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劍秋 前輩論形意拳與其他拳種之不同

2022-05-18 06:48:26 字數 1164 閱讀 9066

大國崛起 民風尚武  練武人的修行手札

一、身穩氣平

每見習普通拳術者,輾轉騰躍,時用足踢人,非不美觀也。

非不可謂為一種運動也,然不足以交手,何也?

我勞人逸,我危人安也。

夫兩相交手時,兩足猶鞏不能穩立,寧有暇分其一足以踢人乎?

苟踢而不中,其敗也必矣,且二目瞿瞿靜觀敵之動以應可也,何為而騰躍以自勞乎?

形意則無如此無益之舉動。

二、拳法簡捷

普通之拳術,其臂之動也,守為一著,攻為一著。

若人攻我,則必先御之。

形意則不然,攻即守,守即攻,一著而備二用。

何以言之?

曰,試論劈拳之拳式:

設人以左拳攻我心口,無論其拳之高低如何,我但進步向其右旁,以右劈做劈拳之拳式,架住其臂,是我已自防矣; 同時我但如此前進,我臂即斜刺擦其臂而前。

苟其手不敏,必中我拳矣,此“守即攻”之謂也。

苟其手而敏,則必將我拳加起外推,然我於是即乘其架推之勢而抽回我拳,同時將拳漸下下沉,沉後變拳為掌,驟成劈拳,前推其身,彼欲防備不及矣,何也?

彼之架而推也,必用大力,勢難一時收回,我則本借其力,而急欲攻之者也。

我但作一圓圈,而彼已中我拳矣。

我一臂攻之,而使其不暇自防,更無暇攻我,是不啻“攻即守”矣,形意拳術不誠靈便乎?

或曰:“崩拳甚直,恐無如此妙用”。

應之曰:“崩拳已有二用。”

苟敵攻我之拳而高也,則我拳自其拳下斜入,作上挑之力。

當我拳斜入時,我身必進至敵之旁,則彼之拳我已躲過。

我今在其拳下作上挑之力,同時又不廢前擊,則彼拳即欲下壓我拳,必已不及; 即及,亦不能竟壓我拳,以我已預防也,而同時彼身已中我拳矣。

苟敵攻我之拳而低也,則我拳自其拳上斜擊,作下壓之力。

彼拳被我壓下,則其臂之長不能及我身,而我拳自彼拳上擦過,已中其身矣。

孰謂崩拳無二用乎?

三、養氣壯志

此長處惟作內攻者始能得之,形意則內外攻兼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