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揪出12306驗證碼複雜難辨的罪魁禍首!

2022-06-23 13:59:43 字數 1568 閱讀 4370

對此很多網友紛紛批評12306有意刁難購票人,12306技術不行,12306想要藉助圖形驗證碼獲得廣告盈利。總之,幾乎全都認為是12306的錯誤。的確,對於一家售票**來說,無法讓購票人快速、高效的買票是不合理的。

然而在這背後卻是因為幾年來網際網路公司紛紛開發搶票瀏覽器、搶票軟體,黃牛、個人紛紛利用搶票工具搶票,破壞了購票的公平,讓稀缺的資源被少數人佔用。這也讓12306不得不持續提高驗證碼的識別難度,甚至模糊處理一些,以防止這些搶票工具通過機器識圖功能破譯了驗證碼。

搶票工具的技術水平在提升,12306驗證碼的難度也在提高,於是就出現了2015年底的悲劇。這其實就是經濟學、博弈論中的一個術語叫做“公地悲劇”。

一個最為簡單的例子就是,一群牧民一同在一塊公共草場放牧。一個牧民想多養一隻羊增加個人收益,雖然他明知草場上羊的數量已經太多了,再增加羊的數目,將使草場的質量下降。牧民將如何取捨?如果每人都從自己私利出發,肯定會選擇多養羊獲取收益,因為草場退化的代價由大家負擔。

再比如中國人現在都開車上班,紅綠燈的等待時間越來越長。而在左側車道卻暫時空著,於是就有司機從右側車道轉向左側,結果更多地車輛跟著轉入左側,突然左側車道綠燈開啟,許多車輛開始進入左側車道,與違規進入右側的車輛擠在一起,導致雙向車道均被堵死,接下來就導致十字路口四向車道均堵死。

搶票工具就是典型的“公地悲劇”,a瀏覽器違背公平原則,推出搶票工具後,迅速獲得大量新使用者;b瀏覽器看到後,認為搶票工具市場屬於“公地”,沒有法律的限制,於是也開始推出搶票工具;接著c、d等幾乎所有瀏覽器都跟進。

“公地悲劇”開始的時候讓少數人獲利,比如,前幾年使用搶票軟體的使用者搶到了回家過年的火車票,而中國雖然已經是世界上火車線路最豐富,運送旅客量最大、速度幾乎最快的鐵路體系,但是面對數億人的大遷徙,仍然是僧多粥少。於是,當有人利用搶票工具搶到回家的票,就意味著有人無法買到回家的火車票。

現在鐵路局為了購票的公平不斷地提升驗證碼難度,但是仍有搶票工具通過技術手段進行破解,隨著難度的增加,普通購票人都難以看清驗證碼,影響了購票效率,從而讓更多的購票人利益受損。

在博弈論中還有“囚徒困境”,也可以很好地解釋當前的搶票工具導致12306驗證碼複雜事件。如果將搶票工具都比作是“囚徒”,他們都不進行搶票,是最優的結果,讓更多人都通過12306**快速、高效的買到票;如果囚徒a提供搶票工具(也可看做是指控b不能提供搶票工具),b表示沉默,那麼a將獲得大量使用者(無罪釋放),而b會失去使用者(坐牢)。當a指控b、b指控a,也就是都推出搶票工具後,他們的結果將都難以搶到票,因為12306進行了升級,而導致了驗證碼的複雜,所有人都購票困難,a和b以及公地都變成了“悲劇之地”。

這也告訴我們,企業應該遵守道德規範,對於一些法律並未禁止的市場,也不要踏入半步,因為這會讓其他競爭對手效仿從而導致整個市場的悲劇出現。在最近出現的打車燒錢大戰、餐飲o2o燒錢大戰等一系列惡意競爭市場中,都多次出現過“公地悲劇”“囚徒困境”,這也要求**儘快推出合適的法律予以限制。同時,也在拷問網際網路公司與傳統產業融合時候的道德底線與市場邊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