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農行鉅額存款被“蒸發” 四千萬就這麼沒了

2022-06-23 13:59:57 字數 1616 閱讀 4217

印第安人有句諺語說:“如果我們走得太快,就應停一下,好讓靈魂跟上來。”對於正在快速發展的中國銀行業而言,這個靈魂乃是“信用”,須知“信用是銀行的生存之本”

山西,太原。白天晴好的天氣,傍晚卻起風落雨。

2004年7月發生在這裡的“7·28”特大金融詐騙案雖早已被人們漸漸忘記,然而肆無忌憚的“銀鼠”們卻並未銷聲匿跡。時隔5年之後,曾經“榜上有名”的太原農行再次身陷儲戶鉅額存款“蒸發”的漩渦。

誰讓千萬元存款“蒸發”

2009年6月27日至2009年12月1日期間,王瑤(應採訪人要求,為化名)等7人經朋友介紹分別在中國農業銀行太原市城西支行永樂苑儲蓄所(以下簡稱永樂苑儲蓄所)和中國農業銀行太原市濱西分理處(以下簡稱濱西分理處)辦理了11筆存款共計人民幣4100萬元。其中永樂苑儲蓄所涉及存款金額500萬元,濱西分理處涉及存款金額3600萬元。

2010年底,王瑤**預約取款遭到濱西分理處工作人員拒絕後,遂到中國農業銀行其他分理處查詢,發現賬戶內只剩下開戶時的10元錢,而從調取的存取款明細單中可以清晰地看到,2009年6月29日錢被存入的當天就已被轉賬。王瑤立刻通知其他人,並得知所有存款都以同樣的方式不翼而飛。

王瑤**聯絡太原市公共安全專家局後,來到太原市公共安全專家局經偵支隊(以下簡稱經偵支隊)報案。王瑤透露:“有經偵支隊的工作人員隨口說道:‘農行這種事情近幾年太多了’。2到3個月後,經偵支隊給出了初步的答覆,系銀行工作人員與社會上不明身份之人共同將儲戶的存款取走。”

“農行的工作人員曾經找過我們,‘不要把事情鬧大,也不要告知**,我們會盡快處理’”。然而在等待經偵支隊答覆期間,農行非但沒有“儘快處理”儲戶鉅額存款丟失的問題,反而“藉此時機蒐羅各種證據,並請了很多律師‘指證’我們的過失。”一位熟悉王瑤案情的朋友介紹說。

在與農行多次交涉無果後,王瑤等人曾經找過當地**求助,稿子已經完成,但“迫於上面的層層壓力”未能審過。

2011年4月28日,王瑤被委託“授權全權處理與中國農業銀行有關存款糾紛的法律事務,包括在人民法院立案、訴訟及代為承認、放棄、變更訴訟請求,代為調解,代為執行,簽收訴訟法律文書,並授權王瑤聘請律師及上訴授權範圍內再委託、授權律師。”

同日,王瑤一紙訴狀將中國農業銀行股份****太原市分行(以下簡稱太原市分行)和中國農業銀行股份****太原市城西支行(以下簡稱太原市城西支行)訴至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永樂苑儲蓄所和濱西分理處統歸太原市城西支行管轄,而太原市分行為太原市城西支行法人代表。)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1年5月12日接受受理,並於2011年6月20日**審理。

由於被告的缺席,雙方的庭審辯論並沒有任何的火藥味。雙方主要圍繞兩個證據展開辯論:存款單和取款單。關於原被告雙方之間分配舉證責任的問題,儲戶的舉證責任在於,證明自己與銀行之間存在儲蓄合同關係,證明自己的存款數目,存款單沒有丟失,即已完成了舉證責任。銀行主張是儲戶支取,則應當就其使用或者指使他人使用取款單取款的事實負舉證責任。對於存款單的真實性原被告雙方沒有任何異議,而就取款單上的儲戶簽字被告律師指其系“原告自己所籤”,依照“誰質疑,誰舉證”的原則,王瑤認為,“只要被告方提供取款單原件,我們可以做筆跡鑑定”。

截至目前,被告仍未提供取款單原件,案件正在審結中。

儲戶在銀行辦理存款並存入資金,銀行與儲戶之間已經形成儲蓄合同關係。銀行有義務為客戶提供安全有效的技術保障,保證客戶的存款安全。

記者就案情**採訪本案的審判長樑錫文、審判員劉補年、楊小民等人時,皆遭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