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太極拳論》的版本

2022-05-18 09:58:48 字數 2871 閱讀 6147

因師傳徒受,口耳相傳,筆記人水平高下有別,《太極拳論》版本不少。查閱大量網頁、材料,我覺得有三個版本值得關注:

一是大家公認的經典版本,傳播得最廣的莫過於顧留馨先生《太極拳論解》中存世的版本。此本不僅傳播最廣,而且因為顧先生結合自己的經驗做的“解”較為詳盡,所以影響較大,值得參考學習。現錄於下:

太極者,無極而生,陰陽之母也。動之則分,靜之則合。隨屈就伸,無過不及。人剛我柔謂之走,我順人背謂之粘。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雖變化萬端而理為一貫,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及神明。然非用力之久不能豁然貫通焉!

虛領頂勁,氣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隱忽現。左重則左虛,右重則右杳,仰之則彌高,俯之則彌深,進之則愈長,退之則愈促。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獨知人。英雄所向無敵,蓋皆由此而及也。

斯技旁門甚多,雖勢有區別,蓋不外壯欺弱,慢讓快耳。有力打無力,手慢讓手快,是皆先天自然之能,非關學力而所為也。察四兩撥千斤之句,顯非力勝。觀耄耋能御眾之形,快何能為?

立如秤準,活似車輪。偏沉則墜,雙重則滯。每見數年純功不能運化者,率皆自為人制,雙重之病未悟耳!欲避此病,須知陰陽。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濟,方為懂勁。懂勁後,愈練愈精,默識揣摩,漸至從心所欲。

本是捨己從人,多誤為捨近求遠。所謂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學者不可不詳辨焉,是為論。

二是和有祿先生在《王宗嶽《太極拳論》校注》一文中所錄的版本,和先生說這是“河北永年人武禹襄自言在舞陽鹽店偶得,武禹襄師從河南省溫縣趙堡鎮陳清平。在趙堡拳界傳抄的《太極拳論》與外間本有所不同”。現錄於下:

太極者,由無極而生,動靜之機,陰陽之母也。動之則分,靜之則合,無過不及,隨曲就伸,人剛我柔謂之走,我順人背謂之粘。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雖變化萬端,而理究一貫。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皆及神明。然非用力之久不能豁然貫通焉。虛靈頂勁,氣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隱忽現,左重右虛,右重左虛①,仰之彌高,俯之彌深,進則愈長,退則愈促。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獨知人。英雄所向無敵,蓋皆由此而入也。斯技旁門甚多,雖勢有區別,概不外乎壯欺弱,慢讓快爾。有力打無力,手快打手慢,是皆先天之能,非關學力而有為也。究四兩拔千斤之句,顯非力勝;觀耄耋御眾之形快②,何能立如平準,活如車輪?偏沉則隨,雙重則滯。每見數年純功不能運化者,率皆自為人制,雙重之病未悟爾,欲避此病,須知陰陽,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濟,方謂懂勁。懂勁後,愈練愈精,默試揣摩,漸至從心所欲。

本是舍已從人,多誤捨近求遠,謂毫釐之差,千里之謬,學者不可不詳辨焉。

和先生將此版本與外界所公認的本子作一對比,對文中① ② 顯著不同的地方做了校注和分析:

① 外間本為:“左重則左虛,右重則右杳。”太極拳的要意在於陰陽。《和氏太極拳練法須知》中說:“初練以鼻為中界,左右手各管半身”。太極拳練習時要求身體左右先分出陰陽,左重右虛,右重左虛。陰重陽輕,陰降陽升。形成偏沉狀態。即“偏沉則隨,雙重則滯”。然後身體的四大節、八小節進一步協調配合,形成上下相隨,圓活緊湊的周身運動。與人對手時自成緊湊渾圓,無處受力的狀態。正如和兆元宗師在《太極拳要論》中說:“渾圓一漾而貫全身,虛感之物而寓靈動。擊左左空,擊右右空,如充氣而圓,無處受力;似簧機受壓,**隨勢”。《太極拳論》是現存的太極拳古典理論著作中,是評價最高的一篇**。直到今天,它仍被太極拳各流派公認為太極拳學中最重要的一篇經典著作。“左重左虛,右重右虛”這句話如果僅從兩人對手時,左側的肢體感覺有重意,就將左側的肢體變虛;右側的肢體感覺有重意,就將右側的肢體變虛來理解,似有些簡單了。

