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班侯大師《虛實訣》詮說

2022-05-18 08:38:37 字數 3211 閱讀 9087

《和美太極》中國專業太極微刊

王宗嶽的《太極拳論》生怕我們修為者把這個“著熟”理解為“招熟”,因此在《太極拳論》的後邊又很明確的告訴我們關於“懂勁”的真正含義是什麼,是“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濟方為懂勁”,所以《太極拳論》中前後兩次談到“懂勁”問題,前面的懂勁兒是告訴我們“著熟漸悟懂勁”,為了避免把這個“著熟”理解為“招熟”,後面又再次強調告訴我們,懂勁是陰陽相濟,也就是陰和陽、虛和實、形和意、有行之體、無行之神意,這兩個分而合之,無過不及,相濟而中就是懂勁。所以我們在談到虛實訣“中實”這個問題上,首要的問題是怎麼理解“中實”,實際上“中實”就是“實中”,陰陽相濟即中,虛實相伴分而合之就是中,“虛實神會中”,我們要把它有著落,你要落實。這是中實的第一個真意。

第二、為什麼“中實”就要發?怎麼才能是“中實”而發,我們說第一句話告訴我們“虛虛實實神會中”,虛實相交合而中,“虛和實”相對立的交合以後交合出一個“中”,中這個點既是虛,又是實,既是實,又是虛,虛實這兩個是對立的,統一在這一點上,這一點上呈現出來的屬性是空,也就是說中的屬性是空,因為這一點是虛和實兩個相對“衝”的東西,是空。

既然神會中的這個中是“空”,為什麼說“中實不發藝難精”呢?為什麼告訴我們中實要發?中是空,怎麼又變成了實呢?好,恰恰從中實這一點上告訴我們虛實是要變轉的,我們所求的“中”,老子所言的“多言數窮,不如守中”,這個“中”是虛實相交合,虛實相變轉。我們說相交合它是空,這句話告訴我們這樣一個真理,虛實變轉會出現一個空而不空、空而出實,實際上在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如果“中”屬性是“空”沒有問題,但是這個“空”不能夠不空的話,“空”不能夠空出真實的話,這個“中”是無用的、是僵化的、是死中、是沒有生命的。而恰恰我們所言的“中”,我們要得中、要守中、要用中,所以說得中、用中,妙用無窮。拳之妙用,關鍵是在用這個“中”。這個“中”怎麼才能用呢?就是要中實,因為中本身是空,就要空而不空,就要空出一個真實來。所以我們從這個角度上去理解,中實是由空而不空,不空既空出來了那個真實。

具體來講這個“不空”是一種什麼狀態?怎麼就是“實”了呢?怎麼就空出這個真實了呢?這個不空、空而出的這個真實,就是我們所的、太極拳所求的內氣、內勁,就是這個“勁”,出來這個實,“中”所出來的“實”,也就是“空”出來的這個真實。 

前面我們說了“虛虛實實神會中”一句,也就是“虛和實”這兩個要相交會在“中”上。問題是:如果虛實交合以後交合出這個中是空、是無,怎麼又會“中實”了呢?這個實從那兒來的呢?再看“變轉虛實須留意”這句拳論中所言虛實變轉之理,答案當然是從虛中來。中從何處尋?——從兩個極端的迴圈變化中來,故此,中實即從虛實變化中求。欲求至中至實,則要去細細權衡至虛與至實(的範圍),欲得至實至剛,則要求至虛至柔。

虛而能受,虛的是“我”(的莽力),受得是敵(的蠻勁),也就是說我這個中的狀態是虛空的,我以虛空的狀態和對方相接,對手是什麼?對手是實的,那麼對手的實被我接而受了,接受到那兒去了?接受到我這個“中空”來了,這樣對手的實被我接到我的中空,我的中空就變成了中實了,對手來的實我接受以後,我的中就由空而轉實。

我的實那兒來的呢?是對手給的,我把對手的實給引進來了,把它落實到我中空的地方上,我的空,空而有實。這時候對手的實被我接而受變成了我的空而實,那麼對手變空了,變成虛而空了。也就是我由虛空反而有了真實,對手由實有而變成了虛空,彼我雙方發生了虛實變轉,恰恰這一變轉,我出現了“中實”。概言之,中實即是虛實的轉換,而虛實的轉換並非只是自身的調整,還在與對手進行“交流”時獲得。

