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群起“炮轟”馬雲 若不改大鱷作風5年內必倒

2022-05-14 16:10:44 字數 4783 閱讀 5099

“宋馬之爭”引發了一場對馬雲放棄綠城轉投恆大足球的“炮轟”。

一個是理想主義的性情中人,一個是現實主義的商業巨頭,同為浙商,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下,義氣和逐利會帶來了怎樣的生存法則博弈。

作為樣本,“宋馬之爭”讓人們不得不思考,在躁動的社會背景下,浙商和中國企業未來究竟如何來發展、如何來選擇。

“馬雲若不改變作風,5年內必倒”——在6月27日下午的2014浙商(夏季)論壇上,富鴻集團董事長朱建德語驚四座。

這是論壇的1個板塊——《從“宋馬之爭”看浙商生存法則》,宋指宋衛平,馬即馬雲。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隨著對話嘉賓的激辯,主題沙龍似乎演變成了對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馬雲的“炮轟”。

5月,“馬雲將收購綠城足球俱樂部”的訊息愈傳愈烈。5月16日,綠城集團董事會主席宋衛平向**表示“阿里將佔49%股份”。次日,馬雲現身綠城中泰足球學校,更“坐實”他將與綠城足球聯姻。誰知,6月5日,馬雲與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聯袂在廣州召開釋出會:阿里巴巴以12億元入股恆大足球俱樂部,佔股50%。

“‘宋馬之爭’的背後,其實是以宋衛平為代表的理想主義者和以馬雲為代表的現實主義者2種生存姿態、生存法則的博弈,用它作樣本,是為了在躁動的社會背景下尋找浙商和中國企業走向未來的方向”,浙商研究會副會長鬍巨集偉說,“無論從何種角度,中國都應該誕生世界級的公司——在這樣的願景下,浙商必須反思什麼是中國企業應有的基因,什麼是中國企業健康成長的規律?”

主題沙龍以主持人提問、參與嘉賓討論的形式進行。第1個問題的第1位發言人“挺馬”,其後反轉。

問:“宋馬之爭”的核心是義利之爭。對馬雲的選擇,外界褒貶不一,企業究竟該是利益至上還是道義當先?

“商場上有句話: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首先發言的浙江連鎖超市採購聯盟理事長葉耀庭比較認同馬雲。他認為,馬雲入股恆大無可厚非,市場經濟不相信眼淚,“哪怕是簽約了還有人反悔,更何況在簽約之前?以成敗論英雄是市場經濟嚴酷的現實。”

但他的觀點馬上遭到反駁。浙江磐安神行旅遊開發公司董事長張神賢認為,如今的“馬雲”2字絕不僅代表馬雲個人,更是一面旗幟,代表阿里巴巴集團甚至中國的形象。揹負如此重任,又被譽為“浙商神話”,“馬雲更應該有個人修為的提升,眼界要和別人不一樣。”

他說,目前浙江一些企業家明明自身遭受嚴重危機,仍慫恿他人為自己貸款融資擔保,“當前的社會缺乏信任,如果連坐擁超級企業的馬雲都拋棄了信用,那數以萬計的小企業會去找什麼出路?”

富鴻集團董事長朱建德的言辭更激烈,接過話筒就甩出1句“從商業道德上講,馬雲是小人”,居然博得全場掌聲。

“盜亦有道,更何況是浙商的代表?”他說,“馬雲入股並不需要資金支援的恆大是沽名釣譽,利用宋衛平走下坡路的機會又踩一腳,沒有商德。”

問:有人認為,馬雲入股恆大玩足球的深層因素是因為足球夢是“中國夢”的重要部分,算的是政治賬。那麼,企業家應如何處理政商關係?

“曾有領導跟我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特色’在政商關係中如何體現?就是企業家一定要與**部門搞好關係”,浙江宇翔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長張宗華說,“在中國做企業必須看政策,不與**對接,路肯定走不通。”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emba浙江校友會會長鄭燕明表達了相同的觀點:“商人要研究政治,但不能緊貼政治;認同政治,但對緊隨政治要有所保留。”

張神賢給了1句趣評:“企業家與政治只能談戀愛,不能結婚。”他說,在中國,離開政治談經濟是明顯錯誤的,“撇開微觀所有權的角度,**掌控著企業的社會資源、公共資源,從巨集觀角度,企業的本質就是**的。”

“馬雲的言辭中有不少字眼與‘顛覆’、‘鬥爭’、‘死’有關,他的理念似乎是‘非此即彼’、‘你死我活’”,主持人提問:什麼才是企業的生存生態,是馬雲的“鬥爭哲學”,還是和諧共處?

