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打運動的回顧與反思

2022-05-20 19:25:58 字數 2540 閱讀 8391

1979 年要求恢復中斷了整整30年的散打比賽的動議和 1982 年全國部分省市武術散打表演賽,毋庸置疑是推動武術走向世界的明智之舉和重要步驟。現在,自 1982 年首屆散打表演賽以來,這項運動已經走過了幾十個春秋。

綜觀這一時期的賽事,我們可以大致分為三個階段來討論。

第一階段為散打試驗的起始階段,時間為 1982年——1985年。這一階段中,散打的水平明顯較低,出現了兩種令人不滿意的勢態。

一是某些多年從事傳統武術練習的選手,在比賽時試圖打出具有民族風格的武術動作,然而他們面對身著護具猛衝猛打的對手卻無技可施。不要說難以打出武術特點,而且每每居於下風。最終不得不放棄具有民族風格的打法,也去迎合猛衝猛打的那一套。這是繼東南亞國術擂臺賽後堅持武術傳統打法在競技比賽上的又一次失敗。

二是某些很少或根本沒有學過武術的運動員,他們由於身體素質好,敢衝敢打,具有拳擊或摔跤的手段,竟往往憑藉“拳擊加摔”便登上了冠軍的寶座。作為武術散打賽,這當然是不正常的現象。

面對此情此景,從事武術散打的教練員、運動員和理論工作者,不能不在改革創新武術散打技法方面下功夫,不能不在競賽規則的提倡和制約上作文章。

第二階段為散打試驗的技術進步階段,時間跨度約為1986-198年。這一階段散打的技術水平有了提高,出現了兩種值得欣喜的進步。

一是對抗雙方運用武術技法明顯增多,而且動作富有武術風韻,使得比賽激烈好看。據統計和錄影資料表明,不僅對抗中的快摔技法(不同於第一階段的拳加摔)得到普遍運用,而且傳統技擊的腿法、拳法、掌法乃至組合動作也都勇於一試。第一階段那種風靡賽場的“拳擊加腿”打法不僅失去了壟斷地位,而且就技術特點而言也相形失色。相反,武術的技法特點漸露光彩,引起了人們濃烈的興趣。

二是隨著散打經驗的逐步積累,散打競賽規則漸漸放開,越來越有利於發揮武術的特點。比如早先規則規定禁擊頭部,第一步放開為可以用拳輕擊,第二步再放開為可以用拳重擊,最終放開為也可以用腿擊頭部。

顯然,規則的這一改動並不僅僅意味著對進攻者有利,更有價值的是它迫使運動員注意對自己頭部的嚴密防護。而注重防守恰恰是武術散打區別於其它搏擊專案的顯著標志之一。攻的凶猛,防的嚴密,攻的傳神,防的巧妙,這一攻一防之間傳遞出多少武術散打的精彩畫面啊。

第三階段為散打試驗趨向定型的階段,時間是從1989年至今。這一階段,可以說是散打運動發展的一個里程碑。

1989年,武術散打擂臺賽開始成為正式比賽專案;1990年,首次實行了等級運動員標準。同時,比賽使用了電子計分器等先進設施,展現出散打運動與現代科學技術相結合的前景。在技術方面,“拳打腳踢加快摔”的基本格局大體定型,技術規範化的目標也顯露雛型。像拳法,不外乎集中在衝(直)、貫(擺)、鞭、橫、劈、掄、勾、掛等;腿法則主要表現為彈、剪、踢、踹、蹬、擺、掃、勾掛等;而摔法大多為夾頭過背、搶腰勾掛、抱腰別腿、抱單腿摔等。在一定意義上說,中國散打的風格初步形成。然而,這一階段的散打比賽也暴露出另一側面。

隨著動作向規範化的衝擊,運動員之間過去技術水平參差不齊的現象大為減少,整體水平接近,尖子運動員奪魁憑藉的“絕招”運用艱難,單純的得分觀念壓倒一切,並且導致了技術範疇的過於單一和狹窄,成為散打技術發展的障礙。儘管從規則上竭力鼓勵運動員施展具有濃郁武術色彩的攻防動作(如 1990 年規則明確規定了前掃腿、後掃腿、轉身後擺腿運用成功均得了分),但響應者實在寥寥。如果長期這樣下去,一則中國散打好不容易初步形成的風格,就可能總是上一年級,停滯在“初步”甚至出現倒退。二來外國選手容易適應和掌握“初步”的東西,隨之依仗身體素質的優勢將很快超過我們。不消說,這絕非我們推動散打運動的初衷。

武術散打三個階段的實踐說明了什麼呢?

首先,它以無可辯駁的事實證明,一個時期以來,總攬武術散打的指導思想是正確的,在“積極、穩妥”原則的指導下,付諸實施的具體措施和所制定的規則也基本上符合中國的國情和武術散打發展到今天的實際狀況。

其次,它達到了以歷史上曾經有過的武術面貌為經,以當代國際搏擊風姿為緯,並以此勾勒出了武術散打位置座標的歷史性要求。

第三,它以同樣不容懷疑的事實昭示,現在擂臺上奔突的散打形象與我們期待的散打形象尚有相當的差距。

散打不僅在民族化、系統化、規範化、科學化方面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而且在理論的研討上也急待廓清和突破。武術散打運動的出路在於能否真正形成中國武術的獨特風格和技術優勢,我們必須從理論和實踐兩個方面完滿地回答這個問題。

(孫豹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