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名作 大鬍子畫荷

2022-05-20 05:11:44 字數 3701 閱讀 8752

朱行文,1965 年出生,筆名大鬍子、墨荷。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江西分會會員,香港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民建書畫專業委員會委員,江西省根石藝美術學會常務理事,江西省工藝美術學會理事。1989 年拼貼畫作品榮獲福建泉州市首屆大中專院校藝術節大賽一等獎,1992 年**電視臺早間新聞和午間新聞欄目中做過個人作品專題報道,國畫《墨荷》榮獲全國第八屆文學藝術大獎賽美術一等獎,2016 年青花瓷瓶《荷香》榮獲中國工藝美術百花獎銅獎,2016 年 4 月入刊《聯合國畫報》,2016 年出版發行個人作品**郵冊,2017 年入編《中國美術選集》,2017 年榮獲中國第十一屆國畫書法大賽二等獎,2018 年入編《新中國美術圖鑑》,2018 年出版首部個人作品專集《朱行文作品集》。擅長荷花為題材的創作,清新秀逸,自成一格,使“和文化”美德在作品中展現得淋漓盡致,同時又將工藝美術大師獨具匠心的繪畫功底融入景德鎮陶瓷上,使每一件成品都巧奪天工,充滿生命活力,具有極高的藝術觀賞性和傳承百年的收藏價值!

墨韻清新滿荷香

“碧荷生幽泉,朝日豔且鮮。

秋花冒綠水,密葉羅青煙。

秀色空絕世,馨香誰為傳?

坐看飛霜滿,凋此紅芳年。

結根未得所,願託華池邊。

”這是唐代大詩人李白寫荷花的《古風》。

荷花由於其嬌嬈豔麗,綠蓋翩翩,花葉可觀賞,藕可飲食,蓮子可入藥,惹中國古代文人大加讚賞,尤其是“出汙泥而不染”的風骨更是招人喜歡,常常令人賞吟不已。

自古以來,愛荷賞荷吟荷成就了文人的許多佳作,至今仍廣為傳頌的除了宋代周敦頤的《愛蓮說》外,還有楊萬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蘇軾的“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等,古詩不勝列舉,也許是荷花“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內涵深得文人內心,於是寫詩的人常是不惜筆墨,就是古代的花鳥畫家也不惜筆墨,大多都畫過

荷花,最為著名的如徐渭、陳洪綬、朱耷、王冕等,近代有吳昌碩、潘天壽、齊白石等,可以說各得荷趣,皆以獨自感悟入筆墨,稱雄一世,昭古千秋,名流後人。

畫荷花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絕。

《清風》 朱行文 / 作

今日突觀朱行文的墨荷,不禁驚訝,畫風獨具一格,深得墨韻之味,更何況他猶喜以荷花為題創作,往往神采斐然,成就了他的“墨荷”筆名。說到筆名,這裡得介紹下他的另一個筆名,也非常有趣,居然是“大鬍子”,我想是由於他鬍子長且有性格的緣故吧。在中國畫界,大鬍子的畫家並不少,譬如著名畫家張大千、齊白石都有非常個性的鬍子,看過畫像即讓人過目不忘。其實,在畫像裡若不究典故真實,我真懷疑鍾馗也是一個大畫家,因為他提筆高舉的威風神儀之態很像一些大畫家作畫。說這麼多,其實我想說這些大鬍子的人內心都很純粹,具有一種非一般的潛質,張揚而具個性,難怪朱行文這個大鬍子畫的荷花是那樣神采飛揚,而潔淨得讓人屏氣凝神賞閱,心靈得到一種洗滌,感悟超凡脫俗而領悟荷花內涵。難怪有人將荷花比如仙子,周敦頤說 :“濯清漣而不妖……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這種純粹讓鬼神不敢挨邊,潔淨到白璧無瑕,昇華境界,得到另一個精神層面的真實。

