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潮 當道的今天,中國製造到底有多牛?

2022-05-14 19:59:02 字數 3059 閱讀 7025

把大白兔奶糖的香塗在手上,把瀘州老窖的酒香化為香氛,將六百年故宮的美抹在臉上,除此之外還有冷酸靈火鍋牙膏、英雄墨水雞尾酒、老乾媽衛衣

……觀察最近的流行指數,一股

“守得住經典、當得了網紅

”的國貨新潮流吸引了眾多目光,傳統品牌和新生代消費群體之間產生了奇妙的

“化學反應”。

“國潮”的興起,是偶然還是必然?這個問題是近兩年最熱的話題之一。是傳統文化的復興,還是老品牌們共同的努力,不同的人給出了不同的答案。在“

預見2020·

吳曉波年終秀

”上,作為新中產階級的代表,吳曉波的答案是

“國貨運動即將興起。

” 這場萬人矚目的年終秀上,碩大螢幕不斷釋出名人畫像、商業箴言和數字圖表,一次又一次的佐證著

“國貨運動,方興未艾

”這句樸素而有力的觀點。立白、飛鶴、張裕、安踏,吳曉波用這些在全世界熠熠生輝的中國品牌,講述著關於國潮國貨、關於中國製造、關於拾起信心的那些變化

“那時候”的中國製造,是真摯感情的寄託

為了更好的生活,中國人一直在出發。

40多年前,嚮往遠方的人要大清早到車站排隊買票。

facetime

的時代,綠皮火車承載的,是濃烈的鄉愁。

居者有其屋。一直以來,國人對房總是情有獨鍾,房不只是遮風避雨的居住場所,更是情感歸宿地。

民以食為天,匱乏的日子裡,中國人對吃永遠充滿敬畏。那時候,為了給孩子換一杯長身體的鮮奶,人們拿著奶票站著長長的隊。

從前的人們,想要的幸福微小而簡單,衣食住行無非是一次歸鄉的遠行、一個溫暖的房間、一瓶醇香的牛奶。

如今的中國製造,是美好生活的最佳代言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白駒過隙之間,很多東西一寸寸的改變,但始終向著美好前進。

高鐵動車代替了綠皮火車,讓思念的距離不再遙遠。從北方擁擠的大雜院,南方雜亂的亭子間到北歐簡約風、中式輕奢風,人們能夠定義的不再是空間,而是生活本身。從菜籃子、米袋子到盒馬鮮生、每日優鮮,人們不斷拓展美好生活的定義。

每一箇中國老百姓想要過上美好生活的強烈願望也構築了民族品牌崛起奮發的力量。風生物起,國貨來潮。

在吳曉波的眼中,中國奶粉品牌的逆襲,是“國貨運動”中最驚豔的一幕。十年前,一場天崩地裂的事件,讓奶粉成為萬億海淘市場上的居首產品。而如今,奶粉行業達到製藥級標準,並且更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國市場上排名第一的奶粉已經是一箇中國品牌,叫做飛鶴。

令人驚詫的是,一罐飛鶴奶粉的單克**高於洋奶粉,消費者依然願意花錢買它。

“我們在飛鶴身上看到的有趣景象說明,中國的80後、90後媽媽們更相信產品本身,只要產品符合中國寶寶體質,她就願意為中國產品買單。”吳曉波如是說。

這不是吳曉波第一次點贊飛鶴。

2019

年中,吳曉波就曾親自前往飛鶴位於黑龍江齊齊哈爾的生產基地,他親眼見證掛著

“專屬身份證

”的奶牛在肥沃的黑土地上享受著新鮮的空氣、天然的弱鹼性蘇打水和肥沃的草料,親身體會現代化的技術裝置,潔淨有序的生產環境,專精的研發團隊。

用雙腳丈量過這個奶粉行業內第一個農牧工三位一體的專屬產業叢集,吳曉波毫不諱言他對飛鶴的青睞有加,

“飛鶴的全產業鏈模式不僅顛覆了整個中國乳業的產業模式,也顛覆了我對國產奶粉品牌的認知。我終於明白了飛鶴為什麼這麼自信,也讓我對國產奶粉更有信心”。

在調研中,吳曉波還瞭解到,多年來飛鶴聚焦母嬰創新研發,通過整合科研人才智庫、科研平臺、科研專案加碼研發力量,圍繞中國的母乳研究,研製更適合中國寶寶體質的奶粉。

打造更適合中國寶寶體質的奶粉,新鮮優質的鮮奶是基礎。憑藉獨特的生態環境和規模化牧場,飛鶴實現

100%

新鮮生牛乳一次成粉,最大程度保留牛奶的活性物質和天然營養,更利於寶寶的消化吸收。

2018

年,飛鶴在行業首發

“新鮮標準

”,再度重新整理奶粉品質定義,為國產品牌開闢一條發展新路,也讓

“更新鮮

· 更適合

”成為中國媽媽認定的嬰幼兒奶粉選購標準。

一個產品的自信,帶來了一個行業和中國製造的自信。

2017

年飛鶴高階銷售增長超

200%

、整體業績增速達

60%,

2018

年在行業內首破百億,

2019

年成為港交所歷史上首發市值最大的乳品企業,一年賣出的奶粉超

1億罐,飛鶴的快速壯大,是國產品牌的強勢崛起,更是中國消費者的產業自信、文化自信。

飛鶴蝶變的祕訣,讓走遍世界的吳曉波真切感慨道,新的時代的確開始了

當格力電器讓世界愛上中國造,當李寧、安踏、回力變成時尚標籤,國產運動品牌展露潮流形象,當百雀羚成為

“東方之美

”的代言,佔據年輕人的梳妝檯,當以飛鶴千帆過盡,憑藉品質與創新徵服萬千媽媽

……中國民族品牌的崛起,正向世界展現著中國力量。

中國製造,終於迎來了新國貨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