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得勝路頭記錄施琅平臺凱旋

2022-05-14 17:01:45 字數 2770 閱讀 6919

近日,一幅在康熙年間繪製的已有三百多年曆史的《欽定平定臺灣凱旋圖》,在沉寂多年之後重新現世,引起了許多人士的極大關注。廈門文史專家更明確指出,當年,施琅平定臺灣凱旋的登陸地就是廈門。本報記者通過深入採訪和挖掘,發現施琅平臺凱旋後,在廈門留下了諸多歷史印記,他在廈門的許多作為,對廈門的文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平臺凱旋碼頭

名為得勝路頭

我們採訪了對施琅頗有研究的廈門文史專家龔潔先生,他指出,《欽定平定臺灣凱旋圖》歷史意義十分重大,且這幅圖還與廈門有著緊密的聯絡。從圖中可以看出,凱旋的水師,意氣風發。畫面上透過浩渺的大海可以隱約看出有島嶼和山脈。龔老說,他經過仔細考察研究,發現這些島嶼和山脈位置很可能就是在廈門及周遭一帶。龔老還指出,廈門史書上有明確記載,施琅平定臺灣凱旋登陸地就在廈門,登陸的碼頭稱為得勝路頭。說著,龔老指出清道光《廈門志·津澳》中的記載,“得勝渡,平臺得勝,故名。亦名提督路頭”。

據龔老介紹,老閩南人都叫碼頭為路頭,得勝路頭原先稱為提督路頭,是福建水師提督在廈門的專用碼頭,因為施琅大將軍平定臺灣,凱旋迴到海峽西岸,在這個碼頭登陸,當時廈門的老百姓為了紀念臺灣歸入版圖,也為了表彰施琅將軍的功勳,就把這個碼頭稱為“得勝路頭”。

在採訪的過程中,熱心讀者給我們提供了一張老**,經專家指點,這是一張廈門海岸風景老**,專家告訴我們,老**中的畫面就是得勝路頭一帶的舊址。現在許多老廈門人還稱這個地方為得勝路頭,民間至今還傳說施琅在臺灣平定之後,凱旋廈門時,老百姓在這裡歡呼天下太平,“得勝”兩個字就此一代代流傳下來,在人們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記。

修廟建坊

意在兩岸同心同德

施琅凱旋後,認識到臺灣與廈門脣齒相依的關係。當時清廷中許多大臣建議朝廷放棄臺灣,而施琅堅決反對,提出要守護臺灣,治理臺灣。康熙皇帝採納了他的建議。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施琅上奏朝廷把福建水師提督署建在廈門,目的是密切廈門與臺灣的軍事防務關係。龔老說,施琅早就意識到廈門是福建的重要門戶,與臺灣僅有一水之隔,背靠漳泉,分控東南沿海,是東南沿海的交通要衝,在廈門設立重要軍事防衛機構是十分必要的。

另外一個方面,施琅為了讓海峽兩岸人民同心同德,凱旋後在廈門注重文化建設。施琅為感恩媽祖保佑其平臺得勝,重修廈門朝天宮。這在《廈門志》裡有明確記載:“將軍施琅平臺時禱神默相。後軍中乏水,祝之得泉。凱旋,捐俸、勸募重建”。施琅還重修南普陀,據說施琅在凱旋迴廈門的時候,睡夢中見到“彗日普照”四個字,後來,他到普照寺(即南普陀),又恰巧彗日方丈接待他,應了他夢中的“彗日普照”四個字,這當然是傳說,不過當時的普照寺年久失修,於是他捐俸重修普照寺卻是事實。施琅通過修廟宇成為兩岸民眾朝拜的場所,加強了兩岸的民間交流。朝廷為表彰施琅的豐功偉績,在廈門島上建了“功敷海表,澤普天南” 坊 、“勳高大樹,愛永甘棠”坊 ,還有同安的“績光銅柱”坊等。施琅不僅讓廈門與臺灣建立了永久割捨不斷的親密關係,也豐富了廈門的地理人文內涵。

施琅凱旋

廈臺同屬臺廈兵備道

廈門自古以來就與臺灣有著深厚的歷史情緣,施琅凱旋後的1684年,朝廷在廈門和臺灣設立臺廈兵備道,兩地幾十年間屬於同一個行政單位管轄,如此密切的關係是當時的其他政區從未見過的。

採訪中,龔老開啟《廈門志》,指出其中的一段記載:平定臺灣以後,臺灣船隻往來,在內陸惟廈門一口與鹿耳門一口對渡。這種對渡關係是從1684年到1784年,維持了一百年,可見朝廷平定臺灣後,臺灣與大陸的**都是通過廈門來實現的。史料還記載,“凡往臺灣之船,必令到廈門出入盤查,一體護送,由澎而臺。”可見,當時廈門在對臺交流和**方面是何等的重要。

龔老告訴我們, 平臺凱旋後,就在與得勝路頭相距幾百米的地方,水仙宮碼頭一帶興起成為“臺運”的碼頭,這些碼頭是廈門與臺灣**上互通有無的專用碼頭,“臺運”這個專有名詞在廈門產生了。臺灣**廈門大米,而臺灣日常所需要的日用品則由廈門**。此外,兩岸**形成一種商業組織——郊行,臺灣有“廈郊”和廈門進行**往來,廈門有“臺郊”、“鹿郊”和臺南、鹿港做生意。採訪中,有關專家指出,當年朝廷繪製這幅《欽定平定臺灣凱旋圖》,可以說是具有歷史眼光的力作。幾百年之後,廈門與臺灣仍延續著它們的歷史淵源,臺灣與廈門的往來,隨著兩岸交往的日益密切,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景象。

●文/盧志明 顏藝芬 圖/龔健 蕊蕊

【解讀】

《欽定平定臺灣凱旋圖》

文/鏡心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康熙皇帝派大將軍施琅率軍乘戰船200餘艘底定臺灣,臺灣歸入清朝版圖。《欽定平定臺灣凱旋圖》描繪了施琅水師回師海峽西岸這一特殊歷史時刻情景,是當時康熙朝宮廷畫師的力作,實際畫面長達133釐米,寬78.5釐米。據史料記載,班師回朝的水師的登陸地點就是廈門,可見此畫之於廈門有其特殊意義。況且這幅畫三百多年來,或深藏宮中,或隱匿民間,直到近日,該畫才第一次在北京公開露面,引起轟動和關注。

該圖四周用宮廷繪製雲紋絹裝裱, 圖中鈐御印數方,其中僅乾隆御印即有八方,而 “皇四子和碩雍親王之章”及“五福四得十全之寶”彌足珍貴,這幅圖的左上端有楷書題名:《欽定平定臺灣凱旋圖》,左下角外有“貯紫光閣”精楷四字,應可證實此畫曾經懸於皇宮功臣閣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