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在SOA中實現語義互操作性 2 ,

2022-05-14 19:00:41 字數 4193 閱讀 6578

解析在soa中實現語義互操作性(2)

語義互操作性模式

可以採用很多模式在 soa 中實現語義互操作性。可以將其大致分為以下幾類:

模式一:點對點語義整合

在此模式中,每個資料來源都有其專有的語義,而且採用點對點的方式進行語義轉換。例如,需要整合兩個資料來源 a 和 b 時,a 組和 b 組分別列印出自己的 er 關係圖,然後分析資料元素的含義,再進行從資料來源 a 到資料來源 b 的直接對映。我們以前面的示例為例,可以將帳單編制應用中的“balance”列直接對映到會計應用中的“remainder”列。當整合的資料來源擴充套件到 4 個時,需要進行 6 組對映。如果一個資料來源中的資料定義被更改,對其他系統的影響就會加倍,而且通常很難**。無論您選擇的技術多麼先進,都不起作用,這個語義整合模式是混亂的,而且當資料來源增加時,維護工作會變成您的噩夢。因此,它得到一個綽號“毛團”。此外,這也不容易實現對 it 資產的重用。無論相信與否,許多 esb 和 eii 專案仍然在 soa 中進行點對點的語義整合。儘管如此,點對點整合不一定就是壞事。選擇性地利用點對點語義整合,不但可以確保高效能,並可以建立一條“捷徑”。

模式二:輪輻式語義整合

每個系統都有其專有的語義,但是被對映到一個邏輯資料模型,可以將此模型例項化為一個物理聯合模型或規範訊息模型。企業內部的語義互操作性通過輪輻式拓撲來實現,此輪輻式拓撲減少了冗餘,並且降低了點對點整合的維護成本。體系結構設計良好的 esb 通常使用此模式將訊息對映到規範訊息模型,從而實現語義互操作性。

模式三:主資料管理 (mdm) 模式

mdm 作為一個語義互操性模式出現,與由部門解決方案產生的資料豎井相對應。今天,典型的企業管理系統記憶體在多個版本的“事實”。mdm 系統連線各個異類資訊源,併產生關鍵資訊的唯一事實版本,例如聯機事務處理(online transaction processing,oltp)和運算元據儲存(operational data store,ods)系統中的客戶和產品資訊。關鍵資訊可能為資料例項(如特定的客戶),也可能是後設資料(如產品的規範)。mdm 系統使資料不再受單個業務應用或軟體包**商的約束,它是基於開放標準的系統。因此,會將資料完全作為公司資產對待並進行重用。mdm 系統的構建通常獨立於現有系統,可降低對業務的顯著影響;但是,遺留系統可能在經過一段時間後最終遷移到 mdm系統。mdm 模式與前兩個模式之間有著明顯的區別,因為 mdm 只保留一個版本的事實,而且有效地從邏輯和物理兩個方面將各個不同的資訊系統整合到了一起。利用 mdm 系統,各個公司可以獲得切實的利益,如改善客戶關係、減少新產品的上市時間、與遺留系統之間進行資料整合以及實現資產重用等。

模式四:行業資訊模型

為了倡導行業內的語義互操作性,垂直行業標準化組織開發了行業特定的資訊模型,其中通常包括 xml 訊息和訊息模式,也稱為域資訊模型(domain information model,dim);不過,也有些組織開發了關係資料模型。dim 是典型的基於 xml 的模型,用於 b2b 環境中的資訊交換。行業標準組織的成員都同意遵守這些規範,經常要求對規範的遵從性進行認證。例如,association of retail technology standards (arts) 針對零售行業,而 agency company organization for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cord) 則針對保險行業。dim 提倡更高水平的語義互操作性,鼓勵資產重用和公平的競爭環境,以便成員花費更少的時間、成本和精力來解決語義互操性問題。有些組織甚至採用行業標準模型作為其內部的企業邏輯模型和規範訊息模型。

模式五:語義 web

語義 web 跨越了應用、企業和行業之間的邊界。語義 web 將資料模型的各個元素連結和關聯到一個通用的本體。它使用資源描述框架 (resource description framework) 和 web 本體語言 (web ontology language),允許在 web 上共享和重用資料。

模式總結

我們已經討論了用於實現語義互操作性的多個不同模式。語義互操作性的範圍可能包括各個業務單位、企業以及同一個行業或跨行業的各個企業。語義互操作性的範圍越大,其成果的長遠可重用性會越高,但是也更加難以協調和達成一致。此外,單個公司的控制權將會減少,在自定義重用資產來適應其獨特的業務需求和確定想要的功能方面會有所羈絆。正是由於這些原因,一些公司使用內部專有的資料模型來進行內部整合,並且將行業標準模型用於 b2b。

企業應以平衡的觀點來考慮採用不同的語義互操作性模式所帶來的利弊。以下是一些需要考慮的重要問題:五年後我們的業務戰略將會是什麼樣的?it 如何支援我們的業務遠景?it 組織的業務和監管環境是什麼樣的?it 如何應對(甚至利用)變更?it 能否利用各種活動來促進更高水平的資產重用,並儘可能降低維護成本和分擔開發成本?哪一個資訊整合模式是某種特定情況的最佳方法——資料聯合、資料整合還是 eai?