浙江連鎖超市採購聯盟理事長葉耀庭認為,“槍打出頭鳥”,在中國的背景下,企業還是應當低調。

“馬雲若不改變作風,5年內必倒”,朱建德認為,這是大鱷“興風作浪”的時代,在他們翻江倒海之時必然會有大批“小魚小蝦”被鯨吞,但商有商道,不能趕盡殺絕。

此前,浙商研究會祕書長徐王嬰曾發文稱:“是生物鏈從底層的崩潰導致了恐龍的滅絕。如果有一天‘草根’徹底退出舞臺,那麼大鱷便與滅絕咫尺相鄰。即使是在‘失控’之後打造的全新的經濟世界,又豈能沒有‘草根’的萌動與勃發?”

“宋馬之爭只是樣本,浙商和中國企業未來該如何發展、如何選擇才是重點”,浙商研究會副會長鬍巨集偉認為,“義和利之間不是簡單的要義不要利,也不能因為要利而拋棄義,二者不是決然對立的,應該義利並舉。商人在處理政商關係時要掌握好‘度’,聽黨的話,走自己的路,要親近政治、研究政治,但不要投懷入抱。企業必然要競爭,但競爭不要鬥爭,最終追求的是共同發展。

俗話說,商場如戰場。馬雲15分鐘掏12億元收購恆大足球俱樂部50%股權,究竟看上了足球什麼?馬雲說:“我是來攪局的”,要用網際網路的思維幫助足球轉型升級,要帶來新玩法。大家最關注的莫過於這個新玩法是什麼,是要靠足球運動廣泛效應擴大品牌宣傳效應,還是開發3億球迷消費潛力?跨界的新玩法怎麼聯想都不為過,可無論如何這不僅僅只關乎夢想和榮耀,而是一場關於足球的生意。

“宋馬之爭”引發了一場對馬雲放棄綠城轉投恆大足球的“炮轟”。

一個是理想主義的性情中人,一個是現實主義的商業巨頭,同為浙商,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下,義氣和逐利會帶來了怎樣的生存法則博弈。

作為樣本,“宋馬之爭”讓人們不得不思考,在躁動的社會背景下,浙商和中國企業未來究竟如何來發展、如何來選擇。

“馬雲若不改變作風,5年內必倒”——在6月27日下午的2014浙商(夏季)論壇上,富鴻集團董事長朱建德語驚四座。

這是論壇的1個板塊——《從“宋馬之爭”看浙商生存法則》,宋指宋衛平,馬即馬雲。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隨著對話嘉賓的激辯,主題沙龍似乎演變成了對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馬雲的“炮轟”。

5月,“馬雲將收購綠城足球俱樂部”的訊息愈傳愈烈。5月16日,綠城集團董事會主席宋衛平向**表示“阿里將佔49%股份”。次日,馬雲現身綠城中泰足球學校,更“坐實”他將與綠城足球聯姻。誰知,6月5日,馬雲與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聯袂在廣州召開釋出會:阿里巴巴以12億元入股恆大足球俱樂部,佔股50%。

“‘宋馬之爭’的背後,其實是以宋衛平為代表的理想主義者和以馬雲為代表的現實主義者2種生存姿態、生存法則的博弈,用它作樣本,是為了在躁動的社會背景下尋找浙商和中國企業走向未來的方向”,浙商研究會副會長鬍巨集偉說,“無論從何種角度,中國都應該誕生世界級的公司——在這樣的願景下,浙商必須反思什麼是中國企業應有的基因,什麼是中國企業健康成長的規律?”

主題沙龍以主持人提問、參與嘉賓討論的形式進行。第1個問題的第1位發言人“挺馬”,其後反轉。

問:“宋馬之爭”的核心是義利之爭。對馬雲的選擇,外界褒貶不一,企業究竟該是利益至上還是道義當先?

