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重啟華麗“週年記”

2022-05-14 15:58:13 字數 3245 閱讀 5121

回想去年6月19日,相信多數股民都還印象頗為深刻,這一天,停滯數月的新股發行由桂林三金摘得了“桂冠”,從這天起,a股的ipo發行一路前行,開始了ipo大躍進式的跳躍,而至今日,ipo重啟已整整一週年。

可以說,在這一年當中,ipo重啟的一切資訊都深深的牽扯著投資者的視線。根據公開的資料顯示,自去年6月至2010年6月這12個月內,a股共計首發新股268只,實際募集資金3979.6億元,相比此前,我國的新股發行數量可以說完成了一次大躍進式的瘋狂。

這一點我們從一組資料中可以看出,在過去的一年內,a股新發**共計募集資金3979.6億元,而上一輪ipo週期的28個月,共計募集資金6990.890億元,前12個月募集資金總額不過2719億元。

實際上,上一輪新股發行週期要追溯到2006年,當年6月,因股權分置改革而暫停的ipo被重新開啟,至2008年9月因**低迷而再度暫停,共計28個月。其間a股共計新發**269只,而本輪完成268只新股的發行僅用了12個月的時間,超額完成任務而時間不到上輪週期的一半。

據wind資訊統計,在新股重新開閘以來已完成上市或發行的公司中,募集的資金較預計時高出2000億元左右,其中已實現上市的256家公司,發行費用合計達154.8億元,其中大部分進了券商投行的腰包。

一些投資行承銷的公司超募現象比較明顯。據wind資訊統計,去年以來,中投**總共就承銷了3家公司,雅緻股份、海普瑞和新上市的達實智慧,其中海普瑞148元的“最貴ipo”超額募集了近60億元的資金,僅此一單,中投**就賺得1.78億元承銷費和2967.4萬元的保薦費,合計超過2億元,超過中國一重、華泰**等一批**股。

ipo重啟一週年 新股“夭折”成常態

頻繁破發的新股

在新股發行制度改革重啟的一年中不僅出現了發行市盈率的不斷高企,同時,“破發”頻現也徹底顛覆了“新股不敗”的神話。

首先看高企的發行市盈率。統計資料顯示,2009年上市的110多家家公司首發市盈率平均為53.334倍,2010年上市的150多家公司首發市盈率接近60倍,遠高於以往20~30倍的首發市盈率。即便是現在,二級市場已經跌到2500多點,滬市平均市盈率僅17~18倍,**中小板也已低於40倍,可6月2日發行的4只新股平均市盈率還在50倍上下,如皮寶製藥發行市盈率57.35倍,但是皮寶製藥公司前兩年盈利增長僅分別為24%和40%。

在高企的發行市盈率下,緊接著迎來的就是新股發行的頻繁破發,這徹底的顛覆了“新股不敗”的神話。

資料顯示,去年6月10日,證監會發布《關於進一步改革和完善新股發行體制的指導意見》,正式啟動新一輪新股發行體制改革。2010年1月28日,中國西電開啟了新股發行體制改革以來新股上市首日破發第一單。

有統計資料顯示,截至6月3日,新股發行重啟後,已有67只**跌破發行價,佔比超過了26%。在這些破發**中,有9家公司股價較發行價折價20%以上。

在此背景下,作為國內五大商業銀行中唯一尚未上市的銀行,農業銀行即將開啟ipo之門給市場帶來了無限猜想。

對此,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從農業銀行的基本面來看,農行的總資產、存貸比、淨息差、不良貸款率等情況都不錯,各項指標都比三大行當年上市的時候要好,有的指標甚至要優於現在的三大行,如果農行的發行價定在2元到2.5元之間,有一定的吸引力,而且破發的可能性不大。

真正的市場化還有多遠?

2009年6月10日,證監會啟動新一輪新股發行體制改革,圍繞定價和發行承銷方式兩個關鍵環節。6月22日,桂林三金正式進入ipo程式,值得注意的是,這次ipo重啟以後,有一個很大的亮點,那就是由市場化定價。

今年5月初,證監會主席尚福林稱,從目前情況來看,新股發行有序推進,各項改革要求逐步落實,達到了第一階段改革目標。

然而,普通投資者的感受是新股的發行市盈率和發行**越來越高,新股發行資金超募現象越來越嚴重的同時,新股“破發”也成為家常便飯。

對於這一現象,有專家分析認為,實施新股發行市場化改革後,一些優質公司獲得了相對較高的定價,發行市盈率有所提高,既導致募集資金有所增加,也使上市首日股價的漲幅顯著下降。在某種意義上說,市場化定價下產生的超募資金,其實是將以前一級市場打新股的超額利潤,變成了發行人的募集資金。而新的發行制度充分發揮了市場的定價功能,那些細分行業龍頭、商業模式獨特、成長性好、發展前景廣闊的優質公司可以獲得較高的發行**,從而實現社會資源向優質公司集中,這是市場化定價促進**市場社會資源配置功能改善的表現。

那麼,ipo重啟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經市場化了?

對此,有專家直言不諱的表示,“我國的ipo發行制度的確是在進步,但ipo制度改革依然充滿行政化色彩,表面上看似乎在走市場化的道路,實際上距離完全市場化的目標還很遠。”

專家認為,新股發行市場化,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公平,但事實證明“公平”尚未實現。首先,a**場一直是採取網上網下兩種認購方式,網下申購是針對機構投資人的,普通投資者只能參與網上申購。中籤概率網下申購的會高於網上的,但是網下只有機構投資人可以參與,這便是最明顯的不公。

其次,機構投資者主導市場的格局仍然沒有改變,中小投資者的弱勢沒有得到保護,公司、機構、承銷商、保薦人勾結在一起,以牟取**發行所帶來的巨大利益,市場變成了虛假的市場。

定價機制仍需完善

對於新股頻頻破發的現象,多數市場人士認為這是正常的現象,原因在於這是發行體制市場化的結果,但儘管如此,新股的頻頻破發也暴露了許多不容忽視的問題,對此,業內人士呼籲,新股發行體制改革的主要“著落點”仍然要放在定價機制的完善上。

專家認為,完善發行體制改革,唯一路徑就是進一步推進市場化,而其核心問題就是如何讓市場來定價。如果是基於市場原則,發行**和募集規模是市場供求關係產生的,那定價高、超募多也是正常現象。但我國新股發行市場化剛剛起步,市場化定價形式重於實質。超募現象反映了市場供求調節機制的失衡,影響了社會資源的有效配置,如何完善市場定價還任重道遠。

因此,首先要讓供求發揮主導作用,讓雙方利益更加緊密、力量更加均衡,在充分了解資訊的基礎上充分博弈;其次,要強化券商中介的定價水平,提高調節市場供求能力。

除了定價機制外,在業內人士看來,審批制度也是關鍵。

業內人士認為,新股發行體制的改革不僅包含發行定價,也包含發行審批環節,這個環節還存在我稱之為“發行節奏市場化”的問題。因此,發行審批制度的改革應儘早提上日程,但業內人士同時也提醒,任何改革都必須循序漸進,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

另外,有專家建議,在當前不能立即取消對企業上市審批控制的情況下,針對中小企業在市場中的供求失衡、推動估值高企的現象,應該大大加快中小板和創業板企業上市節奏,同時適當延緩大型企業的上市,以此來保持適度均衡的上市規模和節奏。與此同時,還應推進再融資制度的市場化,提高再融資效率,強化退市環節的市場化。