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別人多走幾步,才有機會見的更多一些,難道不是嗎

2022-05-14 16:10:48 字數 1237 閱讀 6629

又去河邊看木芙蓉有否開花,順帶看看,是否真有我意想的“綴以浮萍,魚戲其中,萍破,見芙蓉照水”這樣的景色,就沿著河走,有人在釣魚,有人在撈螺螄,有人在扭腰鍛鍊,有人帶著相機要去拍芙蓉,沒人在看書。

只有一處的木芙蓉開花了,但要見到芙蓉照水,我得走好遠,繞到對岸去才行。

河面竟然乾淨了,前幾天來還不是這樣的,那時水面漂著浮萍,也有菱,現在只有小片的睡蓮還在,其餘被清理的乾乾淨淨,都撈了堆在岸上。看來只有睡蓮才是這條河道園林設計中的角色,菱和浮萍只是偶爾客串的群眾演員,是野生的。我的心情一下就沉重起來,看來要讓芙蓉照水是沒問題,但要照在破碎的浮萍中條件不具備了。

匆匆跑到對岸,感謝上帝,片場的清理工作還沒到這一段,能看到破碎的浮萍間映著芙蓉花,美極了。我踩著淤泥,找了好多角度,也拍不出一張**能有眼前看到的樣子,開始怪相機不夠好,鏡頭不夠貴,時間點也不對。抱怨著呢,又按了個快門,大概有一隻昆蟲點了一下水面,起了一個小漣漪。

這一處的芙蓉不是最佳,只有一色

勉強算有一張還行,見好就收,再不上岸,我怕陷進淤泥,拔不出來了。今天你們看公號大概就只有兩個字“救命”,等你們趕到,應該已經沒頂了,只能見到三根頭髮還在水面。

上次拍了一張浮萍和槐葉蘋的合照,很多人喜歡槐葉蘋,我也是越看越喜歡,就撈了一個回來。植物誌上說槐葉蘋三葉輪生,但我只看到兩葉對生漂浮水面,下面就是根鬚。其實是這樣的,“下面一葉懸垂水中,細裂成線狀,被細毛,形如須根,起著根的作用”。

上次那張槐葉蘋和浮萍

背面的根鬚其實是它的葉子

暫且放在這個小水盂裡看看

啊呀,植物學家就是這麼流弊,他們是怎麼就認定下面的不是根,偏偏是葉子呢。這樣的文字若不是出現在權威的書本上,我一定當它是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 此處本是秋

冬的分割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