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洛斯 我買入的不是成長,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

2022-05-14 20:12:02 字數 4078 閱讀 1368

全文約3900字,閱讀時間約8分鐘。

1993年,沃爾特·施洛斯參加哥倫比亞商學院價值投資高階研討會,在這個研討會上,施洛斯發表了演講。

他先從介紹自己開始,讓大家瞭解他的過去,其投資風格是如何形成的。施洛斯回憶在他的少年時代,他母親的閨蜜嫁給一個沒什麼錢的人。這個人從他的叔叔那邊得到了墨西哥石油的訊息,於是買了許多墨西哥石油的**。也許是他的運氣好,也許是內幕訊息,****了,墨西哥石油被哈利·辛克萊收購。

這個人用賺來的錢在紐交所買了一個席位,還和朋友買了一個160英畝的大農場,搬到荷蘭雪梨酒店居住。那是1928年,施洛斯非常喜歡他們的生活方式。如此一幕,令華爾街對他很有吸引力。不過,施洛斯本能地不喜歡華爾街賭博的一面。他喜歡的是當時在**能賺大錢。他也從中學到了一個道理: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不要以為能賺錢就做自己不喜歡的事。

接著,施洛斯回憶他曾經當跑單員的經歷,後來又聆聽了格雷厄姆的課程。格雷厄姆講課以當時市場上低估的**為主,他會選擇按字母排序接近的公司,從資料上進行比較。比如可口可樂和高露潔,用資料說明高露潔比可口可樂要便宜得多。再比如陶氏化學和施格蘭釀酒,施格蘭要便宜得多。

那時不講經濟特許權。格雷厄姆不看重經濟特許權價值或管理層,他認為管理層的價值會體現在股價中。若管理層很優秀,**的市盈率會更高,因為管理層更好。從根本上說,格雷厄姆不想虧錢,他追求的是**保護。但是這種理念有一個問題:對盈利潛力的重視程度不夠。當****到他們認為合理的**後,他們就賣出。因為在他們的投資組合中對成長的投資是有限的。

施洛斯指出,在考慮自己應當如何投資時,關鍵是要知道自己的優勢和劣勢。若你不想虧錢,而且虧錢會影響你的判斷力,那就不要**可能大幅**的**。施洛斯從來沒有下過止損的單子。他**看好的**後,要是**了,只要還有資金,就應該加倉。若開始買進後,股價**了,就很難決定是否繼續**。從根本上說,他要買的是有價值的**,這個價值體現在**的**和他估值之間的差異上。因為對**的估值不一定正確,這就要求必須考慮**的風險。

格雷厄姆從不拜訪管理層,他認為一切都在數字裡。彼得·林奇走訪數千家公司,他選的**非常出色。但施洛斯覺得自己承受不了那種工作強度。“要是像他那樣,我可能幹幾年就幹不下去了,也可能會累死。”在為別人管理資產時,千萬不能因為這項工作把自己累倒了。所以他還是選擇比較被動的投資風格。這種投資風格可能賺得沒那麼多,但只要長期堅持下去,複利的力量會彌補他與四處拜訪管理層的投資者之間的差距。

施洛斯還喜歡擁有許多隻**,巴菲特只願意擁有幾隻**。然而巴菲特是巴菲特,他這麼做沒錯,如果你不是巴菲特,你必須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施洛斯說,“就我而言,我喜歡晚上睡得安穩。”

20世紀3、40年代,有大量股價低於營運資金的**。格雷厄姆喜歡這些**,因為它們的股價大多明顯低於價值。人們無法對這些公司控股,這些公司也不怎麼賺錢,所以沒人願意買。這些公司大部分由創始人或他們的親屬控制。

由於30年代經濟蕭條,股價始終萎靡不振。在什麼情況下,這種狀況才會改變?1、若大股東去世,繼承者可能**控股權。2、若經濟好轉,公司就會賺錢。格雷厄姆-紐曼是一家開放式**,它**的公司生意興隆,那幾年業績非常好。但在二戰後這些**表現欠佳。不過它的股東發了大財,因為它將geico**分配給了股東,而geico成為了一隻成長股。

施洛斯在20世紀40年代末去過芝加哥,拜訪了金剛石t汽車董事長布什先生。金剛石t汽車公司是重型卡車製造商。一位名叫蒂爾特的人持有這家**50.1%的**,他不願賣出**。當時的股價是10美元,營運資金是每股20美元。

施洛斯問這個人,他們的卡車很貴,為什麼有人願意買?這個人告訴施洛斯,有些人就是願意購買小眾廠商生產的卡車。這個人在90歲時去世了,幾年後,這隻**以20多美元的溢價賣給了馬克或懷特重型卡車製造商。不過這種投資很難找。

管理開放式**會遇到許多封閉式**不存在的問題。每年都從1月2日開始,12月31日結束。這意味著,要是運氣好,10美元買的**在年末漲到20美元,這一年取得了大量未實現的利潤,業績非常好。但是從下一年起,業績就要從20美元開始計算。若在第二年年末時,股價是15美元,要是隻持有這隻**,這一年就讓股東虧損了25%。第二年年初新加入的投資者會很不高興,可能會撤資。要是很多投資者撤出,**也就完了。這是開放式**面臨的最大問題。

