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永利 九至十一層樓裡的同事緣分

2022-05-17 19:14:37 字數 2856 閱讀 4603

十三年前,長期摸爬滾打於基層的我,交叉到高階機關任職。大機關啥模樣,自己能否勝任,會不會出差錯,帶著十萬個不自信和疑問,懷著忐忑不安地心情踏進了位於黃河之濱、金城核心地段高聳的辦公樓一樓,隨著電梯

不斷上升,我便與這棟樓九至十一層的同事們結下了終生難忘的緣分。

來到九樓乾的第一件事,便是撰寫階段工作報告。具體任務是把來自邊疆基層飛行單位的業務報告,重新梳理上報更高機關。在基層爬格子碼字多年,我承辦的文書很少出差錯,把控文字的自信還是有的。基層單位的報告表面看似一切正常,卻經不起推敲,不僅工作量計算有誤,連動用的裝備人數等基本資料前後難以印證。作為業務新人,對面辦公桌的老聶拿出了以前報告支援我核算,我又打**到基層詢問有關情況,他們驚詫於上級業務機關竟然有人吹毛求疵到無人關心的累積資料前後計算的正確與否。

費心勞神擬成報告,先送處長審,也許是新人,處長二話沒說便通過了。緊接著呈送主管副部長審閱,其開會不在位,我便將檔案置其辦公桌上,以便籤字畫押。同時,暗暗自喜,大機關的任務對我來說並沒有想象的困難。但我高興的有點早了,正當下班之際,副部長**呼我至辦公室,對我的報告改的體無完膚,只對反覆核實的數字手下留了情。手拿改得沒剩幾個字且未簽名的報告,猶如當頭一棒,飢腸轆轆的我頓時沒了食慾,默默回到辦公室,重新開啟電腦,反覆修訂,直至以自己的水平看不出任何問題。

第二天,修改後的報告再次送主管副部長,戴眼鏡的副部長讓我待在辦公室等其審閱,其犀利的眼神透過厚厚的眼鏡片一字不落地通讀後,輕聲地說了聲:這,還行。鄭重其事地在報告封面簽上自己的名字。

報告繼續由我送至十一樓的部長審閱。個子不高、面容清秀、操口標準普通話的部長並未急於審閱報告,先詢問報告的目的、性質等來龍去脈。我憶不起自己當時向部長彙報時的神態是否緊張或者窘迫,口齒是否伶俐。只記得簡單地彙報報告的成因、主管副部長把關修改的情況以及最終需要哪級領導簽字才能上報。部長靜靜地聽完我稍顯緊張的話語,概略地翻看了報告,仔細認真地簽上他非常漂亮、飄逸灑脫的楷書名字,叮囑我送辦公室祕書待領導籤批後上報。

通過承辦一份簡單的報告,大機關認真細緻嚴謹的作風與基層粗枝大葉、馬馬虎虎的作派天壤之別給我留下深刻印象。大機關的負責人更是對檔案把關極嚴格,不搞清楚內容和文字,絕不會輕易簽上自己的名字!

大機關工作,搞得最多的業務還是文字材料。用文字材料向上級彙報工作報告情況和用檔案通知指導下級工作,是一個編制二三十個人的部門,統管二三十萬人基層單位中心工作的基本途徑。為此,九至十一層的同事們一個個彷彿文學院中文系的研究生,每天面對七八百個常用漢字翻來覆去的研究推敲,唯恐撰寫的材料意思不到位、文字不精彩。

我在基層工作時,文字材料或檔案一般由工作人員起草稿,業務領導初步校對修改把關,部門領導定稿,最後主官稽核通過,流程簡單,三兩人幾個回合搞定。大機關,重要的文字材料,往往成立材料班子,副部長牽頭,集中九至十一層各業務處擅寫之人,大兵團集體攻關。初稿擬出,把稿子投到大螢幕上,材料班子成員集中會診,從總體到區域性、從大標題到小標題,全面分析研究修改數遍。這樣改過還不算完,最後一關是一人領讀,其他人逐段逐句分析文中意思是否準確,每個字詞用得是否合意恰當,甚至連標點符號都不會放過,字斟句酌,直至清晰無誤、言簡意賅、嚴絲合縫。如此改出來的材料,向上彙報和向下指導工作絕無問題,讓我眼界大開,自嘆不如。

在九至十一樓工作期間,我不僅參與了許多文字材料的撰寫集中攻關,而且兩次到以前未去過的新疆出差,檢查考核基層單位。真切感受了從蘭州飛到烏魯木齊兩小時,而疆內從烏魯木齊到達喀什卻需要飛三小時的漫漫旅途,充分領略了祖國山河的博大遼闊,亦體味了新疆與內陸迥然不同的風俗民情;參加大型工作組下基層調研蹲點,親眼目睹了不同單位工作建設的風格特點,開闊了思路,增長了見識;全程參與研究機關課題式演練模式,為各大部門機關組織業務訓練趟出了一條新的路子;甚至獨自執行上北京彙報業務工作的任務。交叉任職的人最終要回原單位工作,這是九至十一層的同事們眾所周知的事情,但他們沒有把我當成一個外人、臨時工、門外漢或可有可無的角色,而是把我當成自己人,信任有加,全面使用,不斷錘鍊我那稍顯稚嫩的能力。

十幾年前的交叉任職只有短短的一年三個月時間,而發生在九至十一樓的許多事情、場景依然歷歷在目、記憶猶新。如今,若是遇見當年同乘電梯和一起奮鬥的同事們,我們依然噓寒問暖、相親相惜,就像當年一樣從未相互當成外人。

人生百年,忙忙碌碌世間走一遭,猶如乘坐一列永不返航的列車一往無前。在這趟時光列車上,父母夫妻當然是陪伴我們時間最長久的人,但我要說同事可能是這趟車上與我們玩得最嗨的夥伴,也是一生之中最難遇到的陪伴。同事不像父母由基因遺傳而定,更不像夫妻姻緣萬里挑一,同事需要平臺才能相遇,需要共幹一業才能相處,需要緣分巧合才能相識,需要志趣相投才能相交。

佛說: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的共枕眠。若說夫妻之情是千年修來的,那同事之情則是百年才能遇到同乘一船的乘客呀,須得倍加珍惜。否則錯過緣分,註定陌路終生。

—作者簡介—

薛永利酷愛運動,喜交朋友,用思想來記錄生活的點點滴滴。

精彩悅讀

薛永利 | 回憶二姨父

薛永利 | 金庸的俠義江湖將流傳千古

薛永利 | 寒窯,不老的愛情神話

薛永利 | 看**成癮的美好時光

劉曉蘭 | 慈父憶

孫書岐 | 踏雪上澇川

竇曉航 | 勸賭文

百合 | 貪婪

謝險峰 | 我們不甘心 ——讀書會分享

時光撿漏讀書會

在這裡遇見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