄王時代,程溪誕生了一位溫姓女子,相傳溫氏生性善良、樂於助人,一日在西江邊浣紗拾得一巨卵,帶回家後孵出五龍,溫氏豢龍如親,便被時人尊稱為龍母;後來,龍母號令五龍佈施霖雨、治理洪水,有功於國、有德於民,被秦始皇封為程溪夫人;龍母去世後,其遺蛻就葬於青旗山之巔,而她位於山下的故居就被改建為祠廟祭拜,因名程溪祖廟。二千多年來,青旗山龍母墓的故事世代流傳,也正因為有龍母墓在青旗山的緣故,所以自古以來山下的村民都不敢輕易到山上砍伐樹木,村民認為青旗山的一草一木都沾有龍母的靈氣,私自毀壞青旗山林木是對龍母的大不敬;除非遇到大災之年,村民不得已要砍伐青旗山樹木賑災,也是到祖廟中問神占卜之後才敢上山伐木,所伐到的木材就在山下裝船,然後運往珠三角地區售賣,所得款項全部用於賑災。清道光《東安縣誌》載:“青旗山,在城東北六十里,開展若旗,橫連蔽日。楚懷王時,龍母寄寓程溪,即其地也。後遷廟悅城,以此為照鏡山。樹林茂密,有三足鹿馴伏其中,官船至,輒先鳴。康熙癸巳歲,大飢,鄉人詣廟乞以山木賑,許之,自是斧斤相尋,遂成濯濯雲。”由此可見,青旗山是龍母文化的重要起源地。

多少個世紀以來,青旗山巍然聳立於西江之濱,是降水著名的地理象徵標誌。在明朝萬曆五年以前,青旗山就作為西江南岸高要、德慶二地的分界點,青旗山之東屬高要縣,青旗山之西屬德慶州。進入明朝以後,就有大批名流陸續造訪降水,並且登臨青旗山觀光、朝聖、題詩,降水也由此開啟了文風蔚盛的大時代,其中尤以明朝中葉文士陸舜臣等一行人遊覽青旗山並題詩的事蹟最具代表性。那是明朝嘉靖年間,德慶知州陸舜臣組織了一次由文士參與到青旗山遊覽並題詩的活動,該活動除主辦人陸舜臣之外,還有

高要榷官陳輅、德慶同知劉魁、德慶學正陳朝器、德慶訓導伍雲龍、德慶庠生陳本義等五人蔘與。陸舜臣一行人在遊覽青旗山風光後,即以“青旗擁翠”為題,各自寫下一首詩,以歌頌山景。陸舜臣詩云:“龍母祠邊江水清,前山亂疊擁青峰。晚涼雨過雲收拾,翠色連天上下同。”陳輅詩云:“曾說風雷起財龍,青旗猶自繞前峰。迎神曲罷荒祠外,古木寒煙翠?重。”劉魁詩云:“煙瘴都消一雨新,獨看天外聲嶙峋。峰巒冉冉天風動,鎮住康州百萬民。”陳朝器詩云:“ 旗山截?插天空,衡嶽分來第幾重。倒影錦江明月裡,依稀似著綠袍翁。”伍雲龍詩云:“青山天外儼旗形,掃盡嵐煙紫翠凝。龍母祠堂鐘鼓近,程溪千古作雲屏。”陳本義詩云:“奇峰屼峍聳千尋,春上煙林紫翠深。領得乾坤分付意,江南巨鎮到於今。”陸舜臣等人遊覽並歌頌青旗山的事蹟,具有偉大歷史意義,這說明青旗山之名早在明朝嘉靖年間已有,也表明青旗山從此文風大開,迎來了有史以來最輝煌的時刻;另外,陸舜臣等人所作“青旗擁翠”一景,也被收錄為古“康州八景”之一,由此足見青旗山在明朝中葉官方宣傳中就佔據著極其重要的地位。

有歷朝官方的宣傳及名流的造訪,青旗山隨之積累下深厚的人文底蘊,如《廣東通志》、《廣東新語》、《南越筆記》、《嶺南叢述》、《讀史方輿紀要》、《東安縣誌》等歷史文獻均有關於青旗山的詳細記載,其中不乏歷史事實及誌異傳說,令人讀後回味無窮。青旗山在歷史上有諸多美譽和稱號,例如“南天砥柱”、“江南巨鎮”、“西江第一峰”、“都楊四大名山之首”等等,這些都是人們對於青旗山這座美麗山峰的最高禮讚。隨著網路**的宣傳,青旗山今已為人所熟知,並深受人們關注和青睞;展望未來,本地可充分利用青旗山的自然及文化優勢,打造一個以龍母文化及西江文化為主題的宣傳基地,吸引外來旅客觀光,為促進本地經濟發展提供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