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萬元一把的紫砂壺

2022-05-18 07:17:00 字數 1864 閱讀 7486

在江蘇宜興諸多紫砂大師中,呂俊傑是另類的一個。跟老一輩紫砂人習慣在傳承中閉門造車不同,呂俊傑習過武、留過洋,玩得了**、和得開稀泥,看得懂莫奈、亨利·摩爾,守得住八大山人、宋徽宗瘦金體。

“功在壺外,做紫砂絕不能故步自封。”呂俊傑說道。對於紫砂人來說,這是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在如今“泥土賽**”的紫砂行當裡,一把顧景舟的當代紫砂壺炒作出上千萬人民幣。但資本的瘋狂湧動,也讓這些紫砂人樹欲靜而風不止。

習武淘砂

乍看呂俊傑,光頭僧面,身骨硬朗,很難把他與那些戴著寬邊眼鏡、用修長的手指雕琢泥坯的紫砂製作者相聯絡。事實上,從16歲起 ,呂俊傑就在父親呂堯臣的薰陶下,正式進入了紫砂這個行當,如今已經近30年。呂堯臣是建國後第一代紫砂人,與顧景舟齊名。

“我是從小就學畫畫、素描、書法,但是真正決定接父親的班,16歲時為此家裡還開過一次會,因為這屬於傳統手工業,在當時社會上並不是很有地位,母親因此一直反對。不過,最終還是我自己喜歡它,並選擇了它。”呂俊傑說。

父親是呂俊傑的授業恩師,給了他紫砂創作的基礎,但真正讓呂俊傑感覺有了自己的藝術語言,則是去新加坡南洋理工藝術學院進修,這是他第一次真正可以跳出傳統手工藝的束縛,看到更多的世界藝術。

“那留洋的三年對我藝術創作來說,起了決定性作用。眼界高了,做的東西、思考的方式就不一樣了。行內有句話:眼低手高敵不過眼高手低,因為手是可以訓練的。”他解釋道。

呂俊傑把他領會的西方現代藝術的線條和色彩,結合他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理解,融入到紫砂壺的創作中,走上一條沒人走過的路。

“紫砂壺意境在壺外,一把好壺放在那裡,要能給人遐想、詩意。而不是一把壺,什麼都能看到,全在壺裡。要讓人有聯絡。所以我作品的名字都是深思熟慮的。比如我喜歡亨利·摩爾的雕塑,概括性很強,讓你產生無限的遐想。”呂俊傑說。

事實上,呂俊傑還有一套絕活,那就是他從入行紫砂同時開始練起的心意六合拳。自16歲起習武,師從當代心意六合拳大家餘化龍先生高足華雪平先生。2008年在香港舉行的國際武術節上,呂俊傑奪得“男子形意、八卦、八極”專案金獎。

對他來說,練武和做壺都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兩個環節,但同時,它們又有某種共通之處。“練武講究神玩氣足、節奏的韻律。動靜結合,快慢相間。快的時候形如暴風雨,慢的時候靜如處子。這種武學觀在紫砂裡也很容易體現。紫砂和武術,都是講究線條的藝術。”他說。

當代審美

現在的紫砂壺,要麼造型繁複,功能缺失,要麼獨一味追求材料質地,或是追求技巧、轉角精密耐滑。對於呂俊傑來說,這都屬於走偏了門。

“玩壺到一定境界,才能理解。真正喜歡壺的,我覺得還是簡約為主。壺一定往明式傢俱去靠,明式傢俱在視覺傢俱裡佔有一個重要位置。你看清式傢俱,就不能和紫砂壺合。紫砂本來就要素面素心,體現一個雅。”他說。

在呂俊傑的創作上,他遵循“簡約不簡單”的西方現代派的審美風格。可以在區域性加上修飾和裝飾,但整體上一定要簡約。因為紫砂不僅是觀賞,還有觸覺美。紫砂是用來把玩的,一定要觸覺很舒服。

而他與父親那一輩最大的不同,就是能把西方的造型、現代派的藝術糅合進傳統的紫砂創作中去。他甚至覺得,繪畫、**、武術、油畫、中國畫,都可以和紫砂壺結合在一起。

“我始終覺得,行萬里路比讀萬卷書重要。不要牴觸來自其他藝術門類的東西,而是要借鑑、吸收其他美學的內容,這應是我們當代紫砂最大的特色。思維的方法、創作的理論,好的作品是有生命力的。一件成品的原創品,首先體現作者的心境,還有一段故事。就像創作的時候要提綱挈領,你的綱是什麼,你要表達的意思是什麼。有個核心,你的作品才會立得住腳。”呂俊傑解釋道。

儘管紫砂壺只是個泡茶的器皿,但它已經承載了中國古老的文化和哲學在裡面。從器到道,甚至已上升到一門學問和藝術。而在呂俊傑看來,紫砂壺正能體現中國人的大美,如同鄭板橋所言:“刪繁就簡三秋樹,領異標新二月花。”

如今,呂俊傑最貴的一把紫砂壺,曾賣到220萬元人民幣,但衣食無憂對他的創作似乎並沒有什麼影響。他依舊每天早上7點,去到滿目蒼翠的竹林中,打一套心意六合拳,開始自己創造性的一天。

如何選一把能升值的紫砂壺?

昨天文章裡說,藏壺的一大目的就是升值。玩壺的壺友幾乎必然達到的這一境界。雖然常說買壺是為了喝茶,不可因愛壺過甚而淡忘了茶的韻味,但壺與茶本就...

怎樣辨別一把好的紫砂壺?

一柄壺,承載了時間的鐫刻,浸潤了歲月的沖刷,從泥土到成型,千錘百煉,不過是手中的溫潤,細細觸控,它也就獲得了靈魂。 紫砂亦是金木水火土的最完...

一把全手工的紫砂壺,你知道要打造多久嗎?!

俗話說慢工出細活 紫砂壺並不是一種快銷品 許多壺友都非常好奇一個問題 做一把紫砂壺到底要多久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一套好的工具對一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