最佳實踐

最佳實踐一:建立一個研究語義互操作性的核心業務部

如前面的“無控制語義混亂”反模式中所述,人們對於語義將不可避免地有不同的理解。強制要求對 edm 或企業分類法達成一致是不可取的,與此相比,促進不同參與者之間的合作並且協調文件的不一致通常是更為有效的方法。許多協作工具,如 wikis、部落格工具和群組軟體都是十分優秀的工具,如果出現不能達成一致的情況,人們可以使用這些工具軟體公開發表觀點,處理差異並加以記錄。以一個實際的情況為例,semantic interoperability community of practice (sicop) 是由 federal cio council 建立的一個團體組織,目的是為了在美國**中實現語義互操作性。在一個大型機構中,存在數以萬計的資料庫、數百萬的資料元素和文件。要形成一致通常是不可行的,也是不可能的。sicop 可幫助人們一起更有效地協作。

最佳實踐二:胸懷長遠目標,以增量方式向戰略遠景靠近

成功的語義整合的關鍵在於胸懷長遠目標,然後以增量方式向戰略遠景靠近。“胸懷長遠目標”表示要制定戰略遠景,並且儘可能利用各種不同的活動,如 soa、資料倉儲操作和法規遵從。這些活動通常要求多個業務單位之間進行協作,並要求進行企業級的文化變更。一個戰略性的、共同認可的遠景不僅給各個參與者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而且可以幫助贏得絕對必不可少的支持者。“以增量方式向戰略遠景靠近”表示要制定增量式的計劃以實現遠景目標,並且需要制定資料控制流程,以迭代的方式交付切實可見的成果,評估進度和不斷地修改執行計劃。總而言之,戰略遠景和良好的執行都是十分關鍵。

當企業遷移到 soa 時,無論他們是否進行自頂向下或自底向上的服務分析,如果遷移工作還沒有開始,此時都是考慮是否包含 edm 和 mdm 的合適時機。上面的兩個模式都提高了語義互操作性和資料質量,可保證資料服務的服務水平協議(service-level agreement,sla),而且降低了總體擁有成本 (tco)。它們可能對於實現 soa 的承諾具有深遠的影響;這個承諾即使用 it 從長遠的角度提高業務靈活性、增加收益和降低 tco。

最佳實踐三:重用語義整合資產

esb 的一個主要功能是將訊息從一種資料格式轉換為另一種資料格式,以確保服務的使用者和服務的提供者能夠互相通訊。在 xslt 文件中捕獲的轉換邏輯可以提供很多的重用好處。不僅可以供其他業務流程重用,etl 和應用程式也可以對其進行重用。類似地,etl 工具所使用的語義轉換資產還可以公開為 web 服務,以便由其他應用程式進行重用和呼叫。

最佳實踐四:採用和參與行業標準

有許多處理語義互操作性的行業標準,其中包含了垂直行業和水平行業的資料和資料模型標準。採用和參與行業標準使公司能夠利用整個行業的最佳實踐,從而減少了語義互操作性的長期成本。

選擇軟體**商時,一個重要的標準是確定其是否支援相應行業的 dim、如何無縫地支援內部資料模型與 dim 之間的整合以及如何管理後續的變更。為了促進更廣泛的語義互操作性,ibm 已經成為各種行業標準的有力支持者。例如,2005 年 9 月,ibm 向 acord 無償提供了 100 多個業務流程模型、模型定義以及其他行業資訊。

結束語it 世界在不斷地發生變化,因此,語義互操作性也是一個不斷髮展變化的目標。我們的第一個假設是,變化是不可避免的。業務方面永遠不會出現一勞永逸的情況。業務始終需要對客戶需求、趨勢、經濟情況、法律法規和競爭進行適應。我們的第二個假設是,我們處在一個資訊時代,語義互操作性的挑戰只會增加。除非我們確定了語義互操作性的反模式、模式和最佳實踐,否則我們的決策就不能夠有效地解決問題。我們的第三個假設是,世界是混亂的。我們力所能力的事情是建立或利用各種工具和方法,在一定範圍內對混亂加以控制。語義互操作性實際只是一個秩序形式,我們將它運用於我們的世界,使我們能夠控制混亂,並使普遍存在並不斷增加的資訊有意義。控制混亂還意味著我們需要清楚地理解我們的選項以及每個選項的成本和好處,並減少變更帶來的不良後果。

希望本文所討論的反模式、模式和最佳實踐將幫助您為您的 soa 工作選擇合適的方法來實現語義互操作性。需要強調的是,使用單個模式、組或標準並不能解決語義互操作性中的所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