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與鳥窠禪師

2022-05-14 16:10:48 字數 1880 閱讀 6030

蘇樹華2021-01-19 22:33:49

白居易與鳥窠禪師

作者簡介:蘇樹華,現住山東-曲阜,上世紀九十年代,隨母音老人蔘學,2003年獲得南京大學博士學位,主要研究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佛教文化。遵照母音老人的傳法囑咐,隨緣授受,方便接引。凡是發願證得自心真相的人,皆可與我們聯絡。

杭州西湖喜鵲寺鳥窠禪師,本名道林,諡號圓修。九歲的時候,就落髮出家,到了二十一歲,來到荊州果願寺,受了具足戒。後來,來到長安,跟隨西明寺的復禮法師學習《華嚴經》與《起信論》。道林禪師問復禮法師:應該如何觀心?復禮法師,久而無言。道林禪師,三禮而退。後來,道林禪師又向徑山禪師問法。在徑山禪師的啟發下,道林禪師當下就“明心見性”了。

道林禪師明心見性之後,收了一位徒弟,名字叫會通。會通禪師跟著道林禪師參禪,過了很長時間,可是,會通禪師始終未能開悟。

有一天,會通禪師向道林禪師辭行,說自己要到別的地方去學習佛法。

道林禪師問:你要到**裡去啊?

會通回答說:我為了學習佛法,出家為僧,我投在您的門下,您卻不教導我。所以,我要到別的禪師那裡去學習佛法。”

道林禪師說:“你如果要學習佛法,我這裡也是有一點的。”

會通問:“你的佛法是什麼?”

在這個時候,道林禪師,拈起身上的一絲布毛,吹之。於此當下,會通禪師頓領玄旨。會通禪師就這樣開悟了。(《佛祖歷代通載》卷十五。《大正藏》49冊,第621頁中。)

因為會通禪師,是藉助於“吹毛”之緣而開悟的,他又是道林禪師的侍者,所以,人們都叫他布毛侍者。

會通禪師悟到了什麼?答曰:領悟了自心。所謂開悟,就是對自心的領悟,也叫做明心見性。

根據《五燈會元》的記載:道林禪師,後來獨自來到秦望山,住在一棵枝葉茂盛、盤屈如蓋的松樹上,就像小鳥在樹上住巢一樣,所以,當時的人們,就稱他為鳥窠禪師。由於鳥窠禪師道行很深,所以,時常有人來請教佛法。

有一天,白居易來到鳥窠禪師的樹下,向鳥窠禪師請教佛法。白居易看到鳥窠禪師端坐在樹上,於是,就對鳥窠禪師說:禪師,您的處境太危險了!

禪師回答:太守!是你的處境太危險。

白居易聽了,感到很納悶,說:下官是朝廷命官,有什麼危險呢?

禪師說:薪火相交,識浪不停,能說不危險嗎?(這正是凡夫俗子的危險之處。)

白居易又問:佛法的根本大意是什麼?

禪師回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白居易聽後,不以為然,說:這有什麼希奇,這是三歲孩兒也知道的道理啊!

禪師道:三歲孩兒皆曉得,八十老翁行不得。

白居易聽了禪師的話,十分的歡喜,禮拜而退。(《景德傳燈錄》卷四,〈杭州鳥窠道林禪師〉。)

又有一次,白居易以偈語請教鳥窠禪師:

特入空門問苦空,敢將禪事問禪翁。

為當夢是浮生事,為復浮生是夢中。

禪師也以偈語回答:

來時無跡去無蹤,去與來時事一同。

須更問此浮生事,只此浮生是夢中。

人生如幻如化,短暫如露如電,但是,若契合了“不生不滅的萬法之源”,超越了“生滅法相的虛幻變遷”,我們就能“於萬法叢中而超然”,就象佛家所說的“生死涅槃等空花”。白居易聽了禪師的開示,愈加敬佩,於是,皈依了鳥窠禪師,作禮而退。

從白居易與鳥窠禪師的對話中,我們可以看到,佛家所說的大智慧,不是在思維上講道理,不是在口舌上爭勝負,而是在心地上作實證。先聖先賢,正是以這樣的態度來學習佛法的,所以說,只是講得一些佛教的道理,如果沒有實際的證悟與修養,即使口若懸河,也是無有實際的,就象“盲者話說藍天白雲”,皆屬有名無實之談。

白居易從佛法中領悟到了自己的安身立命之處,成了一位意境很高、修為脫俗的大居士。白居易遍訪名山高僧,晚年更是素養其心,舍自宅為香山寺,自號為香山居士,他的一首詩曰:

愛風巖上攀鬆蓋,戀月潭邊坐石稜。

且共雲泉結緣境,他日當做此山僧。

(《全唐詩》卷四百五十四,〈香山寺二絕〉。)

在這首詩中,顯示了白居易的佛法情趣與佛法志向,也顯示了白居易的“不為世俗所羈絆,自在清淨過人生”佛學修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