何謂“中實”?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去理解之:

第一,“中實”是告訴我們虛實神會而中要確實、要實在、要真的落實虛實的交會而中,“中實”的第一個含義就告訴我們這個“實”是確實、是真實,也就是說準確、合適。也就是要把“虛實神會中”落在實處。如同《太極拳論》上講“著熟漸悟懂勁”,我們結合“中實”再來理解一下“著熟”,《太極拳論》上所說的“著熟”,很多人把這個“著”理解為這個“招”,因此就理解為拳打千遍只要把拳的架式、招式打熟了,熟能生巧,我就能懂得太極拳的勁兒了。

這個理解不夠準確,或者說有欠缺。我們欠缺的是什麼?這個“招”和這個“著”不能夠完全劃等號,當然我們說這個“招”有這個“著”的含義,但是不能等同於這個“著”,這個念“招”。這個“著”呢?一字多音,有這個“招”的意思,還念著(zhao)急,還念著(zhuo)落,說這個桌子著實,“著”是落實,有著落了,落在實處了。我們說這個“招”是指的的有形的身體,外形的動作,我們管它叫招,它是有形有相,因此這個“招”,“招者,式也”,這個“招”是“一招一式,”,這個“式”指的是外形上的動作,我們凡是把有形有外形上的、形體上的、看得見的這些動作都叫招式。

我們知道太極拳的修為更主要的不只是停留在看得見、有形有相的外形的的動作上,太極拳的修為是身心雙修,而且是以內為主,因此它是內家拳。所以我們說太極拳的修為一定要修為出太極內功,太極拳離開了太極內功就不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太極拳了。

既然是太極拳內功,以內為主,它就不會只是外形上看得見摸得著的這個“招”了,它一定會有看不見的、內在的、內裡的,我們管它叫太極的內氣、內勁。氣也好、勁也好,是內在的變化、變轉,我們把內在的這個變轉主要是反映在神意氣上。所以太極拳告訴我們“凡此皆是意”,告訴我們要用意不用力,同時告訴我們變轉虛實須留意,也就是告訴我們太極拳的虛和實這兩者之間所存在的內在的、真意的關係,更核心、更主要的是要在“意”上的虛實轉換,“變轉虛實須留意”。

當然太極拳不是不要外,不是不要有形身體的虛實變化,但是我們說太極拳一是要以內為主。我們把有形的身體的虛實變化如果叫招的話,無形的神“意”,內在的虛實轉換我們就把它稱之為“術”,術是我們內在的。“內”裡的、無形無相的,看不見的那部分轉換和變化。所以說招是有形的,術是“無”形的。太極拳有的時候也叫太極拳術,也就是說拳的修為是離不開術的,離開術我們這個拳就離開了內在的靈魂,離開了內在的主宰,就不是我們所要修的拳的真意所在了。

所以說,我們在修為過程當中是要求得招、術,有招還要有“術”,招是術的外在的反映,術是招內裡的根基,術如果離開了招,這個術就變成了無根的盲動,如同無源之水、無根之木一樣。所以招必須要有術做根和主宰,術要有招、要有有形的這部分作為載體才可用。所以這兩個部分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招術是一個有形、一個無形,也就是一個是形、一個是意,只要把這兩個有機的結合起來,才是我們拳修為的關鍵。

如此說來,我們說,明虛實,虛實變轉要以術上內在的虛實變轉為核心、為主宰,所以拳論上才告訴我們變轉虛實須留意,這句話就充分的告訴我們虛實的變轉要以意上的虛實轉換為主,有形身體的虛實變化是服從意、隨從意的變轉而變轉的。我們說有招、有術,合起來我認為才是太極拳論上所說的著熟。

“著熟”從這個意義上講,我更把它傾向於“著熟漸悟懂勁”,把“招”和“術”這兩者能夠統一在一起,能夠把它落實了,只有把“形”和“意”兩個東西,能夠把它進行落實,有機的分而合之,這個過程就是漸悟懂勁的過程。所以我們要想懂勁,就把這兩個東西要讓它著落,讓他著熟,你就不斷的,一層一層的、一步一步的、漸漸的來知勁、悟勁和懂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