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愛好者眼中的頂級酒店

2022-05-18 02:05:35 字數 3062 閱讀 9720

陶立夏自由撰稿人,遊歷5大洲超過15個國家。著有**《喜樂章》,譯作《夜航西飛》、《煉愛》,遊記《分開旅行》即將出版。

優先順序為:位置、美感、**。

我可能會為了避開太多遊客而選擇位於大東海的三亞文華東方,而不是在亞龍灣的眾多酒店中做選擇。

義大利capri島上的 capri palace給了我很大的驚喜,酒店位於島的頂端,俯瞰那不勒斯灣。它每個房間都有藝術主題,並陳列相關的藝術品。酒店所有的藝術品都是真跡,出自現當代大師之手。它讓我開始對酒店集團之外的私人酒店產生興趣,我不再滿足於雖然便捷但雷同的商業酒店風格。

美學和高科技商務需求並不矛盾,只是需要大量技術和資金來解決一些問題,這很考驗酒店經營者的預見性和變通能力。倫敦位於海德公園角的st. regis酒店就在古老的建築中實現了電子系統的運用,房間內所有裝置都可以用抽屜裡的一個觸控式螢幕控制,但因為隱藏很好,絲毫不會影響酒店的傳統英倫氣質。這種古老和新潮的對比讓酒店顯得非常有個性。

因為成本問題,酒店建造現代化的建築似乎比翻新老建築要多,所以這些管理集團努力在內部環境、服務上凸顯中式情調以彌補外觀的不足。悅榕莊和安曼酒店是表現特別突出的品牌,他們從建築到服務,都將中國風格和品牌精神很好的融合到了一起,使酒店更有識別度。

風格是一種財富,我覺得應該好好保護而不是輕易改變。但作為軟體的服務是需要隨時改進,加以創新的。比如說:我希望古堡的地毯不要太破,但我不希望古堡為求現代化而將外觀刷成粉紅色。如果能在古老的酒店中獲得意想不到的、或是別處沒有的新奇服務專案,這是十分有意思的住宿經驗。

董江威elle(微博) men 時裝總監

酒店位置是我自己訂酒店時最先考慮的因素,直接關係到工作或旅行質量,例如每年日內瓦表展我一定會選擇離會場近的酒店,去巴黎**周的時候會住盧浮宮一帶,因為吃喝完樂坐地鐵都相當方便。

日內瓦湖邊的beau rivage酒店,當時我住的房間就在茜茜公主生前住的房間的隔壁,作為家族經營的酒店,從建築到細節,甚至是配色,都彷彿在電影裡,這感覺就是當進入衛生間看到全套lanvin的沐浴用品,你就明白了。這確實會影響我對酒店的美學觀(但我並不挑剔),比如巴黎的hotel le bristol,風格相近。

不矛盾。比如巴黎索菲特酒店,地理位置相當好,就在愛馬仕福寶大道總店旁,它在每個房間都配備bose音箱(ipod及cd吸入式),這讓我感到很窩心。但有趣的是,這家酒店好像一直是四星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它沒有游泳池??

提到中式建築,三亞的ritz calton不錯,但質量明顯有問題,有一回我在露天游泳池邊寫稿,旁邊建築上的裝飾木條掉了下來,還好下面沒人,否則死傷一片。

時常擯棄,偶爾新增。

小鵬職業旅行者 著有《揹包十年》、《蓮花之上》、《我把歐洲塞進揹包》。

首先看位置,然後看**,美感放在最後

比如去戛納,首先一定要住在地中海邊,而海邊的4家頂級酒店**差別都不大,那就一定要住在延續法式貴族傳統的le majestic。

柬埔寨吳哥窟的amansara酒店,用極為簡樸的色調調和出奢華的感覺。

我覺得現代高科技和休閒度假是兩回事,既然是度假,就應該享受自然山水。

雖然由外國管理,但是仍舊保持了中國的元素。比如麗江悅榕莊,**是個寶塔,背景是玉龍雪山,而餐廳風格和房屋風格還是非常中國的。

如果單指裝修風格,那我覺得不必,因為遊客到此下榻看重的就是入鄉隨俗。但是內部的設施當然應該與時具進。

徐燕《noblesse望》雜誌編輯部專案專案總監。

在從事**行業的9年時間裡,一直負責“生活方式”類欄目的編輯與報道工作,並鍾愛旅行。

位置大於**,**大於美感。要距離我活動的主要區域近或交通便捷;在我事先設定好的**區間內,尋找信價比最好的酒店。

馬爾地夫w寧靜島、杭州安縵法雲

隨著中國旅遊業發展及旅行者不斷成熟,細分市場越來越受到重視。每個酒店品牌在設立之初就應該明確自己的定位——我是為哪一類人服務的?客人在什麼時候會選擇我?這之間不存在矛盾,而是根本就不是同一類產品。就好像冰激凌和冰沙。雖然都通常在夏天食用,也都是冷飲,但加了奶油和不加奶油吸引的就是完全不同的兩類人。這兩類人在選擇是會有偶爾的重合,但各自的喜好卻也非常清晰。

無論是由外國品牌經營,還是中國人自己管理。最關鍵的是——“誠意”。在這方面,我認為安縵法雲很有誠意,而杭州悅榕莊則讓我比較失望。

一切的問題,都應該從顧客那裡找到答案。這又回到了之前的問題——客人為什麼會選擇我們?我的建議是:給客人更多選擇的可能性。

fabrizio

alessandro goggi reda全球傳媒總監

位置是我選擇時的第一考慮,因為這對於旅行時體驗城市真實風貌是很必要的。我到達目的地後通常會奔波於各大商務會談,便利性就顯得更重要了,酒店尤其要靠近城市地標性建築或核心景點。

我是小型精品酒店的忠實粉絲,雖然它們通常不是大集團的一份子,因此我也很難記住那些特別的名字。但在越來越多出差中國的機會中,我發現很多酒店開始關注客人更私人化的感受和房間獨特性了。我寧可住“無名”的精品酒店也不願住大型連鎖酒店集團。況且,精品酒店有更優越的地理位置(因為它們佔地不大)。

那些提供卓越高科技設施的酒店對於商務人士來說很必要,但對於度假者來說是不是過多了?同樣,太讓人放鬆的酒店總會提醒我是不是需要獨立的、不相關的空間去做工作上的事?有很多人可以把兩者結合很好,但我喜歡分開來看。

從建築上來說,我認為北京王府半島酒店外部有非常重的中國味。我能看出大型酒店集團非常努力將當地文化融入酒店內部,從房間裝飾到傢俱。香格里拉也是很好的例子:外部現代,內部有古老韻味。

我認為“守舊”與“創新”需要混合、平衡。古堡酒店之所以迷人是因為他們保留了過去的歷史的印記。但它也要保證現代旅行的舒適,我對這點非常樂觀:很多“歷史文物型”酒店都花大成本在內部設計上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