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100個有趣故事》 公地悲劇照亮現實

2022-06-23 13:59:42 字數 1121 閱讀 8168

設想一箇中世紀小鎮的生活。該鎮的人從事許多經濟活動,其中最重要的一種活動是養羊。鎮上的許多家庭都有自己的羊群,並**用來做衣服的羊毛來養家。

當我們的故事開始時,大部分時間裡,羊在鎮周圍的草地上吃草,這塊地被稱為鎮公地。這塊草地不歸任何一個家庭所有,而是歸鎮上的居民集體所有,允許所有的居民在上面放羊。集體所有權很好地發揮作用,因為土地很廣闊。只要每個人都可以得到他們想要的優質草地,鎮公地就不是一種競爭性物品,而且,允許居民在草地上免費放羊也沒有引起問題。鎮上的每一個人都是幸福的。

隨著時光流逝,鎮上的人口在增加,鎮公地上的羊也在增加。由於羊的數量日益增加,而土地的數量是固定的,土地開始失去自我養護的能力。最後,土地上放牧的羊如此之多,以至於土地變得寸草不生。由於工地上沒有草,養羊不可能了,而且,該鎮曾經繁榮的羊毛業也消失了。許多家庭失去了生活**。

什麼原因引起了這種悲劇?為什麼牧羊人讓羊繁殖的如此之多,以至於毀了鎮公地呢?原因是社會激烈與私人激勵不同。避免草地破壞依靠牧羊人的集體行動。如果牧羊人共同行動,他們就可以使羊群數量減少到公有地可以承受的規模。但沒有一個家庭有減少自己養羊的激勵,因為每家的羊群只是問題產生的一小部分原因。

實際上,公地悲劇的產生是因為外部性。當一個家庭的羊群在公地上吃草時,它降低了其他家庭可以得到的土地質量。由於人們在決定自己養多少羊時並不考慮這種負外部性,結果使羊的數量過多。

如果遇見了這種悲劇,鎮裡可以用各種方法解決這個問題。它可以管制每個家庭中羊群的數量,通過對羊徵稅把外部性內在化,或者拍賣數量有限的牧羊許可證。就是說,這個中世紀小鎮可以用現代社會解決汙染問題的方法來解決放牧過度的問題。

但是,土地這個例子還有一種較簡單的解決方法。該鎮可以把土地分給各個家庭。每個家庭都可以把自己的一塊地用柵欄圈起來,並避免過度放牧。用這種方法,土地就成為了私人物品而不是公共資源。實際上,在17世紀英國圈地運動時期就出現了這種結果。

公地悲劇得出了一個一般性的結論:當一個人使用公共資源時,他(她)就減少了其他人對這種資源的享用。由於這種負外部性,公共資源往往被過度使用。**可以通過管制或稅收減少公共資源的消耗來解決這個問題。此外,**有時也可以把公共資源變為私人物品。

數千年以前人們就知道這個結論。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aristotle)就指出了公共資源的問題:“許多人公有的東西總是被關心的最少,因為所有人對自己東西的關心都大於對與其他人公共擁有的東西的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