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股溢價指數創多月新低,折射出什麼問題?

2022-05-14 17:45:49 字數 2182 閱讀 2338

ah股溢價指數創多月新低,折射出什麼問題?

郭施亮     2016-07-20

進入16年下半年,a**場整體執行重心略有上移。但,與之相比,港**場的同期表現卻更為顯著。其中,以香港恆生指數為例,進入7月份,該指數累計漲幅已經達到5.23%,而香港恆生指數自年內低點**以來,已經創出了**新高。

在港**場加速**的背後,我們既看到了港**場創出階段性**新高的一面,又看到了兩地市場指數表現的差異化一面。但是,在港**場頻繁異動的背後,ah股溢價指數卻創出了多月以來的新低數值。那麼,面對ah股溢價指數創出多月新低的背後,又折射出什麼樣的問題呢?

實際上,對於ah股溢價指數而言,自其去年四季度創出高點之後,隨即出現了**下行的走勢,並於近期出現了加速下行的表現。

然而,回顧ah股溢價指數近年來的市場表現,卻一直備受高度的關注。其中,自14年11月份出現加速攀升之後,ah股溢價指數也一度觸及154.11高點。換言之,在最高峰的時候,a股較h股出現了50%以上的溢價率水平。不過,在市場反覆質疑a**場高估值的過程中,ah股溢價指數卻呈現出持續下行的走勢,並自高點累計回落接近20%的空間,這一現象也需要引起我們的重視。

時至今年的7月20日**,ah股溢價指數出現了階段性的新低點,但即使如此,ah股溢價指數的數值仍然偏高,而當前a股仍較h股存在著相對偏高的溢價率空間,而兩地市場溢價率空間逐步縮減的預期也越顯強烈。但是,考慮到a**場流動性比較活躍等多方面的優勢,a**場較h**場存在些許的溢價率空間,還是合情合理的,但這一溢價率水平並不宜過高。

回顧最近一兩年的時間,每當ah股溢價指數出現明顯下滑趨勢時,其所對應的市場表現也有所分化,但其參考意義並不會過於顯著。

其中,在16年4月6日,ah股溢價指數到達140高點,而後出現快速下行,並於4月21日創出129.16低點,在短時間內完成這一**幅度。然而,回顧當時所對應的市場指數,以上證指數為例,在16年4月6日,市場指數**報收3050點,而到了4月21日**為2952點,**近100點。

再者,在16年1月21日至2月1日期間,ah股溢價指數仍然出現快速下行的表現。其中,回顧當時所對應的市場指數,則從1月21日上證指數2880點**點位,至2月1日2688.85點的**點位,累計**更是近200點的空間。

至於15年12月14日至16年1月5日,ah股溢價指數同樣出現了一輪快速下行的表現。不過,回顧當時所對應的市場指數,則上證指數也從當時的3520點回落至1月5日**的3287點,累計**也達到233點。

此外,在15年9月4日至9月16日期間,ah股溢價指數出現了一輪快速下滑的表現,而當時ah股溢價指數更是從150.33點快速下滑至129.01點。但,與之相比,當時所對應的上證指數表現,卻相對平靜,指數漲跌顯得相對有限。

但是,對於ah股溢價指數與其所對應的市場指數的表現相比,兩者之間雖存在些許的間接影響,但其直接衝擊影響效應仍不會過於顯著,市場暫無需過分解讀。不過,對於短期急跌過後的ah股溢價指數,其對判斷市場階段性底部,還會提供到或多或少的參考影響。

事實上,與ah股溢價指數創出多月新低的現象相比,滬港通資金渠道卻出現了接連淨流入的格局。需要注意的是,對於滬港通渠道而言,雖然兩地市場分別設定了130億元以及105億元的投資上限,但其定義為每天買賣之差不能超過的投資上限,而非每日淨流向的總額上限。由此一來,對於滬港通資金渠道的每日資金淨流向規模,卻容易遭到市場的忽略,而這一資金流向渠道,實際上給市場帶來的直接性影響還是不可小覷的。

從近期的具體資料來看,其中,以滬股通渠道為例,自今年7月11日以來,再度實現了連續7個交易日持續淨流入的格局。至於港股通資金渠道,卻自今年4月22日以來,呈現出持續多月的淨流入格局,而目前港股通資金渠道的使用額度已經耗用過半,而這也或將倒逼著滬港通投資額度的擴容,同時或將加速深港通的“通車”預期。

從ah股溢價指數創出多月新低,到滬港通資金渠道的淨流向持續異動等現象,實際上反映出ah股折溢價率正呈現出逐步融合的趨勢,逐漸符合兩地市場“互聯互通”的真實需求。

但是,換一種角度去思考,對於未來兩地市場之間的融合程序,或將有加速的意味。對此,對於兩地市場之間的融合,或許逐漸從資金流向上的互聯互通,再逐漸擴散至市場交易制度、市場交易時間以及市場交易規則等方面的互聯互通模式,並最終實現兩地市場“互聯互通”的大趨勢、大方向。

然而,從實際情況出發,鑑於內陸市場的高度投機性、資金對市場的撬動影響性以及相對模糊的市場定價模式等因素,ah**場要實現完全的互聯互通,或許存在比較大的難度。不過,兩地市場逐漸趨於融合,仍依舊是一種大方向。但,即使如此,對於時下民間資金多,投資渠道少的市場環境而言,還是離不開一個特性,即**有持續賺錢效應,資金就到**去實現其資產保值增值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