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豔文譚 生日留言

2022-05-20 04:17:41 字數 1713 閱讀 9455

[email protected]

↑關注

在過去,我是不太在意於生日的,因為出生於閏五月初七,而閏五月初七又通常十左右年才有一回,頻率太低。要去接入平常的五月初七,又不太對板之故。

但我又是認命的,當然不是相信命理師的推算,而是依據自己的實踐履歷。古人以為,六十而知天命,我卻活過六十又有近十年,儘管生性愚鈍,然而不致一些感悟也都沒有。

生命是父母給的,但生命中的命運這部分,雖然某種程度上說,也與父母有關——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子打地洞是也。這屬於“註定”的運極,但運不止一極,還有註定以外的部分。而這部分,跟個人智慧和性格有關,跟性格和機緣有關,可變甚至可以顛覆“註定”,這就因人而異。我前頭所說的“認命”,即是認知這一原理。

作為閏五月初七生人,不知全國共有多少人,其中男者多少,女者多少,但我相信,他們人生命運的曲線一定不會絕對交疊的,採用大資料處理,不一定可以發現規律與真諦,當然也無法複製。我就是我,他就是他,所謂“命運”也者,說到頭,就是變數、未知數,而這“變”與“未知”,不會是“天知道”,而是“天焉知道”的。

於是以我個人來說,就雖認命卻不信命,該做什麼做什麼,想做什麼做什麼,該調節什麼就調節什麼,踐行不弔死在一棵樹上的理念,儘管別人逼我就範也如此,讓我自由規劃與運作更是如此,把命運當作一團泥巴,塑造特有的形象,並且不斷修改與潤色。

所謂命以及命運,大概包括經歷、職業、地位、財富、聲名等的走向、程度、性質等元素,是有型卻呈動態的綜合體、流水線,最終的鑑定,要在撥出最後一口氣才能確定。聽說康熙皇帝臨終曾大呼一聲,他的命運成敗得失與滿足遺憾,就以這一呼作句號。研究康熙其人者,對此一呼也是作了充分的討論的。這應該就是說,如果對生命負責,對生命所產生的運氣即命運真的關切與珍惜的話,不到最後一口氣到來時,就不能放鬆應該堅持的塑造與修飾。

而“塑造與修飾”,包含著通常所說的抗爭與順應、助力與挑撥,通過態度、智慧和耐力去踐行。這裡面就關係到人的主觀能動性的有無、高低和大小。有了積極、消極之分。從而也使生命的價值與命運的蹇盛發生升降或逆轉。於是留下愜意、欣慰或懊悔。

而這些,我留下哪些軌跡了呢?很多時候,我並沒有去多想。因為我曾為自己設定了方向,並盡了而又盡著力去踐行,從未有過“船到碼頭車到站”的念頭。至於“效果”的考慮,既有未來,也有當下的顧及,關注身後更關注身前。又誠然的我不迷信“過程”而已,我還是每會考慮結果。不計後果的奮鬥與努力,從來都不是我的追求,索取與奉獻,也放置在同高的位置。只是物質可以滿足我的溫飽需求之後,更側重於精神方面的運籌而已。

什麼“言”呢?就是自己寫過的那首冠名聯:

妙在未全俗,豔因不太迂。

以為包含著我的生命、我的命運,以及軀動生命經營命運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