“商場上有句話:只有永遠的利益,沒有永遠的朋友”,首先發言的浙江連鎖超市採購聯盟理事長葉耀庭比較認同馬雲。他認為,馬雲入股恆大無可厚非,市場經濟不相信眼淚,“哪怕是簽約了還有人反悔,更何況在簽約之前?以成敗論英雄是市場經濟嚴酷的現實。”

但他的觀點馬上遭到反駁。浙江磐安神行旅遊開發公司董事長張神賢認為,如今的“馬雲”2字絕不僅代表馬雲個人,更是一面旗幟,代表阿里巴巴集團甚至中國的形象。揹負如此重任,又被譽為“浙商神話”,“馬雲更應該有個人修為的提升,眼界要和別人不一樣。”

他說,目前浙江一些企業家明明自身遭受嚴重危機,仍慫恿他人為自己貸款融資擔保,“當前的社會缺乏信任,如果連坐擁超級企業的馬雲都拋棄了信用,那數以萬計的小企業會去找什麼出路?”

富鴻集團董事長朱建德的言辭更激烈,接過話筒就甩出1句“從商業道德上講,馬雲是小人”,居然博得全場掌聲。

“盜亦有道,更何況是浙商的代表?”他說,“馬雲入股並不需要資金支援的恆大是沽名釣譽,利用宋衛平走下坡路的機會又踩一腳,沒有商德。”

問:有人認為,馬雲入股恆大玩足球的深層因素是因為足球夢是“中國夢”的重要部分,算的是政治賬。那麼,企業家應如何處理政商關係?

“曾有領導跟我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特色’在政商關係中如何體現?就是企業家一定要與**部門搞好關係”,浙江宇翔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長張宗華說,“在中國做企業必須看政策,不與**對接,路肯定走不通。”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emba浙江校友會會長鄭燕明表達了相同的觀點:“商人要研究政治,但不能緊貼政治;認同政治,但對緊隨政治要有所保留。”

張神賢給了1句趣評:“企業家與政治只能談戀愛,不能結婚。”他說,在中國,離開政治談經濟是明顯錯誤的,“撇開微觀所有權的角度,**掌控著企業的社會資源、公共資源,從巨集觀角度,企業的本質就是**的。”

“馬雲的言辭中有不少字眼與‘顛覆’、‘鬥爭’、‘死’有關,他的理念似乎是‘非此即彼’、‘你死我活’”,主持人提問:什麼才是企業的生存生態,是馬雲的“鬥爭哲學”,還是和諧共處?

浙江連鎖超市採購聯盟理事長葉耀庭認為,“槍打出頭鳥”,在中國的背景下,企業還是應當低調。

“馬雲若不改變作風,5年內必倒”,朱建德認為,這是大鱷“興風作浪”的時代,在他們翻江倒海之時必然會有大批“小魚小蝦”被鯨吞,但商有商道,不能趕盡殺絕。

此前,浙商研究會祕書長徐王嬰曾發文稱:“是生物鏈從底層的崩潰導致了恐龍的滅絕。如果有一天‘草根’徹底退出舞臺,那麼大鱷便與滅絕咫尺相鄰。即使是在‘失控’之後打造的全新的經濟世界,又豈能沒有‘草根’的萌動與勃發?”

“宋馬之爭只是樣本,浙商和中國企業未來該如何發展、如何選擇才是重點”,浙商研究會副會長鬍巨集偉認為,“義和利之間不是簡單的要義不要利,也不能因為要利而拋棄義,二者不是決然對立的,應該義利並舉。商人在處理政商關係時要掌握好‘度’,聽黨的話,走自己的路,要親近政治、研究政治,但不要投懷入抱。企業必然要競爭,但競爭不要鬥爭,最終追求的是共同發展。

俗話說,商場如戰場。馬雲15分鐘掏12億元收購恆大足球俱樂部50%股權,究竟看上了足球什麼?馬雲說:“我是來攪局的”,要用網際網路的思維幫助足球轉型升級,要帶來新玩法。大家最關注的莫過於這個新玩法是什麼,是要靠足球運動廣泛效應擴大品牌宣傳效應,還是開發3億球迷消費潛力?跨界的新玩法怎麼聯想都不為過,可無論如何這不僅僅只關乎夢想和榮耀,而是一場關於足球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