《期待》 朱行文 / 作

雖然畫荷花的人那麼多,實質上畫好荷花極不簡單,不是僅僅筆墨裡的技法,更為重要的是對荷花性靈的感悟。

荷花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居池塘溝河,微風習習,綠蓋翻飛,清水漣漣,魚戲淺底,出汙泥而不染,花色鮮豔,紅的嬌嬈,白的純淨,清雅高潔,由此在觀賞中感悟人生,感悟品行,感悟人與自然的和諧及生存之道,感悟生命之生生不息及人之境界提升,若心有所悟,那麼可以說就得到一些荷花的內涵了。

自古以來,感悟深刻者,心靈大有不同,由外及內,再由內及外,心之使然,氣質表現,氣質而使氣場誕生,揮筆之處,華彩頓生,筆墨奇妙醉賞。

何況,荷花亦有嫩荷、夏荷、殘荷、枯荷等,結合宇宙自然中陽光雨露、飛禽鳴蟲、游魚蝦蟹之功,更有無窮妙趣矣。

是可觀,是可悟,全在心矣。

自然萬物皆有生命,亦有其獨特個性,生長非其表,而在內涵,這便是文化賦予的意義。

《小憩》 朱行文 / 作

畫家朱行文對荷花有著獨特的領悟和感受,所以畫出的荷花獨具風格,自成一家。

早在 1992 年的時候,**電視臺就在早間新聞和午間新聞中做過他的個人作品專題報道,後來又入編了《聯合國畫報》《中國美術選集》《新中國美術圖鑑》等,出版發行了個人作品專集《朱行文作品集》,碩果累累,佳作不斷,是一位很有創造力的畫家。

《墨荷》 朱行文 / 作

觀他的荷花,是屬於大寫意一類,甚至有點潑墨畫的味道,卻栩栩如生,如在眼前,讓人感覺得到風和空間,甚至感覺得到雨露滋潤與水珠的晶瑩剔透,譬如《期待》《清風》等畫作,習習飄灑潤草間,微搖翠蓋滾珠盤。

大寫意者,用筆豪放,不拘一格,大膽下筆,細心收拾,墨色之間自然變化,韻味無窮。

譬如他的荷葉,看得出來,用筆極其大膽,像是瞬間而就,在勾勒花瓣和杆莖的時候,又很細心,但是無論如何,他都很講究筆味,每一筆極具變化和力道。

國畫講究用筆,常以書法為基礎,古人說的“書畫同源”就是這個道理。

書法的曲勁均在他的繪畫中表現出來,譬如花瓣的勾勒,葉脈葉筋的表現,書法之味濃郁,藝術觀賞性頗高。

再一個特色是他的繪畫比較具有生活特色,觀畫之後,彷彿覺得那幅畫就生長在熟知的某個池塘之中,真實自然,微帶幾分野趣,具有旺盛的生命力,生生不息地生長,傳達著生命的潛在力量。

當然,傳達生命的不僅是荷花,還有那些蜻蜓、金魚、水鳥等,這些小生命在畫中雖然只是點綴,卻也安排得極具匠心,譬如《蓮年有餘》中的金魚、《期待》和《小憩》中的水鳥都安排在最好位置,有力地促成了整幅畫的完善,或者說是使畫的主題得到強勁表達。

《紅荷頌》 朱行文 / 作

《荷塘秋韻》 朱行文 / 作

最後要說的是朱行文的畫無論紅荷還是墨荷都有一股清新之氣,觀賞畫作時,猶如身處雨後時空,讓你感受花瓣的高潔與純粹,翠蓋搖搖,荷香頓起,凡夫俗子亦能被清新潔雅的氣場逆襲,心境和暢雅緻,彷彿走入荷花的池塘感受美的邀約。

《名家名作》雜誌

2016年度中國最美期刊

國內刊號:cn14-1373/i

國際刊號:issn 2095-8854

以下化妝品由山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中醫專案傳承人王建新專案組研發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迎澤區幷州北路4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