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天機會元論克擇

2022-05-17 04:10:26 字數 2097 閱讀 7797

立向辨方,以子午針為正。

昔軒轅黃帝與蚩尤戰,蚩尤能作大霧,黃帝制指南針以示方也。至周南交趾]越裳氏來朝,忽迷歸路,周公作子午針置之於車,名曰:指南車。自漢張子房,只用十二支。至唐以來取十干,除戊、己居中,只用八幹,添乾、坤、艮、巽,分作二十四位。以天地四分中分之,自後有正、縫之說。董德彰採諸論,取壬子、丙午縫針為是。稽理未然,今不復論。正針者,子、午、卯、酉居四正,乾、坤、艮、巽居四維。子為正北,壬、癸輔之。午為正南,丙、丁輔之。卯為正東,甲、乙輔之。酉為正西,庚、辛輔之。況謝覺齋雲: “子、午為陰陽之正極,卯、酉為天地之橫樞。以子、午為天地之中,南、北之正。”本文謂立向辨方,的以子午針為正,即正針也。

作當依法,須求年月日之良。

安墳、立宅,必擇年月日時之良,利也。範氏曰: “好地如巨舟,良期如利揖。巨舟能載物,利楫能行舟。”蔭注者,風水之吉也。發作者,年月之良也。楊公雲:“不知年月有玄微,年月要妙少人知。年月乃為造命法,裝成好命恣人為。若人生時得好命,一生享福兼富盛。不獨己身富貴高,十世雲仍做官定。”考之楊公,當時所用年月,全用造命,或輔龍、補山,或補向,或合亡命,或合生命,總取祿、馬、貴人合局。今諸家專以避殺為高,避得殺盡,年月日時皆是退氣。干支、祿、馬、貴人,龍脈、山、向並無一合,誤人大禍,有累吉地信用之者,只自誤矣。

山川有小節之疵,不減真龍之厚福。

疵,小病也。凡龍身特達,踴躍而來,到頭星辰端正,四顧有情,特刊中或一山一水有小節之疵病,終不為之大害也。

年月有一端之失,反為吉地之深殃。

雖得吉地,而犯年月之凶,必主生災禍。楊公雲: “地吉葬凶禍先發,名日棄屍福不來。此是先賢景純說,景純雖說無年月。後來年月數十家,一半有頭無尾結。大抵此文無十全,大半都是俗師傳。統例一百二十家,九十四家月與年。問之一一真通道,飛布星辰說玄奧。試令揀擇作宅墳,福未到時禍先到。”誠哉斯言!則公年月之妙,有廖金精年月可兼用之,餘家年月無準,而未可用也。

多是信異說而昧正言。

正,肓者良師非正經不言,非正法不用。異說者,俗師裝卦例邪道克應之說也。詭算小數,妄言禍福及鬼靈經之類,皆是惑世誣民,切不可信用!

所以生新凶而消己福。

承上言,庸師詭術昧乎往哲之正言,私生怪異之邪說。無主見之,家反信之如神,致其煽惑,悉聽命焉。使之扦宅,則生者不得安其居;使之作冢,則死者不得安其葬;使之選擇,則不得年月之良。舊福既消,新凶又作,良可畏也。

不然山吉、水吉而穴吉,何以多災?豈知年凶、月凶而日凶,犯之罔覺。

山水既吉,何為生災?蓋由選擇犯凶,以致然也。所以擇日之良,亦堪為吉地之助,葬者慎之。

過則勿憚改,當求明師。

主之信異說,術之昧正言,皆過也。過則當改,必求明師擇吉地,可也。

擇焉而不精,誤於管見。

師要探正理,主要識師賢,此擇焉而精矣。否則如管窺天,所見甚小,所誤尤多。謂凶為吉,指吉為凶。擬富貴於茫茫指掌之間。認禍福於局局星辰之內。、

此承上意,謂管見之人,真偽莫辨,凶吉莫分。妄擬富貴出於掌訣之間,妄。番卦例論星辰於方位之內,皆非正理也。

豈知大富大貴而大者受用,小吉小福而小者宜當。

大富大貴,由山川之氣大聚,故德之大者,得大受用也。小吉小福,由山川之氣小聚,故德之小者,而宜當也。墳宅一體,推之人家禍福、富貴劉小,皆在龍、穴、砂、水之蔭注,豈在掌訣圖局之間乎?

偶中其言,自神其術。

此結上文,言庸師裝圖局而論吉凶,番掌訣以斷禍福。一言偶中,誇術如神。殊不知《堪輿》雲: “善斷墳者,必謬於葬,以斷墳於穴,則穴必敗。以下穴斷墳,則斷不驗,理固然矣。”故今嘗有善斷墳者,心無真見,貫結注湖往來之術,各查某處興敗墳塋,暗作私記,筆書相傳,名曰:江湖串。彼此相易,多方買通,每到其地,一到山上斷覆舊玟,其靈如神,世昏信重其術。後因用之扦墳、立宅,所作者與其斷墳所見者大不相同。有禍無福,有凶無吉,後悔恐無及矣。廖公雲:“觀爾定把龍為本,吉凶方有準。世俗論穴不論龍,正坐渺茫中。”此可知觀山須以審龍為重也。今之俗師斷舊墳者,並不審龍何如,一到穴上便談禍福如神,見獨高於廖公乎?蓋其禍福興敗之故,得之幹恩水-故一登山而談吐如流,切不可神重其術,而誤信之,故書之以為後形方外道人陳氏述。

苟一朝之財賄,當如後患何。

此言術者,不以陰功為重,苟圖眼下之財,利己妨人,則彼此並受其禍。吾師嘗日: “卜筮不精,誤於一事;醫藥不精,害於一人;地理不精,傾家滅族。”深可戒哉!

謬千里於毫釐,請事斯語矣。

結本章地理之法,不可不謹也。或察地不能辨其偽,或選擇不能避其凶。於毫釐之間,則禍福捷於影響之應,可不謹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