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京劇 行當(3)淨行及歸屬

2022-05-14 17:01:41 字數 3192 閱讀 3373

京劇的行當若按性別劃分,生行和淨行都是男性人物,旦行是女性人物,醜行則是有男有女。淨行與生行的人物性格不同,表現的一般都是粗狂勇猛的男性。

今天介紹淨行歸屬,在介紹之前先欣賞一段《大保國》,飾演徐延昭(銅錘花臉)的是鄧沐瑋,飾演李豔妃(正旦)的是李維康,飾演楊波(袍帶老生)的是耿其昌。這是1995年天津演出實況。

淨 行淨行,俗稱花臉,是因為所扮演的角色要在臉上勾畫或揉出各式各樣的圖案而得名,這個勾畫或揉出的圖案俗稱

臉譜。淨行所扮演的人物多是粗狂勇猛的角色,有文有武,根據表演人物的身份、性格及藝術、技術的特點不同,又分為大花臉,二花臉、武花臉,油花臉和紅淨幾類。

大花臉

大花臉也叫正淨,以唱功為主,做為輔,又分銅錘和黑頭,所扮演的角色,多為朝廷重臣,唱和做要求雄渾凝重。(圖:齊嘯雲在《姚期》中飾演姚期)

銅錘花臉

銅錘已成唱功花臉的代名詞,之所以叫銅錘,是因《大探二》中的徐延昭(圖:方榮翔飾徐延昭)手執銅錘而得名,銅錘花臉以唱為主,扮演的人物多掛白髯口,如《大回朝》的聞仲,《白良關》的尉遲敬德等

黑頭黑頭也是以唱工為主,以做為輔,扮演的人物都掛黑髯口。因為京劇中的包公勾畫的是黑色臉譜,故而得名。如《遇後龍袍》《秦香蓮》等戲中的包拯(圖:裘盛戎

飾包拯)、《牧虎關》的高旺等等

二花臉

二花臉也叫副淨,是相對於唱功花臉來說的,副淨是以做工為主,重身段功架,包括架子花臉和二花臉。扮演的人物也比較複雜,有文有武,有老有少,比如《摘星樓》的紂王,《取洛陽》的馬武,《白良關》的尉遲寶林,《法門寺》的劉瑾等等(圖:袁世海在《龍鳳呈祥》中飾演張飛)

架子花架子花臉是以工架、唸白和表演為主,扮演的人物性格除剛強、勇猛、魯莽外,還有純真、詼諧之氣。像《古城會》等戲中的張飛、《牛皋下書》等戲中的牛皋、《黑旋風李逵》中的李逵、《群英會》等戲中的曹操(圖:周和桐飾曹操)等等。

二花二花應算架子花中的一種,這裡提到的二花跟前面提到的二花臉不是一回事,這裡的二花指的是次要角色,表演風格近似丑角,有時也會詼諧狡猾的角色。比如《法門寺》的劉彪(圖:劉慶先飾劉彪)、《武松打店》的大解差等等。

武  花  臉

武花臉也稱武淨,以武功為主,可以算二花臉中的一支,所以也稱武二花,扮演的人物很像架子花,但又比架子花更注重武打,分兩類,一類重把子功架,有長靠和短打,比如《金沙灘》的楊七郎,《戰宛城》的典韋(圖:張世麟飾典韋),《豔陽樓》的青面虎,《嘉興府》的鮑賜安等等,還有一類重跌撲摔打,一般表現的是交戰雙方下手或戰敗的戰將,又叫摔打花臉,也有長靠和短打之分,如《長阪坡》的許褚,《竹林計》的餘洪,《打瓜園》的鄭子明(圖:景璉璉飾鄭子明)

油  花  臉

油花臉所扮演的角色,身段動作都很複雜,注重舞蹈動作,又總是毛手毛腳的,所以也稱毛淨,多用墊胸、假臀等塑形,具有外形笨重、身段粗獷,嫵媚多姿的特點;這個角色一般善於噴火、耍牙等技巧,如《鍾馗嫁妹》的鐘馗(圖:厲慧良飾鍾馗),《火判》的火判、《鬧天宮》的巨靈神等

以上欣賞的是厲慧良在《鍾馗嫁妹》中的表演,厲慧良是文武老生演員,並且能兼演小生,花臉,集編導演於一身,這齣戲就是他汲取各家之長獨自創造出來的,並得到大家的一致認可。

紅    淨

紅淨就是花臉演員扮演的關羽。關羽在京劇行當中算是一個特殊的,前面介紹生角時,曾提到紅生,紅淨與紅生相同點是都扮演關羽。同時他們還有不同的地方,就是紅生除去關羽外,還有其他勾紅色臉譜的角色,比如趙匡胤,以及《擋亮》的陳友諒等,而紅淨則只是扮演關羽。

現在舞臺上的關羽,基本都是紅生扮演的,很少還能見到紅淨了。

紅淨的由來

關於紅淨的由來,有一段軼事:

清朝末年,老三麻子(王鴻壽)首次進京在大柵欄的廣德樓演出,因老三麻子的紅生戲很有名,所以大家都爭相觀摩,每天劇場都是爆滿。

有一天三老闆演《屯土山關公約三事》時,因觀眾聽戲入神,不慎將旱菸的菸灰引著了戲報,造成劇場失火,於是很多人傳聞“關公顯聖”了,當局則下令關戲禁演。

關戲都被禁演很可惜,於是藝人們使出新招,將一些戲中的關羽換成張飛,比如《臨江會》,唱詞都一樣,表演也差不多,只是人物變了,紅生也改由花臉來扮演了,就這樣一直延續到關戲解禁。

關戲解禁後,藝人們覺得像《臨江會》這樣的戲,花臉應工也挺好,於是原由花臉扮的張飛,也改回去,並由花臉扮關羽了,於是便有了紅淨。

袁國林《法門寺》片段

這是八十年代的演出資料,這出是相當不錯的,

前面的《拾玉鐲》是花旦、小生和婆子的戲,後面的《法門寺》更是包括了架子花、袍帶老生,袍帶醜,青衣,老旦,二花,醜婆子、茶衣醜、裡子老生等,可謂是生旦淨醜都全了,且主要角色都有大段的唱腔,尤其是劉瑾和賈桂的唸白,很見功夫,也為戲增色不少。

大致的淨角行當歸屬就這麼多,這個行當也是分的不是很細緻,所以一些人物的歸屬也模稜兩可。有些資料中提到,區分銅錘和黑頭主要是看所戴髯口的顏色,黑色為黑頭,白色為銅錘,但是有些戲中的人物,比如《坐寨》的竇爾敦,《鎖五龍》的單雄信等等,都是紅髯口,也都是唱功戲,就很難說是黑頭或銅錘。我覺得銅錘的髯口應該是除黑髯口外的唱工花臉都應屬於這類,才更妥帖些。

延  伸  閱  讀

話說京劇 · 行當(1)生行及歸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