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 一次好奇之旅,因療效而堅持

2022-05-17 12:44:46 字數 4130 閱讀 1784

2017年7月4 日,linda在鍼灸之前品茗,茶不僅放鬆身心也輔助通絡。   駱永紅 攝

linda:

慶慧和linda第一次見面的厚朴中醫堂教室。

慶慧:接到linda要來體驗平衡針的**並沒有深想。因為那時,循文找來的針友多了,偶爾也會為針友**的無疾而終而生煩惱。所以和最初極力推薦無為灸功效的做法不同,面對linda的一腔熱情,我扮演的是醜話說在先的角色,畢竟5000元10次的診金不便宜,儘管我覺得物超所值。也許,因為這個她會放棄呢?結果linda的選擇出乎了我的意料。

linda是我的灸友也是針友,一起學習無為灸,現在又一起接受平衡針**。

嚴格地說,我和linda只有一面之緣,一天的面對面相處。那是在厚朴中醫學堂艾灸的穴位定位課上。這一天的課程中,我和她的接觸,就是給她做人體模特,任她們在我身上揉來摁去,然後,我要告訴她們,她們的穴位找的對不對。然而就是這個偶然的相遇,開啟了linda和平衡針的緣分。

linda接受平衡針**。  鮑金萍 攝

linda:

於是週六上午我就到亦莊駱永紅老師的平衡針工作室體驗去了。紮了胳膊、腿和腹部。很有趣。扎腿的時候感覺針在肉裡還會轉彎轉呀轉的。 扎完後腿部冒涼氣。跟著駱老師在院子裡晒太陽,體會手心呼吸陽光的感覺。能夠感受到能量順著左手心往胳膊走。紮了針之後在工作室喝茶,喝著喝著就覺得後背開始冒涼氣,因為艾灸的體驗,我知道這就是排寒。於是交了一個療程的費用開始了每週兩次的鍼灸。

慶慧:印象中的4月15日是個陽光燦爛的日子,雖然找工作室遇到一些波折,但**很順利。

雖然針與灸在今天合成了一個詞,但在更古老的時候,針和灸分別代表針刺和艾灸不同的**方法。這兩種方法用的好可以相輔相成,但是如果主次先後沒有分清,也可能會有所阻礙。在我第一次體會平衡針時,我就曾經問過駱老師,“艾灸可以嗎?”他回答得有些猶豫,但還是給出了肯定的答案。後來,隨著**的深入,他婉轉的要求我減少艾灸的次數,起初我不明就裡,經歷了**中的起起落落後我終於明白,對於能量的調整,如同用由多味中藥材組成的方劑,需要分君臣佐使。如果眉毛鬍子一起抓,也許會打架。而當針刺**到一定階段後,艾灸確實能夠輔助鍼灸的**……這是後話。

在我寫了一篇 無緣莫治 有緣莫停 後,linda 給我發來一篇她的體會,至今,她的**已經進行了21次,每週兩次的頻率能夠堅持的這麼好,出乎我的意料。而linda的文章解答了我的疑惑——

linda:

我為什麼能夠堅持到現在?

一、因為近。

我的居所和上班的地方離工作室都是在幾公里以內。打車十幾塊錢,只要十幾分鍾就能到。對於我來說,移動是一件很耗費能量的事情,工作第一年,公司還沒搬到亦莊,在五道口,我住霍營,上班要坐公交再擠地鐵再步行十分鐘再擠電梯或是爬樓梯上九樓,每天睡6個小時,出門還算精神,到公司樓下就已經疲憊不堪。所以現在出行遠地我會先打個順風車。時間也是成本的呀。現在這麼近,只請半天假就可以了。如果是去醫院,來回路上至少得花4個小時以上。請假也得一整天。

慶慧:遠近是問題嗎?在**效果不確認的初期確實是。就像我開始**時,選擇去城東的工作室,懼怕去亦莊,原因很簡單,前者有地鐵直達。即使路上要花1個小時,還能看書,也不麻煩。但是亦莊只能開車了,跨過二環三環四環到五環外的亦莊,在車河中游走的1個小時,基本就能讓人發瘋。不過,當**效果在你身上顯現時,每一次都會帶著喜悅、充滿希望地去**,於是路途和時間都不再是問題。前幾日,我家的車跑到18888公里,其中因為鍼灸跑的路超過了2500公里,而1萬公里前,我並不認識駱老師。

亦莊工作室 一組  駱永紅 攝

linda:

