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著練功習拳

2022-05-18 11:49:08 字數 1973 閱讀 4098

我認為以上所說的“踏實又靈活”,分為兩個階段學練較好。第一階段是學練鬆腰塌落、鬆胯下沉的坐勢,倘若沒有腰塌胯沉的坐勢功夫,那不是真踏實。第二階段是在踏實的基礎加上靈活,學練輕沉兼備的功夫。至於“周身放鬆的舒服之感”,前提是鬆功的層次要較高,“周身一家”的高度整體協調了,打拳才能有“中正安舒”的舒服感覺。

在此摘錄網路文章《郭雲深祕傳形意拳下勢樁》中有段關於調身之坐的介紹:“楊師傳授我的時候,很多時候負手而立,看著我,笑咪咪的說,胸再涵進出一點,胯再坐下一點,我馬上就有了強烈的感覺。讀者們要通過文字來說習下勢樁,或者學一切樁、拳就必須把自身弄分明,例如說,你背後靠一點,你說整個上身後傾;或說你胯再坐一點,你就蹲身體……這些地方就是初學者不得要領,出不了功夫的關鍵,所謂真傳或說科學,無非是這些調整身體的要領。可以肯定並負責的說,如果你學會了調身,無論是打拳站樁,只要坐胯與涵胸,必可馬上‘氣沉丹田’。問題在於如何做到涵胸與坐胯?涵胸相對簡單,只要人的兩個肩胛骨略外張而前合,那麼也就達到了涵胸的要求。反而是坐胯相對難一些,我曾將一個學生送到楊師門下學習,無法怎麼教他,都不能理解要領,最後楊師將家中一個細鋼筋焊就的農家常用的臉盆架放在他屁股下,板臉警告說,別坐壞了,坐壞你賠!他戰戰兢兢的一坐,馬上就感覺內氣順暢達于丹田……所謂坐胯,坐字是一個關鍵,過去太極拳有坐著打拳之說,可以說不坐就沒有丹田,沒有整勁。要說坐,誰都會坐,可大家看看那些練拳的,尤其是形意拳家的**,過去的名師、名家無不‘坐’著,而當代很多名家是‘站’著打拳的……那麼何為坐?一般初學者習慣將坐與蹲異混,卻不知過去的師爺在寫諳時用字十分考究,坐與蹲是不一樣的,蹲是下肢的動作是由膝蓋,腿的夾角變了,而坐是身體軀幹的動作,腿上是沒有變化的,大家想想看,你坐在凳子上的時候,我們會重得將凳子坐變形或降低高度,最後導致膝關節角度發生變化嗎?肯定不會!所以說,坐胯的時候不可以屈腿,而是由雙腿承託,上身向下鬆沉,形成‘坐’的動作。或者換一個說法,你不妨把坐胯的要求理解為下身要下沉下坐,而下肢雙腿卻欲起的這麼個矛盾狀態!”

以上網文所說貴在指明“坐與蹲是不一樣”的練法,說法的拳理,我認為適用於太極拳的練習。不少太極拳初學者把坐與蹲混在一起,確實是個影響學練太極拳的實際問題。

傳授楊氏太極拳108式小快架給我的京城師傅也說過:“坐著練功習拳”。說是練功習拳如同坐在木凳上,他的門內祕傳“鬆腰下墜坐勢功”,其中有鬆腰和鬆胯的練法,也有“坐”的意思。他老人家傳授“鬆腰下墜坐勢功”給我時悉心指出:“坐著練功習拳的‘坐’不是外形姿勢還彆著勁的坐式,而是自然鬆沉的‘坐勢’。坐而能沉乃真鬆,是為坐勢;坐而不沉則假鬆,是為坐式。”對於初學者來說,何以體現坐的鬆沉?坐勢是在不改變膝關節角度的條件下,臀肉和股骨尖都是沉甸甸的。坐式要麼是在不改變膝關節角度的條件下,臀肉和股骨尖都沒啥變化;要麼是在改變膝關節角度的條件下,臀部硬往下壓。“鬆腰下墜坐勢功”的練法得有鬆腰塌落、鬆胯下沉,如把基本功的坐勢運用到行拳走架中去,還得有開胯圓襠、挺膝舒踝。初學者由於沒有把腰胯鬆開到位,所以無法體會這種坐著練功習拳的感覺。“坐著練功習拳”,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靜態的“坐著練功”,如站樁、鬆腰功、鬆胯功等;第二階段是動態的“坐著習拳”,行拳走架的重心轉移比起定勢的調整重心要難練。

2014年11月,我收授兩位來自湖北鍾祥市的新徒弟,閒聊中我問她倆:“你們是否吃得練功之苦啊?” 其中有位女徒弟回答:“不成問題,我站樁能蹲30至40分鐘。”初聽起來夠厲害,能站樁這麼長的時間,腳下生根的功夫肯定會長出來了吧!豈料輕微給點勁就失重跌出去了,腳下沒根啊?過後我給她言傳身教門內站樁的練法與要領,指明“坐樁”與“蹲樁”的差別,一邊動口講解一邊動手引導,怎樣怎樣的鬆腰塌胯、尾閭下墜、開胯圓襠、挺膝舒踝,重點是鬆腰塌胯的坐勢站樁,站了大約一分幾至二分鐘,就不能堅持站下去,說鬆沉到腳底很吃勁,再站下去忍受不了大腿肌肉的痠痛、發燒,再站下去因筋骨強度不夠而忍受不了太沉重的分量。所以說:站樁能否長出好功夫,時間長不是練功的重要指標,不是每次站得時間較長就會練出好功夫的。有意無意的過分依賴肌肉的著意緊張來支援樁架,不是太極拳的較好練法。只有減去一分本身之拙力,才能增加一分太極拳功力。坐著站樁得法,又得要領,把腰、胯、襠練到位了,才能站出應有的樁功,就是腳有根、腿有力,下盤穩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