這也是施洛斯願意持有他認為有**保護的**的原因。問題是許多這樣的**可能沒太大的**潛力,這是一種被動的投資方式,但施洛斯覺得適合自己。若你用自己的錢去投資,這麼做會獲得很高的回報。若你作為**經理,你的客戶必須理解你的投資方式。若不認同你的投資方式,他們或許就不應該找你。

1984年,巴菲特發表了一篇演講,他談到價值投資的接受情況。有的人一聽就懂,有的人則不屑一顧。要是客戶不認同價值投資的理念,就請他們另尋高明吧。

在建立伯克希爾哈撒韋的過程中,巴菲特的每一步都走得非常理智。第一,通過擁有保險公司,用**和債券作為留存金。通過大量的留存金,他不必支付股息。第二,通過留下盈利,伯克希爾可以持續將利潤再投資,從而實現複利增長,提升公司的價值。伯克希爾實際上是個封閉式投資公司,巴菲特不必擔心投資者贖回股份。例如,在市場崩盤時,伯克希爾好幾次都**了30%,這時誰都不能贖回股份。

若你是**經理,有很多客戶,要是持有geico或可口可樂這樣的成長股,某年**了40%時,你會擔心要是市場**30%,你的客戶會很不高興,就算你寫信告訴客戶自己持有的公司有多優秀也無濟於事。

有位女性客戶,投資了一隻對衝**。許多年來,這隻**表現都很好,她每年都把賺的錢繼續投進去。1962年,這隻****了50%,她嚇壞了,就把所有的資金都撤了出來。這就是開放式**或私人有限合夥公司面臨的危險。你永遠都不能躺在過去的成績上。施洛斯的意思是,每個人必須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投資。

分析**要簡單,用不著高等數學。在季報出來時,一家公司因為每股盈利是31美分,沒達到35美分的預期,股價在一天之內就從25美元跌到20美元。看到這種情況,施洛斯總是覺得好笑。施洛斯發現沒有永遠不賣的**。他的公司就像一家雜貨店,雜貨店進貨,他進的是**。要是可能的話,他想在4年以內賣出獲利。在等待的時候,他會獲得一些收入,這是比雜貨店好的地方。不過,他只能等別人上門,以更高的****他的商品,不能通過自己的推銷把商品賣出去。對於這樣的投資,他睡得安穩。

施洛斯保留了一份格雷厄姆-紐曼公司的持股報告。有意思的是,列表中有62家工業公司的普通股,它們的總市值是329萬美元,只有克勞利·米爾納和盧肯斯鋼鐵這兩隻**仍然健在。道格拉斯飛機已成為麥道飛機的一部分。託德船廠最近剛剛脫離第11章破產程式。大西洋灣和西印度群島佔了這些**總市值的50%以上,它是一家控股公司,後來被格雷厄姆-紐曼清算了。

仔細研究這張列表,看看它們後來的結局,多少有些耐人尋味。今天的數字要大的多了,**低於營運資金的**幾乎完全消失了,“我能理解為什麼投資者去別的地方尋找。”施洛斯找的低估的公司可能不對客戶的胃口,但是他覺得它們具有**保護,這是他想要的。

在尋找這種低估的**時,施洛斯付出了很多。他會找來公司的年報、委託書、價值線以及季報。然後不停地追問許多問題:

股價為什麼被打壓?**低於淨資產嗎?淨資產中是否包含商譽?是否有現金流?是否有淨利潤?負債水平如何?利潤率如何?所在行業如何?競爭對手如何?是否不如競爭對手?等等。

如果數字看起來令人滿意,他就會初步建倉。他關注**的表現,以此決定要繼續買多少主要是看股價。一般而言,一隻**佔5%就可以了。若確實非常看好,可能會增加到10%-20%。

施洛斯**很多**的時候都是小**。一個原因是在賣出後股價**,有些**就留在手裡了。有時是買的時候股價**,他不想追漲,就不再買了。現在的**市場是喜歡基本面投資的人都追求經濟特許權的企業,但在施洛斯看來,成功投資的關鍵是比較價值和當前的**。許多人不用現在的價值,而是用將來的價值和當前的**比較。他說他沒有這個能力,“別人怎麼做我不管,我還是按我們的老一套來。”

施洛斯以美國冶煉公司為例,說他喜歡的**。美國冶煉歷史悠久,它是由古根海默家族建立的,總股數4200萬股。伯納德·巴魯克是原始股東之一。這家**曾經是道瓊斯30只成份股之一,後來出了大問題被剔除,直到拉里·提許帶領它走向成功。

美國冶煉收購了一些銅礦,在1989到1992年間,它投入了大約每股20美元對那些礦山和其他系統進行現代化改造。它擁有每股20美元的現金流。為了降低負債,公司將股息從每股1.60美元降到每股0.40美元。公司的債務大約是8.73億美元,而淨資產是13億美元。公司有些銀礦,但銅礦是公司的主要自然資源。

美國銅礦的開採成本高於菲爾普斯·道奇,銅價**對公司影響很大。但是其股價不到20美元,擁有每股淨資產32美元和每股0.40美分的股息。而菲爾普斯·道奇的股價是49美元,淨資產是每股29美元。施洛斯更喜歡股價低於淨資產。幾年以後,時間會證明這些公司哪家表現更好。他認為,**美國銅礦最合算,或者用別人的話說,這個****最有前途。當然它不是成長股,施洛斯買的也不是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