二、亦莊工作室的氛圍很好啊。

庭院裡種著牡丹、芍藥、西紅柿、辣椒和葡萄,多有生活氣息啊。青石小路、木板搭的診療室、木頭的小露臺,這些元素我都喜歡。在屋裡點上一支沉香,喝著茶,看看駱老師的文玩手串,多麼地舒服啊。扎針前喝喝茶、晒晒太陽,扎針後繼續喝喝茶晒晒太陽。悠閒地度過一個上午。而醫院的氛圍就不一樣啦。**、劃價、拿藥、診室到處都是人山人海,大多數人臉上都是焦慮。

慶慧:一個診室同時**數人,這是醫院最常見的狀態。效率和**成正比。而這樣的環境,患者之間難免不互相影響。鍼灸需要私密,一對一的**環境。扎針時不會被旁窺,也是很多人選擇工作室的原因。坐一坐喝口茶再扎,不是招待客人的客套,在身體和心情同時放鬆的情況下用針,這是講究。晒太陽也不簡單,如果學會了 獲取能量的方法 ,鍼灸**也會事半功倍。也許是因為氣氛太輕鬆,當初推薦我到工作室扎針的serena和我約會的地方也常常會選在工作室,因為“ 到這裡來就是為了放鬆啊。”

linda接受平衡針**。  鮑金萍 攝

linda:

三、確實是有效果的。

比如我的乳腺增生,堵塞比較嚴重,自4月15日開始扎針起,發怒、生氣時會隱隱作痛,但5月27日就不疼了,有了明顯的好轉。原本腹部的經絡淤堵嚴重,灸中脘穴,身體也不吸收艾灸的能量。在一個療程之後,腹部的經絡淤堵已經疏通了一些,艾灸中脘,可以吸收熱量,而沒有針刺感,排寒的反應也更加明顯。我的新發現是,雖然不是艾灸的傳統穴位,但在用針的穴位艾灸,也能有很好的排寒效果。鍼灸之前我的血管都不明顯,基本看不到。扎針後,手掌、胳膊、腿部的血管都清晰可見。胃口也好了很多。

四、在工作室還有其他福利。

比如說,各種好茶,可以蹭喝。比如說,學習養生的方法、捏經絡、6+1。比如說,提高覺察力,見過各位針友,會發現每個人的寒氣都是不一樣的。6月6日,喝茶時,來了一位針友,感覺右小腿有寒氣進入,繼續喝茶,背部發暖。兩隻小腿卻發冷。立馬撤退。駱老師問你有沒發暈?結果到家後人開始發暈,趕快點了艾條艾灸。原來點上艾條,小腿就暖暖的。這次卻沒有這種感覺。艾條燃燒了三分之二後,小腿肚才有微弱的熱感。像這樣的針友,下次再遇到,就儘快溜之大吉吧。、

慶慧:經常在工作室喝茶,是能夠提高茶藝的。日前,我在鍼灸群中發了一份幹茶,有人說是單叢,結果linda脫口而出,“巖茶”。她平日不喝茶,就在工作室蹭蹭,這就能夠認出巖茶來,看來茶確實喝的不少。我開玩笑說“ linda你從名德軒茶室畢業了。”其實茶在鍼灸工作室並不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就如駱老師在自己的鍼灸筆記中寫的——有些時候,不需要出針也可解決問題,比如喝茶。在我這鍼灸的許多針友都有體會,來了後,先喝茶,喝著喝著,身體熱了,暖了,來時的不適得到化解,於是問:還要針嗎?出針的目的是什麼?改變迴圈、打通淤滯。而一款茶氣很足能量很強的茶也讓你氣血通暢、全身貫通,殊途卻同歸。

而我自己上週,更是經歷了這樣的過程。鮑老師為我調理胃經,除了針刺還用了指標按壓的方法。結果周身通暢後,我們坐下來喝茶。是駱老師喜歡的上等的肉桂。接著又來了一泡牛肉。兩泡茶氣十足的茶下肚,我去了廁所。而一個小時後,我剛進家,又上了廁所,兩次都是大號。能量好的茶對身體的疏通可見一斑。駱老師喝茶挑剔,常來工作室扎針喝茶,也能將**費喝回不少。

覺察到寒氣,是linda身體通暢的結果。恭喜linda能夠感受到外在環境的冷暖寒涼,這樣就能夠很好地保護自己了。

linda:

五、我對健康的渴望。

正如稻草堂主人慶慧所說,在今年終於體會到身體是自己的。借用某位店主的話,身體是供奉靈魂的殿堂。在這個不敢生病的時代,不趁著年輕把身體調理好,難道要等到晚年付出更大的代價去調理麼?到時還來得及麼?還付得起代價麼?身體是自己的,調理要越早越好。 所以我在努力堅持著。

慶慧:日曆翻到了2017年的7月4日,魚葉書已經開始了第三個療程,而我的第六個療程即將過半。向陽光,向健康,我們一路攜手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