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沾 粘 連 隨 ?

2022-05-18 07:17:06 字數 1169 閱讀 8321

“沾、粘、連、隨”是太極推手的“四功',要知道人如何感知客觀變化,審時度勢,非明瞭“沾、粘、連、隨”並建築在它們的基礎上不可。而這四功,需在實踐中用心體會才能掌握和提高。

沾是提上拔高的意思。實質上,沾就是挪勁,時時用意沾著對方,粘以荊人,須連續無絲毫間斷。按本篇所謂,和對方搭手時,利用對方反抗的力量向上引起對方手臂,幼意雙兼從而沾之,使對方上體緊張,精神上注,形成上重下輕,甚至足跟離地.我則便於將對方發出。實際“沂”字的運用是比較廣泛的。沾著對方,就是開始對對方動態進行偵察和了解,即聽勁。沾要貫徹始終,不要用力過大出頭,拒之於“國門之外”,也不要用力過小,凹扁失去擁勁,使對方乘虛而人,造成自己被動。沾主進,不但兩手,須全身各處均能沾住彼勁,體現太極的完整性。陳鑫以宋詩“沾衣欲溼杏花雨'喻之。

粘就是留戀繾縷,有人用依戀不離,難捨難分來描述這一基本功夫,俗稱貼上。也就是推手時不論對方手法、身法如何變化,我之手臂總不離開對方手臂,如膠似膝,粘住對方,使其丟之不開,甩之不脫。此勁與沾勁結事,稱為沾粘勁。粘以隨人,使人無自動之能,則量敵而進,其權操之於我。

連就是舍已從人,貫串之謂;就是不得中斷,不得脫離,綿綿不息,無停無休,使個人之勁與對方之勁有意識接續相連起來。舍已從人,就是把自己安排妥貼,在八方支撐和八面轉換之中,悉心體會對方情況,摸清對方運動規律。形要連,意要連,隨人之動而伸縮排退。

以形連之且以意連之才是真連。

隨彼走我應,即從也。隨從對方動作,緩急相隨,進退相依,不即不離,不後不先。彼進我退,彼退我進,彼浮我隨,彼沾我鬆。只要一經與對方搭手,即不能使其逃脫。對方有此動機,我必須緊跟上去,正是藉以取勝之機。對方任何破壞我平衡的動作,我也能及時調整,採取正確對策,這就是隨。

沾、粘、連、隨是推手時應遵守的要點,沾、粘、連、隨就是“用意”和”貫串”的具體應用,就是要使己方手臂和對方手臂保持恰如其分的接觸、沾、粘、連、隨的功夫,在手上,也在身上。身法、步法都要有i、料、連、隨之意,不先不後,動作下上相隨,周身協調,完整一氣,規矩合一。在我主動舍已從人的情況下,二人推手形成一個圓球似的,這就是太極氣象(而所謂處處太極,是我一人練拳盤架,也是太極渾圓,妙手一著一太極,勢勢渾沌;推手時也把對方當作一個球體來看,招引勢發,均任於我)。

沾、粘、連、隨是推手的基本功大,與捨己從人結合起來,也是克故制勝的要點,用得純熟則提之使來不得不來,放之使去不得不去。舍已從人而擒縱在我,仍然是由己;擒縱在我為由己,由己而仍然從人,這正是道家“不為天下先”、“無為而無不為”、“道法自然”的思想在戰術、戰略上的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