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卑的故事(二十七)木秀於林

2022-06-02 02:37:57 字數 1801 閱讀 9741

西晉末年,內有“八王之亂”,司馬氏自相殘殺,外有“五胡內遷”,勢力日漸強大。與此同時,遼西遼東地面上也不太平,遼東太守龐本因私仇殺害東夷校尉李臻,致使邊塞鮮卑素連、木津等人以為李臻報仇為藉口,乘機作亂,為禍一方。

為壯大慕容部的實力與聲望,慕容廆採納庶長子慕容翰所提出的“勤王之計”,親帥大軍征討素連、木津,素連、木津二人被殺,其統領的兩部人馬歸降慕容部,遼東戰亂平息。

如果從戰爭成本的角度核算,慕容廆此戰的收穫頗豐,一方面替朝廷平定遼東之亂,必受嘉獎,另一方面收服兩部人馬,實力大增,更重要的是,他在遼東的聲望越來越高。

建興元年(公元313年),晉懷帝司馬熾在平陽蒙難,大司馬王浚秉承帝旨,任命慕容廆為散騎常侍、冠軍將軍、前鋒大都督、大單于,慕容廆拒不受命。

建興四年(公元316年),洛陽失守,西晉滅亡,衣冠南渡。“五胡十六國”長達一百多年的大動亂開始。建武元年(公元317年),司馬睿在建康重建朝廷,是為晉元帝,改元建武,史稱東晉。

晉元帝司馬睿繼位後,授予慕容廆假節、散騎常侍、都督遼左雜夷流人諸軍事、龍驤將軍、大單于、昌黎公,慕容廆仍辭讓不受。徵虜將軍魯昌勸慕容廆說:“如今兩京傾覆,天子蒙難,琅邪王(晉元帝)定居江東,實為人心所向。明公雄踞北地,統轄一方,但諸部依然憑藉人多勢眾興兵作亂,尚未遵循王道教化,其原因是由於官職非由君王任命,又自認為力量強大。現在應該派使者與琅邪王通和,勸勉他繼承大業,然後廣泛傳佈帝命,來討伐負罪之人,誰敢不聽從!”

意思是說:你慕容廆和司馬睿之間,合則兩利,分則兩害。你奉東晉為正朔,司馬睿會得到遼東遼西的統治權,而你在排除異己、壯大自己的時候,也能背靠朝廷,師出有名。既如此,何樂而不為呢?

可慕容廆對晉元帝的冊封,表現的始終不很積極,這又是為什麼呢?因為史書只記載史實,不記載心理活動,所以我們只能揣測,這極有可能是慕容廆的韜光養晦之計,或者說,此時的慕容廆已經有了稱帝建國的企圖。

所謂“興,百姓苦,亡,百姓更苦”,兩晉交替,天下大亂,各方征戰不息,百姓流離失所,死於貧病苦厄的人絕不少於戰死沙場的人。在那些掌握權力和資源的上位者眼中,當下重要的是能夠參軍的青壯,重要的是可以盤踞的地盤,重要的是兵器甲帳和糧草輜重,至於老弱婦孺不過是戰爭的負擔和拖累。可對於慕容廆來說,這些無家可歸的人正是他所需要的重要財富。

慕容廆明政令、嚴法紀、禮賢下士、厚待百姓,吸引了大批流亡百姓舉家歸附。慕容廆設郡統管流民,冀州人歸冀陽郡,豫州人為成周郡,青州人為營丘郡,幷州人為唐國郡。同時,推舉賢才,宣揚儒學,擴建學校,在慕容廆勢力範圍之內,朗讀詩頌之聲隨處可聞,禮讓之風興起。 由此,寬容仁厚、禮賢下士成為了慕容廆的代名詞。

俗話說: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看著慕容廆這邊蒸蒸日上,羨慕嫉妒恨的人再也忍不住了。平州刺史、東夷校尉崔毖自認為有名望可以納賢才,有胸懷可以聚流亡,可等來等去,不管是賢才雅士還是那些流亡百姓,都投了慕容廆,根本就沒人來崔毖這裡報道。這讓他非常不爽,難道我崔毖還比不上慕容廆嗎?肯定是慕容廆從中作梗,強行扣留了這些賢才百姓,這不是故意和我做對嗎?

於是,心懷不滿的崔毖暗中勾結高句麗、鮮卑宇文部和段部,商議消滅慕容廆並瓜分其土地、人口以及財富。一場大戰,即將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