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拉磨 北京西山 “蹄窩”形成的實驗

2022-06-03 01:24:30 字數 1437 閱讀 2639

驢拉磨: 北京西山 “蹄窩”形成的實驗

嵇少丞

驢拉磨的年畫

在科學研究中,不能人云亦云,而要獨立思考。如何證明或證偽一個觀點,這很重要,是一門大學問!為了培養研究生的證偽能力,

現舉一例,加以說明。

中國地質科學院教授級研究員蘇德辰磚家在其一篇博文中,神氣活現地談到北京西山在一個叫“牛角嶺關城“的堅硬山坡的石灰岩和細砂岩上有100多個大大小小、深淺不一的“蹄窩”,最深的達半尺多深,於是感慨歲月穿梭,“當年的京西古道,車馬雲集,馬幫畜蹄日月不息地蹬踩踢踏,形成如此奇觀”。

出於科學家的責任感與好奇心,本人已經在前幾篇文章中分別從不同的側面論證,西山石頭的“酒窩”不是“驢蹄”的“蹄窩”,而是一種常見的地質現象——“壺穴”風化作用。

現在,我們不妨一起再做個“驢拉磨”的思想實驗,看驢很否在堅硬的石頭上踩出半尺多深的 “蹄窩”。

許多人見過驢拉磨,驢沿著磨道、圍繞著磨軸、拉著沉重的磨石,不斷地原地轉圈……. 

我們把單位時間內、單位道路面積上、驢蹄踩地的次數,定義為“蹄踩量

”。如果驢拉磨一天的蹄踩量可能不比京西古道一年的平均蹄踩量少,一年的驢拉磨的蹄踩量相當於京西古道375年的蹄踩量,兩年多的驢拉磨的蹄踩量相當於京西古道在元、明、清三朝的總蹄踩量。如果,磨道是用牛角嶺同樣的岩石鋪成,只用了兩年多的時間,驢子就能在石頭上踩出半尺多深的 “蹄窩”?我看不可能。

驢走在鬆軟的土上會留蹄印, 但不傷蹄。

這驢走在磚頭路上,不留蹄跡

這驢走在磚頭路上,不留蹄跡

其實, 驢子是不喜歡走在堅硬的石頭上(傷蹄子),喜歡走在鬆軟的泥土上。所以,農村裡懂驢、愛護驢的主人用泥巴鋪磨道給驢走。

把西山堅硬石頭上的壺穴成因,硬說是驢乾的,驢也承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