② 外間本為“觀耄耋御眾之形,快何能為?”認為耄耋御眾,速度快沒有什麼作用。以上原文認為耄耋御眾時,身形的速度要快。這一快一慢,大相徑庭。究竟孰是孰非呢?不妨作一分析:《太極拳論》中說:“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要求與人交手時,對方動的快,我也快速應變;對方動得慢,我也以慢粘隨。顯然不是對方動的快,而我以慢相應。《五字訣論》中說:“於彼勁將出未發之際,我勁已接入彼勁,恰好不先不後,如皮燃火,如泉湧出。”《太極拳要論》說:“習者與人相搏,須隨其勢曲而旋化蓄勁,引其過與不及而擊之,擊伸發勁以直達疾速,此圓化為方之義。”以上拳論說明,習太極拳者,在與人交手得機得勢擊人的瞬間,速度要快,不給對方應變的機會。與人相博時,年青人動作快是先天本能;耄耋御眾身形快且穩,而且能步法快捷準確,身活似輪,是身靈手敏的表現。這是後天習練太極拳所得。是太極拳練至虛實分明,輕重相宜,陰陽相濟時後天返先天的必然結果,更說明了太極拳的可貴之處。

太極拳並不是越慢越好,慢是方法而不是目的。慢練是為了更好的掌握拳架招勢的動靜開合、陰陽虛實。體悟精神鼓盪,周身一家,觸之則旋**如,無不得力的要領。達到引淨落空,四兩撥千斤的目的。太極拳的快與慢應以自然為準則,勢勢處處以順其自然,合乎自然,自然而然為要求,促進太極拳練養合一,體用一致,漸至從心所欲的佳境。

我比較同意和先生的校注和分析,這明顯與外界“公認”的理解不盡相同。但我們不妨加以甄別和體會,至少可以從不同角度理解《太極拳論》中這兩個難點了。

第三個重要版本就是魏美智先生《解密王宗嶽》一文中所錄版本,關鍵在於他就此提出了《太極拳論》的作者應該是王宗嶽的老師李鶴林。所以這一版本也值得關注,現“將李鶴林在乾隆五十二年二月二日在唐村習武堂講演《太極拳論》錄之如下:

太極,無極而生,陰陽之母也。動之則分,靜之則合,無過不及。隨曲就伸,人剛我柔謂之“走”,我順人背謂之黏。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雖變化萬端,而理惟一貫。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及神明。然非用力之久,不能豁然貫逐焉!

虛領頂勁,氣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隱忽現。左重則左虛,右重則右虛,仰之則彌高,俯之則彌深,進之則愈長,退之則愈促,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獨知人,英雄所向無敵,蓋皆由此而及也。

斯技旁門甚多,雖勢有區別,概不外乎壯欺弱,慢讓快耳!有力打無力,手慢讓手快,是皆先天自然自能,非關學力而有為也。察四兩拔千斤之句,顯非力勝,觀耄耋能御眾之形快能何為?

立如平準,活似車輪,偏沉則隨,雙重則滯。每見數年純工不能運化者,率皆自為人制,雙重之病未悟耳!惟欲避此病,須知陰陽。黏即是走,走即是黏,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濟,方為懂勁,懂勁後愈練愈精,默識揣摩,漸至從心所欲。本是舍已從人,多誤捨近求遠,所謂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學者不可不辨詳焉!是為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