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 祭祀志》一條史料

2022-05-23 14:13:40 字數 1650 閱讀 5852

《元史·祭祀志》一條史料

吳裕成媽祖文化宋代發源於福建,伴隨元代的大規模漕運,北傳而至華北。天津在這一文化傳播過程中的歷史地位,《元史·祭祀志》一條記載值得重視:“南海女神靈惠夫人,至元中,以護海運有奇應,加封天妃,神號積至十字,廟曰靈慈。直沽、平江、周涇、泉、福、興化等處,皆有廟。皇慶以來,歲遣使齋香遍祭,金幡一合,銀一鋌,付平江官漕司及本府官……”列舉了六個建有媽祖廟的地方。六地之中,北方惟有天津——元時稱直沽。並記,自皇慶年(1312—1313)起,元朝皇帝每年派遣使者代祀媽祖廟。

封建時代,祭祀是國之大事。歷代頒定祭典。沒有列入祭典的,稱為淫祀,“淫祀無福”,是被禁止的。媽祖林默,本是北宋湄州島漁村民女,生前事蹟成就身後神名,並很快獲得官方色彩。《宋會要》載:“莆田縣有神女祠,徽宗宣和五年八月賜額順濟。”起因是宋朝遣使赴高麗,使者返回奏報,航海遇險得到媽祖保佑。朝廷賜匾額,認可了民間的媽祖崇拜。到了元代,天妃媽祖的神號加封至十個字,被尊為“護國庇民廣濟福惠明著天妃”,並規定“廟曰靈慈”。北方遊牧民族坐天下,能夠崇信媽祖,是被漢文化所同化的表現。“征服者總是被那些他們所征服的民族的較高文明所征服”,元朝統治者自然逃脫不了這個歷史規律。元朝奉祀海神媽祖,有一個強大的推動力,那就是南糧北調的海上漕運。上引《元史》“以護海運有奇應”一語,所言正是。

《元史·祭祀志》列舉六地“皆有廟”,反映了媽祖文化北傳與漕運的關聯。

興化,宋初為興化軍治所,轄莆田、仙遊二縣。這裡是媽祖的故鄉。福州在其北,泉州在其南。所謂福建八閩,即元代所分福州、興化、建寧、延平、汀州、邵武、泉州、漳州八路。“皆有廟”的六個地方,“泉、福、興化”,佔了八閩之中的三閩。閩為媽祖文化的發祥地、祖廟所在地,理應受到特別關注;而另外三處,平江、周涇與直沽,則是漕運一線系兩端。

周涇這個地名,現已幾近消失,其在江蘇太倉城內。元代建有周涇天妃宮。太倉地處江尾海頭,倉儲物流,自古發達,成為漕運的起運地。“皇帝糧倉”,這地名的意味,至今是太倉人樂道的話題。此外,太倉與天津,漕運連兩地,還派生出“津貼”趣話。津貼者,相傳駛向直沽海津的漕船,在太倉起錨時會得到一些貼補,稱為津貼。

平江即今蘇州,宋代稱平江府,元朝改稱平江路。從元世祖忽必烈開始,這裡逐漸成為元**的漕運基地,設有漕運管理機構。其轄境,包括今張家港、太倉、崑山、嘉定等。因此,《元史·祭祀志》所記平江官漕司及本府官代表朝廷祭祀媽祖的活動,不僅在平江,應該也包含在太倉周涇天妃廟致祭。漕運對於媽祖文化的傳播,在漕運的起點平江和周涇,有著墨色濃濃的落筆。

與之相呼應,在北方,海漕的終點直沽,媽祖文化落地生根,也寫下著彩豔豔的篇章。元代天津,海河兩岸各有一座規模較大的天妃廟。河東岸天妃廟,與平江、周涇一樣,又稱靈慈宮。西岸天妃宮緊鄰三岔河口,即今天后宮。關於天津的媽祖宮廟,《元史·泰定帝本紀》載,泰定三年(1326)八月“作天妃宮於海津鎮”。明顯可見其上達朝廷的官辦特點。

入載《元史·祭祀志》的建有天妃宮的六個地方,五處在南方,北方只有天津一處;六地中,興化、福州、泉州為福建媽祖故里,另外三處,漕運路線所繫,周涇(太倉)、平江(蘇州)是起運地,直沽為海漕目的地。媽祖崇拜隨漕運而北上,在這一文化傳播的歷史過程中,天津的地位也就不言而喻了。

《元史·英宗本紀》至治元年(1321)五月和至治三年二月,兩次記“海漕糧至直沽,遣使祀海神天妃”。海船平安抵達直沽,元**派代表酬神且祝捷,致祭儀式在哪個地方舉行?應該少不了直沽。“歲遣使齋香遍祭”,這樣的祭祀每年都要舉行。翰林學士張翥曾擔此使命,寫有《代祀天妃廟次直沽作》:“入廟靈風肅,焚香瑞氣高。使臣三奠畢,喜色滿宮袍。”有研究者考證,張翥描寫的應是海河東岸天妃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