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當庭付給原告3分錢

2022-05-14 16:23:19 字數 2073 閱讀 7863

來自江西的一名消費者以超市未找零頭為由狀告合肥北京華聯超市,要求索賠3分錢的**差額。今天上午,該案在瑤海區第九法庭公開審理。(詳見《顧客質疑“逢五進賬”不合理起訴超市只索賠三分錢》)

庭審現場

當庭拿到3分錢

上午8點20分,原被告雙方已在庭內等候。8點30分,法官說:按照法律規定,可進行庭前調解。原告**人古先生說:“我不同意調解,調解達不到訴訟的目的,這不僅僅是三分錢的事。”

由於原被告方不願調解,法官宣佈**。原告**人古先生稱:來自武漢的付先生,在北京華聯和平路店購買了一盒精品幹辣椒,標價是3.07元,超市收取了他3.1元,多收了3分錢。付先生認為,超市違反了《民法通則》第九十二款,即沒有合法根據,取得不當利益,造成他人損失的,應當將取得的不當利益返還受損失的人,並承擔訴訟費用。

被告方北京華聯和平路店訴訟**人答辯表示,對於事實部分無異議,願意履行義務。“我們願意當庭給予3分錢,並承擔訴訟費。”

此時原告**人古先生說:“我發現被告截至2011年3月22日還存在收取不當得利的情況。我要的不僅僅是3分錢,他們應該對收銀系統進行改進。如果這種行為不禁止,還是在損害消費者利益。我們希望法院公正判決,出具文書。”

而被告方認為,自己已經履行義務,如果原告方不接受,法院應裁定駁回;如果原告接受,那麼裁定終結。並表示,“我們在**前已經將收銀系統進行了調整,不再收取分幣,省去分幣的收取。”

市民質疑

是較真還是作秀

對於這種“四捨五入”的行為,記者通過調查發現不少市民看法不一。“我就特別支援這個江西人的做法,現在的消費者好多情況下都是怕麻煩,所以有的消費者遇到這樣的侵權的時候,尤其覺得反正就是一分兩分錢的,就不以為然了,可實際上想一想,一個人是一分兩分,幾千個人上百個人那就不一樣了,這些錢無形中就被超市佔為己有了,可是我們消費者還矇在鼓裡。”張燕是個家庭主婦,經常去超市購物,對於超市收取零頭費的情況,張燕經常遇到,“有一次我到超市買米,按理說應該收我11.64元,但是小票上打出來的就是11.7元。我心裡知道多收了,也懶得計較了,但是我還是很支援古先生,要是大家都計較起來,以後這樣的事情就不會或者很少出現了。”

“這明顯就是在作秀嘛,一個江西人跑到合肥來告合肥的超市,而且每次討要的錢都是3分5分的,這些錢連浪費的時間和精力都補償不了,這不是作秀這是什麼?”說到古先生的3分錢官司,家住在康樂新村的張師傅不以為然,認為是在作秀,“超市尤其是大超市天天人這麼多,付錢都要排隊,如果每個人都要為了這一分兩分錢斤斤計較,那浪費多少時間啊,這樣才划不來呢,而且現在一分兩分的零錢都退出市場了,超市到哪弄這麼多的零錢?”

律師說法

超市應該找零

“消費者到超市購物,多出來的幾分錢超市不找還,這種行為肯定是超市不對。”合肥市司法局148法律中心的王金勝律師告訴記者,目前合肥超市實行的四捨五入的找零方法只是超市自己的規定,不是法律規定。“消費者到超市購物,根據我國《合同法》的規定,雙方已經建立了買賣合同關係,消費者有權利按照定價支付價款,多支付的部分,超市應當依法返還,哪怕是幾分錢。此外根據我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二條規定:沒有合法根據,取得不當利益,造成他人損失的,應當將取得的不當利益返還受損失的人。據此,超市已經構成不當得利,應當依法返還。消費者完全可以通過訴訟途徑解決。”

新聞連結

古先生在肥屢告超市

2010年10月,古先生在合肥某超市買了五糧液系列雄酒,以及五糧液系列參露酒各兩瓶。他發現兩者的產品配料裡均有人蔘,因在其商品包裝上未見有保健食品批准文號,將該超市及廠家告上了法庭。

過年期間,江西人古先生在省城一家大型超市裡買了一袋太太樂雞精,同時附送了兩盒有“太太樂”標籤的湯寶堡。回家後,古先生髮現兩盒湯寶堡沒有標識生產日期、生產許可證、生產廠家,屬於“三無產品”。

古先生認為該產品違反了《預包裝食品標籤通則》:預包裝食品的標籤不得與包裝物分離;違反了《食品生產許可證管理辦法》:企業應當在其食品或者包裝上標註食品的編號和標誌;沒有食品生產許可證編號和標誌的,不得出廠銷售。據此古先生將銷售該產品的這家超市及生產該產品的上海太太樂食品****告上法庭。(通訊員 姚發軒 記者 何芳芳 楊賽君)

糾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