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戰英雄張逸民自述海戰經歷4

2022-05-14 17:33:56 字數 1485 閱讀 8785

這次射雷很不正常,魚雷出管速度很慢,而且艇本身沒有感覺到魚雷出管時應有的明顯後坐力。而且右管雷還沒射出去。魚雷兵在駕駛臺後方的發射管尾部向我報告:“左管雷射出,右管雷故障。”我當即命令:“魚雷發射管右管排除故障!”並立即原地停俥。

我就在敵艦眼前停俥,等待魚雷兵馬上排除故障。此時,我才發現:快艇甲板上有

1釐米厚的凍冰。前後兩個槍座上的

12.7

高平兩用機槍凍得像兩個大冰棍。槍座像兩座白色的臘臺。魚雷兵是貴州人,沒有冰上走路的經驗,加上快艇搖擺厲害他站不起身來,只能匍匐著在甲板上爬行。在新魚雷兵董存禮的挽扶下總算開啟了發射管的後蓋,頓時從發射管中流出大量的海水。他很快又重換上魚雷送藥,我馬上發動主機駕駛快艇繼續向大陳東口追擊。

快艇只剩下一條右管雷,這航行難度更大了。這種舊式魚雷艇裝的是右**動機,兩臺主機都是右轉機。於是,魚雷艇的右傾的趨勢更大了,向右偏得更厲害了。

我追擊時就在想,魚雷兵開啟後蓋時,從發射管流出那麼多海水,一定是海水過多,讓魚雷送藥沒有充分燃燒,造成瓦斯推力不夠右管雷沒射出去。發射管進那麼多海水,是前蓋開啟過早造成的。發射管的前蓋,其實就是一層

1號帆布,不妨礙射雷。我於是決定把前蓋蓋好,一會射雷不開啟前蓋了。我馬上下令:“魚雷兵,立即將右管前蓋蓋好。”魚雷兵不到一分鐘就回應:“右管前蓋蓋好!”

眼前快追到東口了,就在此時,耳機裡傳來了大隊指揮所的命令:“

102艇立即返航!”我依依不捨地把艇轉回頭,順著來路往回走。“太湖”就這樣在我們的眼皮底下逃過了一劫。好長時間裡我心頭都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懊惱。

回到白巖山錨地,就因為把到手的死鴨“太湖”號打飛掉了,心裡不只是懊惱,甚至有一種沒法去見自己的“江東父老”一般,心裡有太多的沮喪。我問自己:怎麼送藥潮溼或因海水燃燒得不充分的事,全被我遇上了呢?

剛靠好登陸艇,王隊長、王政指、高副隊長全過來安慰我。高東亞是個直性子,張嘴就問我:“你射出的魚雷情況如何?”我說:“左管雷射出了,出管時速度很慢,快艇後坐力全沒有,一點感覺都沒有。而右管雷壓根就沒出管。我在敵艦跟前停俥檢查,開啟後蓋後,流出好多海水。右管送藥只燃燒了三分之一。所以右管雷沒射出去。”

三位中隊領導到我艇前甲板檢查,看看左雷出管時,是否碰到甲板邊緣了。一看我艇左舷甲板邊緣,有被魚雷螺旋槳打出的深深螺痕,足足有3~

4釐米深。系在艇首的被拖索,也留下被魚雷砸扁的砸痕。上邊連魚雷身上的黃油還在。這證明左管魚雷入水前砸了甲板,魚雷下水就不知去向了。

我明白,這次戰鬥因魚雷發射管進了大量海水,引起魚雷送藥受溼而不能充分燃燒。因此,瓦斯產生的推力不足,而導致魚雷出管慢,魚雷下水前又碰了甲板,因此改變了方向,讓敵艦逃過了一劫。

說心裡話,我從小就非常要強,從來沒服過輸。今天這仗打成這樣,組織能原諒我,我自己也決不會原諒自己。此刻,我最關心的,就是尚未射出這顆右管雷,是否還正常,是否還能繼續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