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碼農買房困境 賭還有點希望,不賭就是絕望

2022-05-14 15:58:13 字數 1877 閱讀 2967

投資輿情

2017-02-21 11:43

最近大家熱議?深圳通訊白領槓桿二套房生二胎,不少人認為是男事主太貪婪,沒有財商,所以才弄得很被動。其實很多感同身受的網友也說了,槓桿買房賭雖然有風險,但畢竟有希望,不賭可能連希望都沒有。這裡我們再舉個不那麼複雜的例子。

深圳知名通訊公司就那麼兩三家,但還有很多小而美的高科技公司,?我也認識一些朋友,經常諮詢一些房價方面想法。他們大約30歲露頭, 正是而立之年, 工作六七年,中小規模公司骨幹,稅前年收入將近30萬。大部分公司骨幹也就這個水平了。

而且我們知道,一般屌絲碼農家境也不會太好, 生活壓力這麼大,人家女孩子也想找門當戶對更有錢的,所以也很難找到特別能賺錢家境好的媳婦,稅前也就大幾千的比較多。兩口子加起來稅後也就30萬不到,就算是月均2.5萬吧,這在深圳是中等偏上的家庭收入水平了。

現在面臨兩個選擇:

一是買一套房,深圳現在新房均價在5.5萬,二手房在5萬多,就算買個80平米的,也需要440萬,首付需要130萬。現在兩個一般家庭能拿出130萬的不多,即使不是農村出身,父母是內陸普通職工也很難。就算每年存款十來萬,真的湊出個首付吧,貸款也需要310萬。

310萬貸款按30年的按揭,一個月是1.7萬,按20年按揭是2萬,一些銀行30歲以上貸款30年難度較大,也會受到政策波動限制,折中下是月供1.8萬。前面提到,家庭月收入稅後2.5萬,月供1.8萬,剩餘0.7萬,這個水平在深圳養兩個人可以,生孩子就難度很大了,尤其是上幼兒園後,更是緊巴巴的,這裡就算也可以吧。

日子緊巴巴的,但好歹能過下去。這裡主要的風險,就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有失業或換工作的問題,因為我們知道,如果換了工作,原先的積累會丟失,大部分情況工資也會大幅度下降。但私企不同於國企,到了三四十歲,如果還是不能到管理崗位,是隨時被會末位掉的,因為價效比大幅度下降了。

如果不選擇買房又怎麼樣呢?以前我一些同事06年畢業來深圳,湊點錢夠首付也是10年後了,那時房價再次**,大家總覺得房價太高了,租售比不合理,然後等著房價**,一等就是若干年,就這麼在出租房裡結婚生子,看別人炒房發財。肯定也覺得自己就是個失敗者。

這個過程中的焦慮和痛苦是可想而知的,所有一旦手裡再有點餘錢,都會迫不及待的去買房 ,手裡攥點錢,真的沒有一窮二白踏實。工作生活壓力越大,越會如此。

市場上可視的貨幣越來越多,手裡的越來越不值錢,眼看汗水換來的財富日漸減少,恨不得立刻變成固定資產。而且整個社會也在提供一個觀點,那就是不買房就貶值,最後只能去槓桿賭一把了。賭一把是有風險,但不賭就是絕望。

再回頭看看開頭提到的大家對男事主槓桿買房的批評,男事主需要努力工作加班加點掙錢養家,還需要不斷獲取外部資訊,研究風險控制, 然後在房價蹭蹭漲的時候,能剋制恐懼和慾望,就有點求全責備了。這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做到的事,如果把你放在那個環境中,你也和男事主一樣的選擇,錯不在男事主。

從這個角度看,一線房地產也玩到頭了,15年16年也玩過頭了。巨集觀方向看,是房地產經濟和實體經濟脫離太遠,實體已經支撐不起這麼大的房地產了,畢竟買房的支出都要靠企業來間接支出,什麼企業都承受不起。

微觀方向看,類似文中的的事主,現在靠年輕,勉強付個按揭,維持正常運轉,一旦年紀大了,或者經濟和企業不那麼快速增長了,同樣無法支撐起這個按揭了。現在的一線房價,把經濟快速發展和年輕的紅利都預支了,這顯然是不可持續的。 最後很可能是企業玩不下去,員工支付不起按揭,類似投資中的戴維斯雙擊。

也許有人說,一線不行回老家吧,其實這個話題經常被討論。內陸很多小地方,機關事業單位基本上都家族化了,回去就業機會也不多,徒有一身抱負。所以有句話叫,沒資格回老家拼爹,就只能在一線拼命了。既然拼命了,就只能冒風險去搏一把,不冒風險可能連機會都沒有。

(備註:本文主要闡述的是高房價帶來的白領壓力,並不表示房價會一直漲下去,反而從這個巨集觀微觀困境中可以看出,這個炒房模式可能真的到頭了)

分享:

喜歡贈金筆

--> 贈金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